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瑜伽培训卞显红: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夫妻分歧影响因素研究——以长江三角洲地区农村居民家庭为例-碧海云帆规划设计集团


卞显红: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夫妻分歧影响因素研究——以长江三角洲地区农村居民家庭为例-碧海云帆规划设计集团
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夫妻分歧影响因素研究——以长江三角洲地区农村居民家庭为例
卞显红 博士
浙江工商大学 教授
杭州商学院旅游发展研究院 院长
杭州商学院旅游系主任
杭州商大旅游规划设计院 副院长
杭州碧海云帆规划设计集团 董事长
不少旅游学者对旅游研究圈很是失望,也有不少退出了旅游研究圈转行研究其他领域或转向社会服务。旅游研究圈如同旅游行业一样,也是充满娱乐的,唱歌的、跳舞的、表演的,很是热闹,但除了极少数《地理研究》《地理学报》《地理科学》等通常所说的三地期刊被我们占据外,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生态学、环境学等主流期刊基本上不接纳旅游学术研究成果。唯一的《旅游学刊》在不少省市评职称也不算。旅游学科作为二级学科,小学科,大产业,很是热闹,研究者众多。
我经常说,我这老教授了,就不去挤占年轻人发表论文的空间了。自娱自乐,最近有三四十篇旅游目的地选择方面的论文出来,就这样搞搞算了。不需要去出名了,把空间让给很不容易的年轻旅游研究者吧。
不以发表为目的,不以考核为束缚徐则林 ,就像我做了这么多旅游规划设计项目一样,无拘无束,才华横溢出来为社会提供服务吧。
有时想想一篇论文需要拿出数千农门医香,甚至上万元的发表费去把论文发表掉,还不如把经费节省下来补贴家用或捐献给希望工程吧。
摘要:家庭旅游决策是一个错综复杂的过程,旅游目的地选择是该决策过程中重要决策项,是开展其他相关决策的基础。本文以长江三角洲为例,研究该地区夫妻分歧对农村居民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1)长江三角洲农村居民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总体上丈夫占主导地位;(2)夫妻结婚时间年限越长,夫妻之间的依赖感与信任感越强,越能通过相互讨论、迁就与谅解的方式来解决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的冲突。(3)长江三角洲农村居民家庭在旅游目的地信息搜集上总体上妻子占主导地位。随着夫妻结婚时间越长,需要有更多的旅游目的地信息纳入到他们的旅游目的地选择之中。(4)长江三角洲农村居民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外出旅游多由妻子倡议,结婚时间越长的夫妻,越能感知到旅游目的地之间的差异。
关键词:农村居民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夫妻分歧;影响因素
1 引言
自2009年开始思兔在线阅读,农村居民旅游消费逐步提升,随着农村居民收入、文化素质逐步提高,其旅游意识逐渐增强,尤其是东部发达地区,近年来农村农民旅游市场逐步成为国内旅游市场的中间力量 [1]。以家庭为单位的农村居民旅游行为已成为旅游群体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2]。
近40年来,家庭出游决策一直是国外消费者行为研究中的一个重要主题。家庭出游决策的单项决策内容一般包括:目的地选择、决定出行时间、出行天数、目的地及旅游相关信息收集、设计预算、准备行李、交通安排、饭店选择、活动选择、购物、旅游服务选择(旅行社、导游)等,其中目的地选择位于所有决策之前,亦为最重要的决策[3]。在过去的研究成果中,学者们普遍认为家庭旅游决策中主要存在丈夫主导型、妻子主导型、夫妻共同主导型以及孩子主导型[4-6]。无论在何种旅游决策形式下,夫妻之间的冲突是最为常见的,主要来自于旅游目的地初选阶段的信息搜集与讨论过程[7-8]。产生该现象的原因除了家庭收入、职业与文化程度、兴趣与偏好、家庭生命周期、基于孩子考虑的限制因素[7] [9]等,夫妻双方对于权力与人际需求的差异可能是其最大的诱因[3][7]。
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过程中,考虑到夫妻之间的旅游偏爱不同,在联合决策过程中会产生或多或少的冲突。冲突可能会导致旅游目的地选择过程延迟或中止,因此旅游目的地研究者与经营管理者需要对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过程中的冲突行为及解决战略进行系统研究,以构建合适的战略来对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的结果施加适当的干预。本研究基于资源理论,将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夫妻引起冲突的因素分为四个范畴:人际交流需要、参与度、旅游效用、能力和动力,并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法进行夫妻分歧在四大方面的差异化分析。进而,运用单因素方差分析法来分析夫妻结婚年限对各影响因素的感知差异。相关研究成果为旅游目的地经营管理者在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满足夫妻不同类型的旅游需求提供依据我的情妇生涯,为提升夫妻旅游目的地对夫妻的吸引力提供参考。
2问卷调研的时间、地点及信度检测
2.1 问卷调研的时间、地点
本次调研地点为长江三角洲地区的16个地级以上(含地级)城市范围内的农村居民(包括农村居民户籍人口及居住满6个月的外来常住居民)杜小娟。同时,被调查者(受访者)须具备两大基本条件:(1)已婚;(2)在过去的12个月之内与配偶外出旅游过至少一次。在2011年1月至2013年1月期间,共发放问卷2660份,回收问卷2204分,其中有效问卷1750份,有效率达79.40%。
2.2 问卷的调查内容
(1)问卷的主要调查内容
本研究把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引起夫妻冲突的因素分为四个范畴:人际交流需要、参与度、旅游效用、能力和动力四个方面。进而细分为17项评价因子,用Likert5分量表法依次对其进行评价(表1)。
表1 夫妻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感知影响评价因评价方法与赋值
Tab.1 Evaluation methods of how couples perceived in destinationselection of family tourism
类型
评价因子
评价方法与赋值
(一)
人际交流需要
1.在旅游目的地选择上,我谅解爱人的所做所想
很不谅解→非常谅解(1-5)
2.如果我知道某些事情对爱人很重要,我将总是一如既往地满足他/她的要求
