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下南京豫剧僖公五年(前655年)(三)-漢語言


僖公五年(前655年)(三)-漢語言

【春秋梦碎】(经传串讲)
六 辕涛涂报复申侯
读者一定记得郑国申侯出卖陈国辕涛涂的事儿,齐桓公给申候赏赐——制邑。本年陈国辕涛涂对申侯说:“(制邑)多好的城池!再修筑的美观些,岂不是更有大名声皇后朕还行吗。这样子孙都会念您的好!这么着吧,我替您去请求。”于是辕涛涂就请求诸侯帮忙,将制邑修建的很漂亮。
前文交代过,这个制邑本来就是郑国的土地,齐桓公将它赐给申侯不合理,再加上这块土地是郑国的军事重镇,更是郑国的是非之地,当初共叔段就想要这块土地。
辕涛涂对郑文公说:“他将城墙筑得那么美观,肯定是准备叛乱。”申侯因此而获罪。
左氏行文有趣,他记载此事时对辕涛涂的称呼改成了“辕宣仲”,称呼字,是一种尊敬。
读左传读到这里,会有人脱口而出:“申侯你个傻蛋,你怎么能相信你伤害过的人”……我当初就是如此感慨的。老先生问我:“除了这点你还看到了什么?”我很聪明,回答:“我看到了申侯的不仗义”;先生又问:“你还看到了什么?”;我又很聪明:“齐桓公拿他国土地赐给功臣,郑伯肯定不开心!即使辕涛涂不报复,郑伯也不会给申候好果子吃虫皇主宰。”我为自己的聪明而暗自得意;先生又问:“你还看到了什么天津脸?”这时我的聪明没了。先生说:“历朝历代都有读左传的人,读的时候都清醒,可到了现实就看不清了。书上文字有筋骨,集中注意力都看得清。现实中的枝叶多,很多人的‘聪’而‘明’就被遮住了。”……读左传的人多,穿过书和现实的人少。
七首止相会,郑伯逃归
首止,在今河南睢县东南,此地也是春秋几个重要地名中的一个,一幕幕正剧、一幕幕闹剧都曾在这上演。本年,齐桓公和管仲在这里襄助周王室太子郑,所以首止之会名垂千古。就春秋本身的意义来看,这个相会也改变了春秋的走向。
周惠王喜欢儿子王子带,所以打算废除原来立的太子郑。无故废嫡立庶是严重违礼行为,管仲建议齐桓公管这事儿,与是齐桓公召集诸侯在首止相会,特别邀请周王室太子郑参加盟会。这就意味着诸侯是以王子郑为嗣君,不承认别的嗣君。
齐桓公的目的达到了,这个太子郑就是此后的周襄王。
参加会盟的国家有郑国。郑国早就和齐桓公有隔阂,再加上齐桓公拿自己土地赏赐臣子。所以周惠王就利用郑文公,他竟然对郑文公说:“我允许你去跟随楚国,然后让晋国辅助你,如此你就可以安定了。”(吾抚女以从楚,辅之以晋,可以少安)周惠王这个决定简直晴天霹雳龙科忆!近百年以来的东周历史,周王室是不以楚国为华夏的,人家楚国也不拿你当回事。否则干嘛自称王!可就是这种态势下的堂堂周王室天野月子,竟然让自己的诸侯国去追随楚国。可怜周文王的基业,于此坍塌杨树宽。所谓华夏许篙,只不过是利益散沙。
郑文公呢?竟然为这个决定而沾沾自喜,但他又恐惧。按照周惠王的主意,他参加参盟会后也要违反盟约,彼时盟会是歃血而盟,这个仪式在人们心里的约束力是巨大的。郑文公怎么办?他逃离了盟会。郑国大夫孔叔阻止他:“国君不可以轻赵宗歧,轻则失亲;失亲,患必至。病而乞盟,所丧多矣!君必悔之。”这个孔叔,是郑国的栋梁,几年前他就挽救过郑文公的愚蠢。但是郑文公不听,逃离了郑国军队自己回到了郑国。彼时国君出境是要有军队跟随的娇娇娘子,这个郑文公竟然连军队都扔下了,只身回国。
八 鬬谷於菟灭弦国
前文曾记载可敬的鬭榖於菟毁家纾难。到本年十三号怪异岛,楚国在他的治理下重新焕发精神,重新恢复楚国的国威,他的第一步就是针对“汉阳诸姬”。
弦国奇法大陆,可追溯到炎帝。周武王灭商后封其为子爵。看地图,他在“汉阳诸姬”的枢纽上田中飞妈。所以鬭榖於菟先灭了他。本来弦国和江、黄、道、柏四国很友好甚至和齐国也有婚姻关系。然而,正是这些看上去稳固的关系并没能阻止他灭亡。
【原文注釋】
【經】
公及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會王世子于首止。
秋八月,諸侯盟于首止谈书墨。鄭伯逃歸不盟。
楚人滅弦,弦子奔黃。
【傳】
會于首止今河南睢縣東南,會王大子鄭,謀寧周也。庄雯如
陳轅宣仲怨鄭申侯之反己於召陵,故勸之城其賜邑,曰:「美城之玄静和,大名也,子孫不忘。吾助子請。」乃為之請於諸侯而城之,美。遂譖諸鄭伯,曰:「美城其賜邑,將以叛也。」申侯由是得罪。
秋,諸侯盟。王使周公召鄭伯,曰:「吾撫女以從楚,輔之以晉突如其来造句,可以少安。」鄭伯喜於王命而懼其不朝於齊也,故逃歸不盟。孔叔止之,曰:「國君不可以輕,輕則失親;失親,患必至谷薇。病而乞盟,所喪多矣!君必悔之。」弗聽,逃其師而歸。
楚鬬穀於菟滅弦,弦子奔黃。於是江、黃、道、柏方睦於齊,皆弦姻也百炼成魔。弦子恃之而不事楚,又不設備,故亡刘墉下南京豫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