厦门理工学院外语系天生反叛,卡兰尼克离开能否救Uber于水火?-创业前沿


天生反叛,卡兰尼克离开能否救Uber于水火?-创业前沿

砺石导语
在过去几个月时间里,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面临的棘手问题层出不穷,这一切事件的背后,或与Uber的企业文化息息相关,而企业的文化某种程度上就是创始人的性格。

本文授权转载自砺石商业评论(ID:libusiness)
文媛媛 | 文
付迎爽 | 编辑
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要离开了。美国时间6月11日,Uber董事会在洛杉矶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这次会议结束后,卡兰尼克宣布将无限期休假。
自2009年Uber成立以来,卡兰尼克一直被视作敢于颠覆传统、挑战权威的创新者。仅仅8年时间,Uber迅速发展为全球最大的共享出行平台,业务遍及全球70多个国家的400多个城市,活跃司机超过一百万,最新估值近700亿美元,是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梳理Uber这些年的发展历程,你会发现这是一家靠着不断和政府监管、出租车公司以及竞争对手对抗而存活下来的公司。

但进入2017年,Uber的内部问题逐一爆发特灵娜。1月份轰轰烈烈的“Delete Uber”活动,2月份的性丑闻事件,与谷歌母公司的诉讼纠纷……在过去几个月时间里,卡兰尼克面临的棘手问题层出不穷,这一切事件的背后,或与Uber的企业文化息息相关,但同时,创始人卡兰尼克的性格也深深影响了企业文化。如果不是他的叛逆、敢于反传统、挑战权威,也许成就不了Uber的盛况,而如今看来,不知是否会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1卡兰尼克的三次创业
卡拉尼克出生于1976年,他是个天才儿童,6岁就能写代码,高中毕业后在世界排名前十的名校——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主修IT工程。
和很多美国天才创业者一样,卡兰尼克大四没上完就去创业了。21岁那年,他和另外我六个小伙伴一起创办了Scour.com,这是世界第一个P2P种子搜索神器。最高峰期,曾有25万用户同时在线分享。
不过没多久,网站就被好莱坞美国电影协会等29家公司联合告上了法庭,索赔2500亿美元,公司破产了。
年轻气盛的卡兰尼克当然不愿意放弃,1年后,他就召集原班人马创办了Red Swoosh(Swoosh是拟声词——“嗖”地一声)。这次做的是合法业务——帮助企业改进文件传播方式,节省服务器开支。
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投资人,可是戏剧性的事件发生了无臂哥 。投资人在坐飞机来美国的路上,被恐怖分子劫持,撞到了世贸中心。那一天是2001年9月11日。
为了让公司活下去,卡兰尼克想尽一切办法节约资金陈辉祖,甚至不给员工缴纳个人所得税。他很快收到法院传票,他的父亲因此不得不卖掉自己的爱车和取出养老金为他还债。
随后,卡兰尼克的员工一个接一个离职。但是他仍然坚持每天给数百家公司打电话推销业务,并且一干就是六年逆世盖亚。因为连续几年没领薪水,他去拉斯维加斯参展朴诗研,没钱住酒店,睡在租来的汽车里,在赌场卫生间洗澡,然后穿得人模人样去参展。
后来为了纪念这段日子,卡兰尼克还在一双袜子上印上了“流汗、流血、吃泡面”的句子k1666。

6年的坚持终于换来了成效。Red Swoosh随后被Akamai Technologies以2300万美金收购。卡兰尼克挣到了一大笔钱,并且马上决定去环游世界。
有一次在巴黎的旅行中,因为打不到出租车,卡兰尼克萌生了做一个“一键叫车”软件的冲动,很快,一个全世界麻烦最多的公司——Uber诞生了。
2共享经济的领军人物
Uber的创意源自于2008年法国的leweb互联网峰会。当时,卡兰尼克在巴黎正要赶去参加leweb互联网峰会,却无法找到一辆的士。于是,一个基于互联网为平台的打车系统创意在卡兰尼克心中诞生。
2009年,Uber在美国硅谷成立妍惑。2010年6月,Uber的网约车服务于洛杉矶上线,由于车型较好且价格公道婚后强爱,Uber很快就将规模做了起来。但与中国的情况一样,洛杉矶运管处(交通管理)在2011年5月找上门来了。因为没有相关的出租车资质,Uber被处以罚款。
但是卡兰尼克转念一想,要封杀Uber就是说明动了别人的蛋糕,这事儿能做吴怡铮。在得到了资本的支持后,卡兰尼克随后索性把UberCap改名为Uber,大刀阔斧地在美国扩张。