肯定不会→毫不犹豫会(1-5)
3.如果我感到旅程孤独,我首先想到的是有老公/老婆在身边陪伴有多好啊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4.出去旅游,如果没有我的爱人在身边,我将感到很难进行下去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5.我想相信我的爱人在家庭出游决策上有能力做出最佳选择
很不相信→非常相信(1-5)
(二)
参与度
6.当进行旅游目的地选择时,纳入考虑范畴的旅游目的地的数量越多,结果会越好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7.当需要对到哪里去旅游决策时,不论耗费多少时间与成本,搜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对决策很重要的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8.所选择的旅游目的地类型经常能代表他/她个人所期望的水平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9.因为信息收集需要时间和成本,如果信息能转化成金钱(比如耗费时间去查找资料,坐车到旅行社咨询,购买旅游书籍查阅等),在作旅游目的地选择之前,花费一定的时间和金钱去搜集信息是值得理解的,也是值得去做的,毕竟这对旅游目的地选择决策很重要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10.外出旅游,很多都是为了一些社会性因素,比如,别人去旅游艾比盖尔,自己不去,有些丢面子,外出旅游,比如到著名的风景名胜区游玩,也是自己身份的一种表达,是一种对自己家庭财力的一种表达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三)
旅游效用
11.能从旅游中获得较高的个人满意度,比如对自己的未来与实力更有信心厦门瑜伽培训,对家庭更有信心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12.在我看来,除了价格,不同的旅游目的地之间的差异没有多少,看来看去都差不多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13.通过旅游使我获益多多,比如让我增长了见识,学到了很多新的东西,看到了很多新奇的东西,让我的心情好起来了,使我对以后的生活更加自信了,等等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14.旅游给我带来很多人生的欢乐,让我知道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愉悦的东西值得去欣赏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四)
能力、动力
15.通过旅游,我觉得我自己是一个相当具有吸引力的人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16.总的来说,在旅游中,我得到了很多美好的经历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17.在进行旅游目的地决策过程中,通过我的努力使很多决定到哪里的难题得以解决,我获得了很大的满足感
非常不赞同→非常赞同(1-5)
(2)样本的基本情况
从调查结果看(表2):男性占45.9%,女性占54.1%,年龄层集中于16~49岁的中青年群体,学历以初中以上为主,职业以打工者、个体户或企业主为多,家庭月收入涉及到每个阶层。家庭结构以延续式家庭(三代同堂)和核心家庭(夫妻和子女)为主要受访者,夫妻二人家庭仅占比7.9%。在三类家庭中,有孩子的占到98.1%,孩子的年龄较为均匀地分布于不同年龄段。在结婚年限上,还不到5年的新婚夫妻占到33.5%,5-10年的夫妻占24.9%,11年及以上的比例最高,占41.5%张小婉,有利于保障影响因素分析的可比性。从近一年与爱人出游次数的统计数据来看,1-2次较多(81.5%),其次为3-4次(13.9%),只有少部分高达5次以上(4.6%)。
表2 受访者的人口特征
Tab.2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of respondents
项目
频率
百分比
项目
频率
百分比
项目
频率
百分比
性别

803
45.9
职业
务农
75
4.3
结婚年

还不到5年
587
33.5

947
54.1
打工
529
30.2
5-10年
436
24.9
年龄
16-29岁
540
30.9
个体户、企业主
661
37.8
11年及以上
727
41.5
30-39岁
653
37.3
乡镇企事业机关
189
10.8
孩子岁数
还不到5岁
677
38.7
40-49岁
410
23.4
学生
38
2.2
5-10岁
405
23.1
50-59岁
103
5.9
其他
258
14.7
11-16岁
259
14.8
60岁以上
44
2.5
家庭月
收入
1000元以下
69
3.9
16岁以上
375
21.4
文化程度
小学及以下
49
2.8
1000-1999元
223
12.7
还未出生
34
1.9
初中
656
37.5
2000-2999元
347
19.8
近一年和爱人出游次数
1-2次
1426
81.5
中专及高中
655
37.4
3000-4999元
458
26.2
3-4次
244
13.9
大专及以上
390
22.3
5000-7999元
373
21.3
5次及以上
80
4.6
家庭状况
三代同堂
808
46.2
8000元以上
280
16.0
夫妻和子女
803
45.9
夫妻两口家庭
139
7.9
2.3 问卷的信度检测
(1)样本抽样调查数量符合要求
对于有限总体红楼之鸿鹄,样本抽样的大小公式为:
(1)
为总样本数,通常设为0.50(因为设定0.50时可以得出最可信的样本大小)。在行为与社会科学领域中,一般将显著水平设定为0.05(),区间估计采用的置信度为,此时分位数。根据公式(1),长江三角洲农村居民总样本数假定为最大值5000万人,则最低抽样样本数为385份。本研究在长江三角洲16市广泛布点进行调查,取得问卷1750份有效问卷,符合样本抽样要求。
(2)问卷信度分析
信度又叫可靠性,是指问卷的可信程度特别婚,通常表现检验结果的一贯性、一致性、再现性和稳定性。目前最常用的是Alpha信度系数法。信度系数一般在0.9-1.0之间,表示量表的信度很好;0.8-0.9之间,表示量表的信度可以接受;如果在0.7-0.8之间,表示量表有些项目需要修订;如果量表的信度系数在0.7以下,表示量表有些项目需要抛弃。一般认为大于0.7,问卷整体可信。本问卷Alpha系数为0.815,可信度较高。
3 夫妻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对不同影响因素的感知差异分析
3.1 夫妻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对不同影响因素主要分歧差异分析
3.1.1人际交流需要
