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师烧烤店天生仙胎、龙肉、乩童、南疆怪物:讲讲我这几年遇到的怪事儿-二层楼灵异事件


天生仙胎、龙肉、乩童、南疆怪物:讲讲我这几年遇到的怪事儿-二层楼灵异事件

我一直在等,等一个不确定的你
来了就别走了

讲讲这些年经历过的诡异事件吧。
我是个热爱旅行的人,热爱搜集故事的人,在天南海北的旅行中认识了许多朋友,也搜集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故事,有些是个人经历,有些是朋友经历,不能说完全真实,但是每一篇都有真实经历的影子。
故事嘛,有南疆怪物、昆仑尸胎、罗布泊冰封人,也有陕西渭南的龙肉、黄河水怪、终南山修道人,还有东北的出马仙,爱报复的黄大仙、会说话的狐仙、施药的白老太太,当然也有南洋的降头,苗疆的蛊女,闽南的乩童,孔林的守灵人,反正天南海北,包罗万象,反正就是想到哪儿,就写到哪里吧。
插一张之前去藏区见活佛的照片
关于活佛的故事,后面会讲。
先讲一个昆仑尸胎的故事刘雁之。

#昆仑尸胎这个故事讲的是昆仑胎。这个东西,《鬼吹灯》、《盗墓笔记》里都提到过,就是传说中天生地养的灵胎,传说中的仙胎,也是风水最好的地方。这东西真的存在。许多年前,我一个朋友在潘家园买卖古董时,就经手过这么一起“昆仑尸胎”。昆仑尸胎,应该是我这辈子见过的诡异尊贵的东西了,这玩意儿很邪乎,是一个玉化的乒乓球大小的胎儿,眼耳鼻舌都是清清楚楚的,非常瘆人。据说它已经通灵了情圣终结者,是昆仑山吸取天气精华孕育出的精华,要成仙了,有点儿孙悟空的感觉。《鬼吹灯》和《盗墓笔记》都提过这东西,说是昆仑山的精华凝聚而成,是最好的天葬之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我当然没有见过实物,只看见了照片,不过幸好没见过实物,因为这东西很邪门,命不够硬的最好别看,看过实物的,有的失踪了,绝大部分都死了。这东西是我一个朋友小胖的,他是潘家园的一个旧货商人,它的来历也很神秘。潘家园作为中国最大的旧货交易地,这里什么都有,古董、收藏、珠宝、瓷器,明清家具,当然还有一些邪门的物件,像人骨筷子,西藏那边的骷髅碗,南洋过来的龙鳞,泰国的小鬼,什么都有。他在潘家园三十年,基本上都见过、也经手过,但是这一辈子经历过最恐怖的,莫过于一个棺材板打造的柜子,里面放的昆仑尸胎。
那时候,我住龙潭湖公园附近,离潘家园没多远,没事时就经常找他买东西(老被坑),一来二去就熟了,成了朋友。生意清淡时,我去了,他就招呼伙计看门,我们拐到旁边的火锅店慢慢吃喝,聊起各种行业秘事,倒也十分惬意。那一天初冬,早早的下了大雪,街上一个人没有,我赶紧招呼他去东来顺。两个人在二楼坐定,先吃点儿了涮肉暖暖身子,然后慢慢看着鹅毛大雪,喝着小酒聊天中控克什米尔。
聊到潘家园的各种诡异事件,他感慨,在这里开铺子几十年,最危险的一次,也是最幸运的一次,是收了一个藏着小鬼的红木柜子,结果差点儿弄得他家破人亡,却也因此发了大财。
我当然要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捏着酒杯,眯着眼睛回忆了一下,说,事情发生在十几年前,当时他刚来潘家园不久,年轻气盛,只要赚钱的买卖,啥都敢倒腾,什么西郊墓葬里的血铜鼎,新疆倒腾的干尸,做冥婚的棺材板子,南洋走私过来的邪佛,倒是很快闯出了一些名气。
后来,有人给他递话,说其他的也就罢了,这南洋的邪佛等,都是有专门的南洋蛮子经营。这些人嘛,皮肤黑,眼睛毒,心狠手辣,这面由心生,还是别得罪他们的好!小胖当时根本不怕,拿着一瓶二锅头啜了一口,说:“他南洋的大长虫佛再厉害,还能斗得过咱们观音大士!”后来有一天,大清早,外面就跑来一个伙计,告诉他,有个王八蛋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把一个挺好的红木柜子撂在他们门口了!