2011年,Uber首次将租车应用推向海外时,他们对巴黎的发布会投入了全部精力。卡兰尼克亲自在旧金山总部招募和管理了3位地区业务主管。当时的Uber只有20名员工,他们每个人都认真研究了巴黎的出租车价格、路况密度和交通法规。
2012年,Uber杀入了加拿大和欧洲等国家城市。2013年,又陆续进入了新加坡、台湾、中国大陆以及东欧市场。
与此同时,快速扩张也导致监管问题接踵而至。2014年来,亚洲的韩国、泰国,欧洲的法国、德国、西班牙,以及中国广州、成都、台湾等地政府都发起了对Uber调查或是禁令,Uber被迫在全球几十座城市停止或暂停运营。
事实上,政府怕的并不是新生事物出现,而是社会矛盾。因为Uber等打车软件的出现抢占了传统出租车司机的蛋糕斗鱼杨博,而失去了生意的出租车司机当然就闹了起来。自2014年起,包括柏林、罗马、巴黎、伦敦、墨尔本、纽约、北京、上海、西安、成都等几十个城市都发生过出租车司机罢工抗议的事件胎动随心记。
但Uber并没有停止业务,而是强硬对抗。一方面,由于出租车罢工,Uber就顺势降低了打车的价格,甚至采取免费策略;另一方面,Uber也向各国政府表示,如果停运Uber,固步自封的出租车行业将会加重乘客负担,让社会倒退,他甚至还直言美国堪萨斯州政府反科技。
对于政府要给Uber司机罚单的说辞潘潇潇,卡兰尼克也直接承诺会为司机买单,并鼓励他们继续开Uber。
现在来看,全球出租车司机的抗议活动不但没有阻断Uber的发展,反而还帮其做了免费宣传,并拉拢了一批客户——Uber几乎完胜。
Uber的快速发展当然引起了资本的注意。

2010年10月,Uber收到将近125万美金的注资,以及收到了大量硅谷天使投资人的青睐,包括“硅谷最有眼光投资人”Chris Sacca(曾金投资过twitter)超级练级。
2011月2月,Benchmark Capital为主导和其他天使投资机构为Uber进行了A轮融资,融资额度超过1150万美金。
2011年12月,获得由Menlo Ventures、Benchmark Capital和高盛的3200万美金的B轮融资。
2013年8月,Uber完成C轮融资,获得私募巨头TPG、Benchmark和谷歌风投等公司的3.6亿美金投资,其中谷歌风投、TPG占2.58亿美金。刘特良
2014年6月,Uber获12亿美金融资,估值达到182亿美金。
2014年12月5月,Uber已筹集到12亿美金的风险资本,并寻求从战略投资者那里额外筹资最多6亿美金的融资,估值高达412亿美金。
2015年5月,Uber发表了15亿到20亿美金的融资计划,融资完成后工资的总资产价值将会增加到500亿美金以上。
作为全球即时用车软件的鼻祖,厦门理工学院外语系Uber成立五年就成为了业务一个遍布58个国家、311个城市的科技公司,估值已经超过了很多传统世界500强企业,是当今全球最热门的初创公司之一。
3多米诺骨牌坍塌
然而,在资本狂热的追逐之后,经过多年烧钱大战的共享汽车开始面临各种问题。2017年1月以来,Uber因为一贯的我行我素风格,陷入多重困境,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轰然坍塌,积重难返。
1月份,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七个穆斯林为主的国家颁布禁令,引发纽约市出租车司机在肯尼迪国际机场大罢工。舆论齐心协力共怼特朗普的大背景下,Uber却宣布自家会继续提供机场接送服务。随即社交媒体上展开了轰轰烈烈的“Delete Uber”活动,那一周末Uber的出行量锐减10%。据说有超过20万用户删除Uber的应用。
2月份,一位前Uber女性工程师Susan Fowler公开发文,抨击自己在Uber受到的性骚扰,以及Uber对此视而不见甚至反过来称她为“一个麻烦”。Susan以自己为例,描述了这家科技公司内部的等级划分、勾心斗角和性别歧视等恶劣氛围。博文引起社交网络一场风暴,迫使Uber CEO卡拉尼克请来前美国司法部长小埃里克·霍尔德展开调查。