在人际交流方面,就“谅解爱人所想”、“一如既往满足爱人需求”而言,均值在丈夫、妻子之间差异不大,其他3项衡量指标的均值,妻子明显高于丈夫(表3)。研究表明:在旅游目的地选择中,妻子比丈夫更注重爱人的陪伴,并希望和相信爱人有能力做出最佳决策。同时“谅解爱人所想”、“首先想到有爱人在身边陪伴”、“爱人有能力做出最佳决策”3项在夫妻之间方差(F统计量、p值均达到0.05水平)存在显著差异水平。其他2项在夫妻之间方差差异同质,不存在显著差异。差异的95%置信空间数据(如果置信区间未包括0,则两者的差异显著)表明:“首先想到有爱人在身边陪伴”、“爱人有能力做出最佳决策”2项在夫妻之间存在显著差异(表4)。
以上分析表明妻子在旅游目的地决策中更加注重人际交流需要,对丈夫的情感与人际交流依赖高于丈夫对妻子的情感与人际交流依赖。
表3 夫妻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人际交流需要方面的组统计量
Tab.3 Group statistics of couple interpersonal needs indestination selection of family tourism
性别
N
均值
标准差
均值的标准误
谅解爱人所想
男性(丈夫)
803
3.7634
.81219
.02866
妻子(女性)
947
3.7656
.78971
.02566
一如既往满足爱人要求
男性(丈夫)
803
3.7983
.88582
.03126
妻子(女性)
947
3.7825
.82456
.02679
首先想到有爱人在身边陪伴
男性(丈夫)
803
3.8742
.89491
.03158
妻子(女性)
947
3.9958
.87361
.02839
没有爱人在身边,将感到很难进行旅游
男性(丈夫)
803
3.2715
1.04799
.03698
妻子(女性)
947
3.3675
1.02512
.03331
爱人有能力做出最佳决策
男性(丈夫)
803
3.6874
.85810
.03028
妻子(女性)
947
3.8405
.81666
.02654
表4 夫妻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人际交流需要方面的独立样本检验
Tab.4 Independent sample test of couple interpersonalneeds in destination selection of family tourism
方差方程的Levene
检验
均值方程的 t 检验
F
Sig.
t
df
Sig.(双侧)
均值差值
标准误差值
差异的95%置信空间
上限 下限
谅解爱人所想
假设方差相等
3.929
.048
-.057
1748
.955
-.00219
.03838
-.07747
.07309
假设方差不相等
-.057
1685.141
.955
-.00219
.03847
-.07764
.07327
一如既往满足爱人要求
假设方差相等
3.505
.061
.386
1748
.700
.01579
.04093
-.06449
.09606
假设方差不相等
.383
1655.697
.701
.01579
.04117
-.06497
.09654
首先想到有爱人在身边陪伴
假设方差相等
8.114
.004
-2.868
1748
.004
-.12155
.04238
-.20468
-.03843
假设方差不相等
-2.862
1687.599
.004
-.12155
.04246
-.20484
-.03827
没有爱人在身边,将感到很难进行旅游
假设方差相等
.009
.925
-1.932
1748
.054
-.09599
.04968
-.19344
.00145
假设方差不相等
-1.929
1688.834
.054
-.09599
.04977
-.19362
.00163
爱人有能力做出最佳决策
假设方差相等
11.114
.001
-3.819
1748
.000
-.15313
.04010
-.23178
-.07448
假设方差不相等
-3.803
1671.238
.000
-.15313
.04026
-.23210
-.07415
3.1.2参与度
就夫妻旅游目的地选择参与度方面,“纳入考虑范畴的旅游目的地数量越多,结果越好”、“搜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对决策很重要”、“经常能代表他/她个人所期望的水平”三项的均值在丈夫、妻子之间差异不大;“花费时间和金钱去搜集信息是值得的”均值妻子高于丈夫,“参与旅游是一种身份、财力的表达”均值丈夫明显高于妻子;以上均值仅“参与旅游是一种身份、财力的表达”妻子的均值低于3.0。在参与度评价方面,丈夫和妻子赞同度均较高,但没有均值达到4.0的指标(表5)。“纳入考虑范畴的旅游目的地数量越多,结果越好”、“参与旅游是一种身份、财力的表达”存在显著差异水平。其他3项在夫妻之间方差差异同质,不存在显著差异。差异的95%置信空间数据表明:“纳入考虑范畴的旅游目的地数量越多,结果越好”均值在夫妻之间存在显著差异(表6)。
以上分析说明:丈夫更加注重旅游目的地的多样化选择,且认为考虑的数量越多,效果也越佳。妻子对“参与旅游是一种身份与财力的表达”赞同度较低,至于产生该认知的原因有待进一步研究。夫妻都认为“收集尽可能多信息对决策很重要”,但是“花费时间和金钱区搜集信息是值得的”妻子赞同度更高,所以在搜集信息时悠悠通讯,妻子多占主导地位[10-11]。
表5 夫妻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参与度方面的组统计量
Tab.5 Group statistics of couple involvement indestination selection of family tourism
性别
N
均值
标准差
均值的标准误
纳入考虑范畴的旅游目的地数量越多,结果越好
男性(丈夫)
803
3.1930
1.77229
.06254
妻子(女性)
947
3.1035
1.00730
.03273
搜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对决策很重要
男性(丈夫)
803
3.3674
.93999
.03317
妻子(女性)
947
3.3115
.96837
.03147
经常能代表他/她个人所期望的水平
男性(丈夫)
803
3.4595
.87029
.03071
妻子(女性)
947
3.4741
.87490
.02843
花费时间和金钱去搜集信息是值得的
男性(丈夫)
803
3.4745
.92905
.03279
妻子(女性)
947
3.5058
1.70211
.05531
参与旅游是一种身份、财力的表达
男性(丈夫)
803
3.0473
1.07812
.03805
妻子(女性)
947
2.7170
1.11882
.03636
表6 夫妻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参与度方面的独立样本检验
Tab.6 Independent sample test of couple involvement indestination selection of family tourism
方差方程的 Levene 检验
均值方程的 t 检验
F
Sig.
