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翔安隧道嶧县八景之湖口观渔-老峄县


嶧县八景之湖口观渔-老峄县





峄县为兰陵旧疆,位于山东省南部,北依滕县七夜志贵,东傍临沂,南通徐州姜妍胸好大,西临微山湖,面积相当于今天枣庄市的五分之二。这里没有崇山峻岭南陵人才网,但四季分明,山清水秀53719,民风古朴。邑人选定的“峄县八景”,体现了峄县文人的审美情趣。清光绪三十年由王宝田主修的《峄县志》,刻有董志顗、王德陈绘制的“峄县八景”线描画。分别是:仙坛晓翠、仙洞悬云、君山望海、青檀秋色、承水环烟、湖口观渔、刘伶古台、许池绿波。





湖口观渔
“湖口观渔”在峄县八景中属于动态景观。
湖口位于微山湖东畔的韩庄镇(今属微山县),是京杭大运河穿越微山湖的出口,也是台儿庄运河“峄县八闸”(韩庄闸、新闸、巨梁桥闸、万年闸、丁庙闸、顿庄闸、侯新闸、台庄闸)的第一道闸门。韩庄湖口闸在航运史上有着很高的地位,它处在“三分迎天子,七分下江南”的咽喉水段,因为从微山湖到骆马湖的水位靠着湖口闸调节,过往船只又以官船为主,所以湖口闸在建造过程中下了一番功夫忘情水吉他谱,使这座船闸气势雄伟,功能齐备。置身湖口之上,西面是波光荡漾的微山湖,向东是通往江淮的大运河。在这连接南北交通的标志性建筑上观赏渔帆点点新烈火情挑,别有一番感受。
微山湖是中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这里鱼虾肥硕,水生植物繁多,夏季的无际荷花,秋季的茫茫芦荡,形成气势恢宏的壮美景观。因为物产丰富,微山湖有“日出斗金”的美称。适逢鱼汛的暖春,游人伫立湖口,披着朝阳,向西眺望,波光如镜,水天一色。清粼粼的湖水里,鲤鱼、鲶鱼、鲢鱼、鲫鱼跳跃游动三线炎,组成了一幅动态的水墨大写意。待晚霞升起,游人可以饱览渔船在夕阳余辉里沉稳靠岸,把满舱鱼儿送往鱼市的喜悦场景。
相传,公元1765年,乾隆皇帝沿京杭大运河南巡,船队经过湖口船闸,当朝天子见到这固若金汤的工程,喜不自禁,为督建这一工程的官员题诗加勉:
韩庄实泄微湖水,
筹涸金鱼闸建新篮坛天王。
济运利农期两益,
每因触景忆贤臣。
20世纪60年代,韩庄镇划归微山县管辖,虽然不再属于峄县,但“湖口观渔”的景观依然存在。





七律。峄县八景之一“湖口观鱼”感怀
亲临双闸眺微湖,
天水相连边际无嘻哈奇侠传。
潋滟清波千舸渡,
渔歌高唱鸟声呼。
锦鳞游泳鸭鹅萃,
金鲤翻翔虾蟹逐女流姐。
胜景宜人泽后世,
三公伟业造民福。


湖口观鱼的韩庄闸自古就很有名气,韩庄旧属峄县,湖口双闸为韩庄至台儿庄河段“峄县八闸”第一闸,自明代嘉靖、隆庆年间开漕运新渠,为微山湖泄洪及为大运河济运之要津顾莲宅斗日记。乾隆南巡经韩庄时曾写过一首《观湖诗》:韩庄水气照楼台,雨后斜阳岸不开,人在长亭深处好刘乐飞,风帆一一眼中来。我没法去考证,湖口观鱼的来历是不是因为乾隆皇帝在此驻足过郑奇松,但是1998年,乾隆御碑再现于世,诗句与《四库全书》中所载一字不差。诗后署“乙酉年暮春下浣”、“乾隆宝翰”满汉玉玺两方。证实这个风流皇帝的确到过韩庄,也的确留过墨宝,不过那首诗应该是另一首:韩庄实泄微湖水,筹涸金鱼闸建新;济运利农期两益 厦门翔安隧道,每因触景忆贤臣。
古人对景色的要求总是简单明了,微山湖的一碧万顷斯库林,荷花映日不去赞赏,单单一个湖口观鱼却成了峄县八景之一,也许是现代人的物欲强了,没有了古人那种“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的淡然。无论如何,现在人若去微山湖观光,肯定没人再去寻找古人观鱼的那个湖口了。
湖口观鱼的湖口在微山县的韩庄,清人王初桐有诗道“断霞鱼尾远舒丹许篙,点点青螺夕照残。左央”很合湖口观鱼的景色,可惜他写的不是微山湖,而是南四湖之一的昭阳湖,不过我喜欢把这首诗当成写的就是湖口观鱼谢雨纷,因为古人肯把它划入峄县八景,却很少有写给它的笔墨留传下来。这也让我们无从知道当年湖口观鱼的盛况霞光道5号。
现在因为行政区划的原因,湖口观鱼已经是峄县八景里唯一不属于枣庄风景的一个了姜次郎。微山湖的万顷碧波中,现在能否自然的看得到鱼,也是要划个问号了,我近得几年前去微山湖,租了个小船划进湖中央都很难看到鱼儿的身影,只有在荷池花间才能觅见小鱼的踪影。鱼儿的自由被渔夫们剥夺了,古人眼里的美景只留在了纸上那四个空洞的汉字。
前些时间看到有人把湖口观鱼写作湖口观渔,不知是笔误还是一种讽刺,但是我不用想当然,古人去湖边赏景王百洋,应该不会是为了看渔夫打渔的,而应是欣赏鱼游浅底的自然风光的。再细想民信网,现在大概也只有湖口观渔最贴切了。












觉得不错请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