同月月底,谷歌旗下的无人驾驶汽车公司Waymo,一纸诉状把Uber告上法庭,宣称:谷歌前高管Anthony Levandowski在离职谷歌前窃取了公司的机密技术信息,成立了自己的无人驾驶Startup,并把这家Startup卖给了Uber。就是说,Uber使用了从谷歌非法获得的技术资料,研发无人驾驶技术。
3月份,有媒体爆出:Uber的内部秘密工具Greyball已经帮助Uber在政府调查人员面前,玩了数年的“猫和老鼠”游戏。这本是公司研发出的阻止不良乘客的工具,后来“基因突变”我叫纠结伦,被用于阻止监管机构对Uber的调查。此事被捅开后,司法部已经立案调查。
6月份,Uber 解雇了亚洲业务副总裁埃里克·亚历山大,他向卡拉尼克等人捏造了强奸案受害女性的医疗记录 ,认为这起强奸案是由 Uber 竞争对手捏造的。亚历山大是今年被解雇的数十位高管之一。
而在6月初,伦敦发生恐怖袭击,人群疏散时候,Uber采用了“峰值加价”策略,已经引起公愤,被指责为趁火打劫。
这种境况,Uber并不是第一次面对。早几年,Uber 已经爆发过几次公关危机。
2013 年,美国东海岸遭遇暴风雪,Uber 的动态加价系统遭到用户抨击,但卡拉尼克却用一些术语回应用户的批评,认为自己的做法符合经济学规律。
2014 年,印度一名 Uber 司机强奸了乘客,一些人公开批评 Uber 在确保乘客的安全方面做得不够。这起事件发生后,德里政府在本地区禁止了 Uber 服务,但公司之后恢复了经营濑田水一。
这些危机都没给 Uber 带来实质性伤害。因为这一时期,Uber处在上升期,外界关注点在于,Uber火箭般的发展速度,融资数额屡创新高,估值突破天际,业务量的增速,这些现象让大家有意无意忽视了那些负面消息。
毕竟,企业在成长期,经济发展是第一要位。但是当经济发展的上升周期一过,内在的问题开始浮出水面,以前被忽视的问题,开始反噬之前已经取得的成就。
4创始人性格影响企业文化
创业公司的文化一定都是创始人所奠定的。卡兰尼克的成长与创业经历也塑造出了他身上富有侵略性的狼性文化。
Uber的企业文化有很极端的一面通天血魔,比如干活的时候不讲感情,要玩命干,不讲个人感情与同情心,压榨个体;而玩乐的时候也要纵情王学圻怎么读,甚至不讲道德与法律规范。

纽约时报曾在一篇报道中介绍了Uber的14条核心价值观,包括:放手一搏、顾客至上、永远奔忙等原则,而最重要的是,Uber在用人上也奉行的才华与业绩至上——即只要你有才华并且能出业绩,就可以平步青云。
如果处理得到位,这种文化会鼓励内部竞争,提升公司实力。而如果发展的不受控,这种注重业绩与才华的文化就会破坏内部协作,因为人人都想要打击竞争对手。与此同时,业绩最佳的员工如果有不良行为,也往往会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开头性骚扰事件中的那名男性高管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在对30多名Uber前员工和现员工进行采访,以及对其内部邮件、聊天记录和会议记录进行研究后,纽约时报发现了更多的细节,例如Uber某高管在一次奔赴拉斯维加斯的旅行中胸袭了多名女员工;一名主管在会议中发表了歧视同性恋的言论;还有一名经理曾威胁要用棒球棍敲掉一名业绩表现不佳员工的脑袋。
Uber性骚扰事件中的女主角苏珊·福勒也在其博文中写到,“每个经理都在和同级竞争,同事还试图颠覆直接领导,好让自己取而代之。”
很多人认为,正是卡兰尼克在性观念上的开放、激进以及公开乱搞才会带坏下属,进而才会发生上述公司高管在女员工入职第一天就进行性骚扰的事件。根据受害者的描述,该名男性主管竟然是在公司内部通信工具里公然发送色情图片,可见卡兰尼克的影响之大。
5结语
卡兰尼克的终极目标野心十足,就像他过去说的,“我们希望无处不在。”如今,Uber的发展态势就已经一目了然:不仅在与全球各地政府斡旋,还受到来自全球各国的滴滴、Lyft、Ola、Grab、Gett等一系列地方出行巨头的单点集中打击,可谓是焦头烂额腹背受敌。
在这种发展态势下,Uber当然需要具有反传统、富有颠覆性、富有进攻性、狼性的文化去支撑自己的发展。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卡兰尼克的天性造就了今天的Uber文化,从而开疆扩土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但这种企业文化一旦没有得到控制,也将会反过来伤害公司正常的管理和运营。
然而,Uber深陷泥潭,不知道卡兰尼克的离开是否会给Uber的混乱局面画上句号,但卡兰尼克的形象已然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作为Uber创始人,对这个颠覆了一切传统力量建立起来的共享出行帝国撒手不管,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免责声明】创业前沿平台转载内容,仅作分享之用,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分享内容有侵权或非授权发布之嫌,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审核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