t
df
Sig.(双侧)
均值差值
标准误差值
差分的 95% 置信区间
上限 下限
纳入考虑范畴的旅游目的地数量越多,结果越好
假设方差相等
5.888
.015
1.323
1748
.186
.08954
.06768
-.04319
.22228
假设方差不相等
1.268
1223.694
.205
.08954
.07059
-.04895
.22803
搜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对决策很重要
假设方差相等
.208
.648
1.219
1748
.223
.05586
.04583
-.03403
.14576
假设方差不相等
1.222
1716.479
.222
.05586
.04572
-.03382
.14554
经常能代表他/她个人所期望的水平
假设方差相等
.020
.886
-.349
1748
.727
-.01460
.04187
-.09672
.06752
假设方差不相等
-.349
1704.391
.727
-.01460
.04185
-.09669
.06748
花费时间和金钱去搜集信息是值得的
假设方差相等
1.229
.268
-.466
1748
.641
-.03134
.06723
-.16319
.10052
假设方差不相等
-.487
1507.954
.626
-.03134
.06430
-.15746
.09479
参与旅游是一种身份、财力的表达
假设方差相等
13.445
.000
6.258
1748
.000
.33032
.05278
.22679
.43385
假设方差不相等
6.277
1719.733
.000
.33032
.05262
.22711
.43354
3.1.3旅游效用
就夫妻旅游目的地选择分歧旅游效用感知方面,“能从旅游中获得较高的个人满意度”、“除了价格,旅游目的地间的差异不大”均值丈夫高于妻子,“通过旅游使我获益很多”、“旅游给我带来很多人生的欢乐”均值妻子明显高于丈夫;以上均值仅“除了价格,旅游目的地间的差异不大”妻子的均值低于3.0。在其他旅游效用方面,丈夫和妻子赞同度均较高,但没有均值达到4.0的指标(表7)。同时“通过旅游使我获益很多”、“旅游给我带来很多人生的欢乐” 两项方差差异异质,存在显著差异均值,均值也在夫妻之间存在显著差异;“能从旅游中获得较高的个人满意度”、“除了价格,旅游目的地间的差异不大”存在显著差异水平。其他3项在夫妻之间方差差异同质,不存在显著差异,均值也不存在显著差异(表8)。
在旅游效用感知方面,妻子感到旅游获益程度及旅游带来的人生乐趣方面与丈夫具有显著差异,且表现出比丈夫更高的认同度。说明妻子对于外出旅游的期待值更高,所以更多的家庭出游是由妻子倡议的[11]。同时,在一个家庭中雷立刚,增强丈夫的旅游效用对缓解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的分歧感知具有重要作用。
表7 夫妻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旅游效用组统计量
Tab.7 Group statistics of couple tourism utility indestination selection of family tourism
性别
N
均值
标准差
均值的标准误
能从旅游中获得较高的个人满意度
1.00
803
3.5093
.86975
.03069
2.00
947
3.4340
.88123
.02864
除了价格,旅游目的地间的差异不大
1.00
803
2.9639
1.78311
.06292
2.00
947
2.8363
1.03206
.03354
通过旅游使我获益很多
1.00
803
3.5704
.87979
.03105
2.00
947
3.6748
.83008
.02697
旅游给我带来很多人生的欢乐
1.00
803
3.7721
.90254
.03185
2.00
947
3.8638
.83617
.02717
表8 夫妻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旅游效用组的独立样本检验
Tab.8 Independent sample test of couple tourism utilityin destination selection of family tourism
方差方程的 Levene 检验
均值方程的 t 检验
差分的 95% 置信区间
F
Sig.
t
df
Sig.(双侧)
均值差值
标准误差值
下限
上限
能从旅游中获得较高的个人满意度
假设方差相等
.001
.978
1.793
1748
.073
.07534
.04202
-.00708
.15776
假设方差不相等
1.795
1708.452
.073
.07534
.04198
-.00699
.15767
除了价格,旅游目的地间的差异不大
假设方差相等
.173
.677
1.864
1748
.063
.12756
.06844
-.00667
.26179
假设方差不相等
1.789
1237.686
.074
.12756
.07130
-.01233
.26745
通过旅游使我获益很多
假设方差相等
5.369
.021
-2.551
1748
.011
-.10440
.04093
-.18468
-.02412
假设方差不相等
-2.538
1665.297
.011
-.10440
.04113
-.18507
-.02373
旅游给我带来很多人生的欢乐
假设方差相等
10.394
.001
-2.204
1748
.028
-.09168
.04160
-.17327
-.01008
假设方差不相等
-2.190
1652.252
.029
-.09168
.04187
-.17379
-.00956
3.1.4能力和动力
在夫妻旅游目的地选择分歧能力、动力感知方面,丈夫在“通过旅游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相当具有吸引力的人”、“通目的地决策,我获得很大满足感”两项上的均值高于妻子,“旅游使我得到了很多美好的经历”均值则是妻子明显高于丈夫(表9)。Levene检验表明及差异的95%置信空间数据表明:夫妻在该组3项感知在夫妻之间方差差异同质,不存在显著差异,均值也不存在显著差异(表10)。
以上分析在旅游能力、动力感知方面,夫妻之间没有显著差异,但是丈夫在“通过旅游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相当具有吸引力的人”、“通目的地决策,我获得很大满足感”两项上的均值高于妻子,说明丈夫在旅游目的地选择上扮演者最主要的决策者[10][13-14]。
表9 夫妻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能力、动力组统计量
Tab.9 Group statistics of couple ability and power indestination selection of family tourism
性别
N
均值
标准差
均值的标准误
通过旅游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相当具有吸引力的人
1.00
803
3.1171
.93224
.03290
2.00
947
3.0676
.90200
.02931
旅游使我得到了很多美好的经历
1.00
803
3.7223
.86716
.03060
2.00
947
3.7434
.80343
.02611
通过旅游目的地决策,我获得很大满足感
1.00
803
3.4882
.88252
.03114
2.00
947
3.4520
.85439
.02776
表10 夫妻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能力、动力独立样本检验
Tab.10 Independent sample test of couple ability andpower in destination selection of family tourism
方差方程的 Leven检验
均值方程的 t 检验
差分的 95% 置信区间
F
Sig.
