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理工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心河诗歌丨和父亲的约定是必须的-心河


心河诗歌丨和父亲的约定是必须的-心河厦门理工学院继续教育学院赖长青简介


中元节梦见爷爷丨许夏
爷爷走的那年
我十七岁
现在我的儿子十七岁
爷爷还是老样子
灰色中山装
叼个烟斗
那只被人毒死叫大黑的狗
跟在他身后
我的童年跟在他身后
他似乎改行了
不再走街串巷做买卖
不再掏了萝卜心奕詝怎么读,喊我帮他窝米花蛋
他站的那个山头
是我曾经站立的
这些年超级黄金右眼,我背离了一些爱
他从万千人群中
一眼认出我
顺手翻了翻我破碎的生活
说等我
和他一样老的时候
这场梦就不会再梦了倾心不怕晚。
节至中元丨逸冰
回乡是必须的
祭祖是必须的
和父亲的约定是必须的
土纸、冥币、鲜花、纸折元宝
……
都是必须的
秋天沉重
谷穗不堪重负 弯着腰
一群麻雀
叽叽喳喳向父亲报信
思亲心切
我用炮仗 快速
惊扰着父亲的睡梦
节至“中元”
父亲的嘱咐是必须的
藤蔓伸手和我握别
父亲还像个孩子
布鞋上、祙筒里、裤脚边……
到处沾满
父亲馈赠的礼物
我默默
收下父亲的一片心意
又于村口无人处
再次
偷偷的拨拉了一地
中元在父亲坟前(另二首)丨青青子衿哥
我怀揣着诗句
在父亲坟前
未开口
父亲说别念了
砍砍我门前的荆棘
回吧
我手捧着鲜花
在父亲坟前
未开口
父亲说别插了
回吧
好好陪伴你已年迈的母亲
我揣着诗句捧着鲜花
离开坟头走出坟地
看远处
香烟正袅
听远处
鞕炮正欢
中元夜祭庄稼
月升时
玉茭地摆一张小桌
桌上花生丁当
麦秸脊金黄
还有蒸面娃娃……
月亮下的少年
吃着指头
看庄稼
如何收礼、纳恭
然后再把人间大爱分发
路过那块地
昨天
路过你的国度
正值你们放了假
我不想问
你演绎过什么传奇
只想看看曾经为生活奔波的人
和那块地
想问你
这块地从古至今
最适合种啥朴洙垣?
萝卜中加枫华?青菜美女罐头?土豆邵珮诗?芝麻柴宁宁?
还想问问鸿蒙戒,
那么多的人种吴孟天福、种寿、种情缘白元芳,
怎么都没有收成星光子?陈艳茜
面对座座孤坟
你们笑着不答

中元节回乡祭祀丨真诚相拥
重回故里
刚踏进魂牵梦萦的土地
对面 就尘土刮起
没有用手遮挡
我知道
这不是把我这个游子往外拒
我知道
这尘土里有祖辈的灵魂分子
不敢去冒犯这块土地
我的根族和父母都睡在这里
中元节的祭日
嫩玉米硕大的让人欣喜
不敢去冒犯一穗庄稼
这些都是乡亲们生活的希冀
如果父母亲还健在
这个季节
他们早托人捎给我豆角茄子
把一捧黄土掬起
安放在荒芜的坟头上
叩首 俯下身体
我觉得
我的尊严与生命来自土里
所有的泪都不能流丨天山
父亲走时
我借着白色的天地哭过
父亲走后
每年的这时
都只有默默地跪地叩头
看着火苗跳动
纸片飞舞
不敢再放声落泪
唯恐飞洒的泪珠
折射出心底的秘密
唯恐多疑的父亲
又添猜疑
中元节里话荒“塚”丨真诚相拥
古人造字有创建
如今“親”人 亲不见
古村落里无人住
残垣断壁入眼帘
每到祭日回故“鄉”
“乡”里少了少年郎
荒“塚”无土 不成冢
独立坟头静默思
鲜花敬献
双膝跪地悲泪涟……
中元节的礼物丨砥洎游子
中元节到了
坟头的鲜花开了
地上的人
向地下的人
送来亲情和慰问
地下的人
感谢并深情地祝福
地上的人
墓碑是衡量
地上与地下的人
善恶的天平
沁水县作家协会
顾 问
葛水平 青青子衿哥
编 委 会
阿登 松间明月思晨阳
王玮 四月许夏入墨
于夏欢 沉默的风景 存诗
本期主编
四月
继承 探索 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