小胖觉得事情有蹊跷,亲自过去看了看,发现那是一个古旧的红木柜子,柜子整体风格古朴浑厚,差不多有半米多高,上面还缀了一把精致的老式铜锁,看起来精致又大气,还真是个好玩意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柜子看起来阴森森的,小胖总觉得哪儿有点儿不对劲,又说不出来。
他研究了半天铜锁,但是那铜锁却没有锁眼,根本打不开,使劲晃了晃,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滚来滚去。他绕着柜子转了两圈,让伙计去对面铺子请了老掌柜,帮他掌掌眼,就说这是他刚从乡下收到的东西,看看有没有打眼。
老掌柜戴着老花镜,仔细看了看,说这柜子板材好,上好的红木,厚实圆润,起码有几百年的年头。不过,这柜子上的铜锁有些古怪,这是特制的,设计之初就是不让打开。看来,这柜子里有什么东西,是不能见光的。小胖赶紧问,这什么东西是见不得光的呢?那老掌柜就不说话了,喝了口茶,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拱拱手,出去了。
小胖也没多想,这时候天也黑了,他随便弄了碗卤煮,呼啦呼啦吃了,倒在床上就睡。睡觉前,看着床头那柜子,觉得碍眼,顺手就给推在床底下了。谁知道,这一觉可睡得累死了,迷迷瞪瞪的,就感觉有人使劲推他,质问他为啥抢自己的房子?小胖抬起眼,就觉得眼皮子有千斤重,模模糊糊看着床上盘腿坐着几个老男人,都是凶神恶煞的,用手点着自己的脑袋。
他当时困得厉害,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结果到了第二天,那袋像是被马蜂蛰了,鼓出来一个大脓包,浑身酸疼,骨头缝里都疼。小胖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赶紧找人问了问。
有懂行的说徐靖雯,这死人和活人抢地方,一般都是房子盖在了坟堆上,或者床底下放了什么骨灰盒之类的东西。要是床脚压在死人胳膊上,那胳膊就会常常疼,床脚压在死人腿上,人的腿脚就会抽筋。您现在害头痛,搞不好就是床脚压到死人头了?
小胖赶紧钻到床下看了看,发现自己头低下就放着那个红木柜子,看来还真是这东西在作怪!事到临头,也顾不得这柜子值多少钱了,趁着大中午的,赶紧抬到院子里,几下砸断了铜锁,柜子门应声打开,就露出了里面一个碧莹莹的翠玉葫芦。
小胖就是做这行的,那手一摸葫芦,就断定这一定是块宝玉雕成的,大夏天的,这宝葫芦摸起来还凉飕飕的,一股凉气直往脑门子蹿,浑身的热气都消了。那玉葫芦取里有些淡淡的雾气,仙气缭绕的,里面还有什么东西,乒乓球大小,看不太清楚。对着太阳照了照,小胖手一哆嗦,差点给葫芦摔在地上。
原来那淡紫色的雾气中,笼罩着一个拳头大小的胎儿,小手小脚,眼耳鼻嘴,样样具全,身体蜷缩在一起,真是让人心惊肉跳。这事情真是邪性了!