t
df
Sig.(双侧)
均值差值
标准误差值
下限
上限
通过旅游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相当具有吸引力的人
假设方差相等
3.803
.051
1.126
1748
.260
.04948
.04394
-.03671
.13566
假设方差不相等
1.123
1682.064
.262
.04948
.04406
-.03694
.13590
旅游使我得到了很多美好的经历
假设方差相等
7.973
.005
-.528
1748
.598
-.02111
.03997
-.09951
.05729
假设方差不相等
-.525
1652.293
.600
-.02111
.04023
-.10001
.05779
通过旅游目的地决策,我获得很大满足感
假设方差相等
1.295
.255
.870
1748
.384
.03622
.04161
-.04540
.11783
假设方差不相等
.868
1682.429
.386
.03622
.04172
-.04562
.11805
3.2 夫妻结婚年限不同在家庭旅游目的地选择中的主要分歧差异分析
3.2.1在人际交流需要方面的影响因素感知上的差异
由表11.1分析:“谅解爱人所想”、“首先想到有爱人在身边陪伴”、“没有爱人在身边,将感到很难进行旅游”、“爱人有能力做出最佳决策”各组样本“均值的95%置信区间”估计值所构成的区间均包含了总平均数(分别为3.7646、3.9400、3.3234、3.7703),表示这4组平均数与总平均数间的差异未达到0.05的显著水平,方差分析的F值也均达不到显著水平;“一如既往满足爱人要求”各组样本“均值的95%置信区间”估计值所构成的区间有一组(结婚11年及以上)不包含总平均数(3.7897),表示该组平均数与总平均数间的差异达到0.05的显著水平,方差分析的F值也达到显著水平。
表11.1 夫妻结婚年限对人际交流需要差异影响感知的描述性统计量
Tab.11.1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f how married lifeperceived the different factors of interpersonal need
N
均值
标准差
标准误
均值的 95% 置信区间
极小值
极大值
下限
上限
谅解爱人所想
还不到5年
587
3.7581
.83201
.03434
3.6906
3.8255
1.00
5.00
5-10年
436
3.7179
.82810
.03966
3.6399
3.7958
1.00
5.00
11年及以上
727
3.7978
.75449
.02798
3.7429
3.8527
1.00
5.00
总数
1750
3.7646
.79987
.01912
3.7271
3.8021
1.00
5.00
一如既往满足爱人要求
还不到5年
587
3.7462
.85380
.03524
3.6770
3.8154
1.00
5.00
5-10年
436
3.7408
.86531
.04144
3.6594
3.8223
1.00
5.00
11年及以上
727
3.8542
.84187
.03122
3.7929
3.9155
1.00
5.00
总数
1750
3.7897
.85301
.02039
3.7497
3.8297
1.00
5.00
首先想到有爱人在身边陪伴
还不到5年
587
3.9199
.92301
.03810
3.8451
3.9948
1.00
5.00
5-10年
436
3.8945
.90864
.04352
3.8090
3.9800
1.00
5.00
11年及以上
727
3.9835
.83798
.03108
3.9225
4.0445
1.00
5.00
总数
1750
3.9400
.88527
.02116
3.8985
3.9815
1.00
5.00
没有爱人在身边,将感到很难进行旅游
还不到5年
587
3.3118
1.02524
.04232
3.2286
3.3949
1.00
5.00
5-10年
436
3.2408
1.05232
.05040
3.1418
3.3399
1.00
5.00
11年及以上
727
3.3824
1.03366
.03834
3.3071
3.4577
1.00
5.00
总数
1750
3.3234
1.03648
.02478
3.2748
3.3720
1.00
5.00
爱人有能力做出最佳决策
还不到5年
587
3.7342
.87684
.03619
3.6632
3.8053
1.00
5.00
5-10年
436
3.7271
.83943
.04020
3.6481
3.8061
1.00
5.00
11年及以上
727
3.8253
.80530
.02987
3.7667
3.8839
1.00
5.00
总数
1750
3.7703
.83917
.02006
3.7309
3.8096
1.00
5.00
表11.2 方差齐性检验
Tab.11.2 Levene's Test
Levene 统计量
df1
df2
显著性
谅解爱人所想
3.074
2
1747
.046
一如既往满足爱人要求
3.829
2
1747
.022
首先想到有爱人在身边陪伴
4.533
2
1747
.011
没有爱人在身边,将感到很难进行旅游
.061
2
1747
.941
爱人有能力做出最佳决策
3.099
2
1747
.045
表11.3 方差分析摘要表
Tab.11.3 ANOVA summary table
平方和
df
均方
F
显著性
谅解爱人所想
组间
1.777
2
.889
1.390
.249
组内
1117.226
1747
.640
总数
1119.003
1749
一如既往满足爱人要求
组间
5.178
2
2.589
3.569
.028
组内
1267.437
1747
.725
总数
1272.615
1749
首先想到有爱人在身边陪伴
组间
2.514
2
1.257
1.605
.201
组内
1368.186
1747
.783
总数
1370.700
1749
没有爱人在身边,将感到很难进行旅游
组间
5.583
2
2.791
2.603
.074
组内
1873.357
1747
1.072
总数
1878.939
1749
爱人有能力做出最佳决策
组间
3.778
2
1.889
2.688
.068
组内
1227.877
1747
.703
总数
1231.655
1749
方差同质性检验结果表明:“谅解爱人所想”、“首先想到有爱人在身边陪伴”、 “爱人有能力做出最佳决策”、 “一如既往满足爱人要求”4组样本p值均小于0.05,Levene统计量的F值也均达到显著水平,这4组样本的方差差异均达到显著差异水平;“没有爱人在身边,将感到很难进行旅游”组样本p值大于0.05(p=0.941),Levene统计量的F值也未达到显著水平,该组样本的方差差异未达到显著差异水平。从表11.3方差分析摘要表中分析:仅有“一如既往满足爱人要求”组的F值(5.718)、p值(0.028)达到显著水平;“爱人有能力做出最佳决策”组的F值(3.778)达到显著水平,而p值(0.068)达到0.05水平上的显著水平,但达到0.1水平上的显著水平,表示夫妻结婚年限不同的夫妻在该两组之间均有显著差异存在。
以上研究表明:夫妻结婚年限越长,夫妻之间越注重人际交流,越能考虑到对方的感受,并尽可能采取一些必要措施与相互谅解的态度对待之间的分歧。Kang S K,HsuC H C(2004)的研究表明家庭周期越长,夫妻同时结婚时间越久娜鲁,冲突发生几率会越低[14].Jang, H. C.,Lee, S. H.等(2007)研究表明“解决冲突的有力途径之一就是相互讨论、相互迁就、相互妥协”是一致的”[9]。Bronner, F.,Hoog, de R.(2008)研究提出“先给后取然后达成妥协”(give-and-take-and-reach-a-compromise)的中庸策略[8]。
3.2.2在参与度方面影响因素感知上的差异
由表12.1分析:“纳入考虑范畴的旅游目的地数量越多,结果越好”一组样本“均值的95%置信区间”估计值所构成的区间有一组(结婚年限少于5年)不包含总平均数(3.1446),表示该组平均数与总平均数间的差异达到0.05的显著水平,方差分析的F值也达到显著水平。其他各组每组平均数与总平均值之间的差异不显著。夫妻结婚年限越长,需要纳入旅游目的地选择的数量就需要越多。
方差同质性检验结果表明:“花费时间和金钱去搜集信息是值得的”一组样本p值等于0.05,Levene统计量的F值(3.001)也达到显著水平,该组样本的方差差异均达到显著差异水平;其他各组样本p值大均于0.05(p=0.941),Levene统计量的F值也未达到显著水平,这四组样本的方差差异未达到显著差异水平。
表12.1 夫妻结婚年限对参与度差异影响感知的描述性统计
Tab.12.1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f how married lifeperceived the different factors of involvement
N
均值
标准差
标准误
均值的 95% 置信区间
极小值
极大值
下限
上限
纳入考虑范畴的旅游目的地数量越多,结果越好
还不到5年
587
3.0136
1.04497
.04313
2.9289
3.0983
1.00
5.00
5-10年
436
3.1147
1.02190
.04894
3.0185
3.2109
1.00
5.00
11年及以上
727
3.2682
1.80552
.06696
3.1368
3.3997
1.00
43.00
总数
1750
3.1446
1.41106
.03373
3.0784
3.2107
1.00
43.00
搜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对决策很重要
还不到5年
587
3.3578
.94641
.03906
3.2810
3.4345
1.00
5.00
5-10年
436
3.3119
.98445
.04715
3.2193
3.4046
1.00
5.00
11年及以上
727
3.3356
.94629
.03510
3.2667
3.4045
1.00
5.00
总数
1750
3.3371
.95558
.02284
3.2923
3.3819
1.00
5.00
经常能代表他/她个人所期望的水平
还不到5年
587
3.4514
.87958
.03630
3.3801
3.5228
1.00
5.00
5-10年
436
3.4748
.88503
.04239
3.3915
3.5581
1.00
5.00
11年及以上
727
3.4759
.86030
.03191
3.4133
3.5386
1.00
5.00
总数
1750
3.4674
.87257
.02086
3.4265
3.5083
1.00
5.00
花费时间和金钱去搜集信息是值得的
还不到5年
587
3.4651
.92743
.03828
3.3899
3.5403
1.00
5.00
5-10年
436
3.5321
2.30370
.11033
3.3153
3.7490
1.00
47.00
11年及以上
727
3.4883
.92386
.03426
3.4210
3.5556
1.00
5.00
总数
1750
3.4914
1.40109
.03349
3.4257
3.5571
1.00
47.00
参与旅游是一种身份、财力的表达
还不到5年
587
2.8416
1.14500
.04726
2.7487
2.9344
1.00
5.00
5-10年
436
2.8624
1.07398
.05143
2.7613
2.9635
1.00
5.00
11年及以上
727
2.8941
1.10897
.04113
2.8133
2.9748
1.00
5.00
总数
1750
2.8686
1.11227
.02659
2.8164
2.9207
1.00
5.00
表12.2 方差齐性检验
Tab.12.2 Levene's Test
Levene 统计量
df1
df2
显著性
纳入考虑范畴的旅游目的地数量越多,结果越好
1.470
2
1747
.230
搜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对决策很重要
.189
2
1747
.828
经常能代表他/她个人所期望的水平
.376
2
1747
.687
花费时间和金钱去搜集信息是值得的
3.001
2
1747
.050
参与旅游是一种身份、财力的表达
2.296
2
1747
.101
表12.3 方差分析摘要表
Tab.12.3 ANOVA summary table
平方和
df
均方
F
显著性
纳入考虑范畴的旅游目的地数量越多,结果越好
组间
21.570
2
10.785
5.444
.004
组内
3460.853
1747
1.981
总数
3482.423
1749
搜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对决策很重要
组间
.528
2
.264
.289
.749
组内
1596.558
1747
.914
总数
1597.086
1749
经常能代表他/她个人所期望的水平
组间
.226
2
.113
.148
.862
组内
1331.417
1747
.762
总数
1331.643
1749
花费时间和金钱去搜集信息是值得的
组间
1.136
2
.568
.289
.749
组内
3432.235
1747
1.965
总数
3433.371
1749
参与旅游是一种身份、财力的表达
组间
.918
2
.459
.371
.690
组内
2162.853
1747
1.238
总数
2163.771
1749
从表12.3方差分析摘要表中分析:仅有“纳入考虑范畴的旅游目的地数量越多,结果越好”组的F值(5.444)、p值(0.004)达到显著水平,表示夫妻结婚年限不同的夫妻在该组之间有显著差异存在。随着夫妻结婚年限增长,需要有更多的旅游目的地信息纳入到他们的旅游目的地选择之中。
3.2.3在旅游效用影响因素感知上的差异
由表13.1分析:“除了价格,旅游目的地间的差异不大”、“通过旅游使我获益很多”两组样本“均值的95%置信区间”估计值所构成的区间有一组不包含总平均数,表示这两组平均数与总平均数间的差异达到0.05的显著水平,方差分析的F值也达到显著水平。其他两组每组平均数与总平均值之间的差异不显著。旅游目的地之间的差异感知随着夫妻结婚年限的增加而增加,不同结婚年年限的农村居民家庭感知均值存在显著差异。对旅游获益的感知差异在结婚年限5-10年的样本之间存在显著差异。
表13.1 夫妻结婚年限对旅游效用差异影响感知的描述性统计
Tab.13.1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f how married lifeperceived the different factors of tourism utility
N
均值
标准差
标准误
均值的 95% 置信区间
极小值
极大值
下限
上限
能从旅游中获得较高的个人满意度
还不到5年
587
3.4753
.87083
.03594
3.4047
3.5459
1.00
5.00
5-10年
436
3.4220
.82539
.03953
3.3443
3.4997
1.00
5.00
11年及以上
727
3.4911
.91037
.03376
3.4248
3.5573
1.00
5.00
总数
1750
3.4686
.87653
.02095
3.4275
3.5097
1.00
5.00
除了价格,旅游目的地间的差异不大
还不到5年
587
2.7683
1.03067
.04254
2.6848
2.8519
1.00
5.00
5-10年
436
2.9679
2.19485
.10511
2.7613
3.1745
1.00
44.00
11年及以上
727
2.9532
1.07078
.03971
2.8753
3.0312
1.00
5.00
总数
1750
2.8949
1.42762
.03413
2.8279
2.9618
1.00
44.00
通过旅游使我获益很多
还不到5年
587
3.6286
.86557
.03573
3.5585
3.6988
1.00
5.00
5-10年
436
3.5436
.86060
.04122
3.4626
3.6246
1.00
5.00
11年及以上
727
3.6754
.83928
.03113
3.6143
3.7365
1.00
5.00
总数
1750
3.6269
.85459
.02043
3.5868
3.6669
1.00
5.00
旅游给我带来很多人生的欢乐
还不到5年
587
3.7973
.90587
.03739
3.7238
3.8707
1.00
5.00
5-10年
436
3.8486
.83323
.03990
3.7702
3.9271
1.00
5.00
11年及以上
727
3.8253
.85829
.03183
3.7628
3.8878
1.00
5.00
总数
1750
3.8217
.86821
.02075
3.7810
3.8624
1.00
5.00
表13.2 方差齐性检验
Tab.13.2 Levene's Test
Levene 统计量
df1
df2
显著性
能从旅游中获得较高的个人满意度
3.524
2
1747
.030
除了价格,旅游目的地间的差异不大
.136
2
1747
.873
通过旅游使我获益很多
.492
2
1747
.612
旅游给我带来很多人生的欢乐
3.793
2
1747
.023
表13.3 方差分析摘要表
Tab.13.3 ANOVA summary table
平方和
df
均方
F
显著性
能从旅游中获得较高的个人满意度
组间
1.339
2
.670
.871
.419
组内
1342.432
1747
.768
总数
1343.771
1749
除了价格,旅游目的地间的差异不大
组间
14.203
2
7.101
3.494
.031
组内
3550.451
1747
2.032
总数
3564.654
1749
通过旅游使我获益很多
组间
4.737
2
2.369
3.252
.039
组内
1272.600
1747
.728
总数
1277.338
1749
旅游给我带来很多人生的欢乐
组间
.676
2
.338
.448
.639
组内
1317.699
1747
.754
总数
1318.375
1749
方差同质性检验结果(表13.2)表明:“能从旅游中获得较高的个人满意度”、“旅游给我带来很多人生的欢乐”两组样本p值小于0.05,Levene 统计量的F值(3.524,3.793)也达到显著水平,该两组样本的方差差异均达到显著差异水平;其他两组样本p值大均于0.05,Levene 统计量的F值也未达到显著水平,样本的方差差异未达到显著差异水平。
从表13.3可得:“除了价格,旅游目的地间的差异不大”、“通过旅游使我获益很多”两组的F值(3.494,3.252)、p值(0.031,0.049)达到显著水平,表示结婚年限不同的夫妻在该两组之间有显著差异存在。结婚年限越长的夫妻,越能感知到旅游目的地间的差异,旅游体验收益也将会显著提升,这也主要是基于旅游经验的增加使旅游体验水平显著提升。
4 结论
通过本文的研究,得出以下结论:
(1)在目的地的选择上,长江三角洲的农村家庭中丈夫占主导地位。虽然在旅游的能力和动力方面,长江三角洲的农村家庭中夫妻的感知赞同度无显著差异,但是丈夫通过目的地决策获得满足感的认知高于妻子。同时妻子比丈夫更加注重爱人的陪伴,相信爱人有能力做出最佳决策的的感知度更高。所以,在目的地的选择中,通常是丈夫占主导地位。夫妻结婚年限越长,夫妻之间的依赖感与信任感愈强,愈能通过相互讨论、迁就与谅解的方式来解决冲突。
(2)在目的地信息收集上,长江三角洲的农村家庭中妻子占主导地位。虽然长江三角洲的农村家庭中夫妻都认为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对决策很重要,但是妻子对于“花时间和金钱去搜集信息是值得的”的认知赞同度高于丈夫。因此,妻子更愿意花费时间和金钱去搜集目的地的相关信息。同时随着夫妻结婚年限增长,需要有更多的旅游目的地信息纳入到他们的旅游目的地选择之中。这与旅游经验的增长、考虑计划的周密性具有一定关联
(3)在长江三角洲的农村家庭中,外出旅游多由妻子倡议。在旅游效用方面,妻子对于“通过旅游使我获益很多”、“旅游给我带来很多人生的欢乐”夫妻夫妻之间具有显著差异,而且妻子表现出更高的认同度。在旅游动力方面,妻子对于“旅游是我得到了很多美好经历”的感知赞同度要高于丈夫。说明妻子对于旅游带来的效用、动力高于丈夫,妻子更加期待外出旅游。所以在长江三角洲的农村家庭中,外出旅游多由妻子倡议。同时,结婚年限越长的夫妻,越能感知到旅游目的地间的差异。
参考文献:
[1]陈丹路,卞显红.长江三角洲农村居民人均旅游花费合理模拟及空间差异研究[J].旅游论坛,2015,8(2):31-41.
[2]王桂强.基于家庭结构周期模型的旅游支出预期研究——苏北地区局部调研[J]. 旅游科学,2008,22(4):32-36.
[3]Soo K K,Cathy H C H.Dyadic Consensus on Family VacationDestination[J].Tourism Management,2005,26:571-582
[4] 陆恒芹,苏秦,姚治国.国外有关旅游者家庭旅游决策问题的研究[J].旅游科学,2006,20(6):15-20.
[5] Jenkins, R. L. Family Vacation Decision-making [J]. Journal ofTravel Research,1978,16(4) :2-7.
[6] Filiatrault, P., & Pdtchie, J. R. B. Joint PurchasingDecisions:A Comparison of Structure in Family and Couple Decision-making Units[J]. 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 1980, 7(2) :131-140.
[7]白凯,符国群.家庭旅游决策研究的中国化理论视角与分析思路[J]. 旅游学刊, 2011,26(12):49-56.
[8] Bronner, F., & Hoog, de R. Agreement and disagreement infamily vacation decision-making [J]. Tourism Management, 2008,29(5): 967-979.
[9] Jang, H. C., Lee,董翠婷 S. H., Lee, S. W., & Hong, S. K. Expandingthe individual choice-sets model to couples’ honeymoondestination selection process [J]. Tourism Management, 2007, 28(5) :1299-1314.
[10]郭磊,李田玲.十堰市城市居民家庭旅游行为分析[J].西昌学院学报,2014,28(2):85-89.
[11] 向文雅,夏赞才.夫妻参与家庭旅游决策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08,(9): 31-35.
[12] 刘昱.不同家庭结构中旅游决策主要影响者研究——以郑州市家庭旅游客源市场为例[J].北方经济,2012,(2):9-11.
[13] 殷平,蔡安雅.中国家庭出游决策现状及旅游市场营销建议研究——以北京为例[J].人文地理,2010,25(4):137-142.
[14] Kang, S. K., Hsu, C. H. C.Spousalconflict level and resolution in family vacation destion selection[J].Journalof Hospitality &TourismResearch,2004,28(4):408-424
Factors Influencing MaritalDisagreement of Destination Selection in Rural Household Tourism: A Case ofYangtze River Delta Region
BIAN Xian-hong
Abstract:Family travel is a complex decision-makingprocess, while tourist destination selection is the first step and the basisand advance for making other related decisions. In recent years未来尘世, the incomelevel of rural residents has rose up, and the proportion of tourism consumptionin disposable income also increased, especially in the Yangtze River Deltaregion. This study is to explore the factors that influence martialdisagreement of destination selection in rural household tourism. This articledivide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martial disagreement into four categories:interpersonal needs, involvement, tourism utility, ability and power. Furthermore,independent samples t-test and ANOVA analysis is applied in difference analysisof martial disagreement in those four major areas and how married life perceivedthat influencing factor.
Keywords: Yangtze River Delta Region; Rural Household Tourism; Destination Selection;Marital Disagre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