小胖见这东西如此邪乎,哪还敢留,赶紧让那伙计把这东西连那柜子一起运到荒郊野外,浇了两瓶汽油,狠狠烧它一把。没想到,那红木柜子倒是噼里啪啦烧得一干二净,可那个碧玉葫芦却丝毫没事,不仅没事,烧了大半天,依旧冰冷冰冷的,冷得渗人。没办法,他们只好把葫芦埋在老槐树下,两个人赶紧走了。接连几天,小胖一合眼就梦到那个小孩子,光着小脚丫啪啪啪在地板上跑,听见那孩子清脆的笑声。甚至有一次还感觉到他顺着他的腿脚往上爬,叫他:“爸爸,爸爸!”
几天下来,小胖被折腾得脱了形,只好经人介绍,去求助一个老收藏家。这老收藏家姓白,人称白爷,平时最好收藏这些古怪玩意儿,什么南洋小鬼,湘西蛊术,佛牌鬼骨,没有他不懂,不收藏的。白爷住在一个老胡同里,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子,是前清时一个大官的宅子。小院青石铺地,假山回廊,老树盆栽,到处都是一架子一架子的红木书柜,上面摆满了各式古董、宝玉,墙上挂着铜镜、宝剑,把小胖的眼睛都耀晕了。小胖说出了来意,将那玉葫芦恭恭敬敬递给白爷,白爷却让他放在桌子上。
没想到,那玉葫芦刚放好,悬挂在墙上的一面骨铜镜猛然颤抖起来,无风自鸣,泠泠作响。同时,那玉葫芦里淡红色的雾气也消散了下去,露出了一个白玉般的胎儿。小胖惊讶地发现,那胎儿此时竟然长大了几分,四肢张开,缓缓抬起头来,冲着古镜冷冷看着。那古铜镜的鸣叫声更加响亮,不威自怒,仿佛随时会从墙上跌落。小胖吓得连退几步,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
白爷也露出了一丝惊讶,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用一块红布将葫芦盖住,那铜镜才恢复了平静。白爷跟小胖说,这个红木柜子确实是南洋的一种邪法,要害他的性命。那红木柜子,是用七个横死人的棺材板拼出来的,阴邪无比,要是放在屋子里,一屋子里的人都会给克死。小胖才明白,难怪有人要跟他抢房子,原来就是这个原因。他又问,那这个玉胎又是怎么回事?
白爷就不说话了,只是淡淡地说这东西比较邪门,他也看不大出来。小胖听他一说,就急了,要把玉葫芦拿走,说他再去找人看看,可不敢再耽误了。白爷才说了实话,说这玉葫芦可不能乱动,这东西亦正亦邪,是个难得的罕物。
据他分析,这七副凶棺拼成的柜子,可能只是平时放置这个玉葫芦的器具。这东西平时肯定供奉在别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流落了出去,也许是给人偷了去。后来,这柜子被不懂行的人看到,看它戾气重能害人,顺手丢在了小胖那,反而让他捡了个大宝贝。
白爷也直言相告,这东西确实是个宝贝,但是邪性得很,那七个横死人才堪堪能压住他,以小胖这福气,估计也享不了,倒不如让给他,换得半世富贵。他大手一挥,小胖愿意割爱的话,他所有的东西都不要了。见小胖有些犹豫,他又淡淡地加了一句:要是小胖不肯的话,以那宝葫芦的戾气,就怕活不过今天。白老爷子恩威并重,死活要取了这宝葫芦,小胖索性咬牙喊了个天价,白爷当时便一口应下,顺利拿走了葫芦。小胖喝了一口酒,跟我感慨,他当时以为白爷也就是这么一说,哪能真给那么多,后来才知道,按照白爷的意思,其实就是这座四合院包括满院子的古董,都送给小胖了。我忍不住问他,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能值那么多钱?
小胖说,后来他才知道,那玩意儿,通着天了,别说一所四合院,你就算是要了白爷全部家产,他都会给!他感慨,你听说过昆仑胎吗?据《葬经》说,昆仑胎就是天地山水中凝结出来的仙胎。往往在一座大山脉的最核心处,聚集了天下最好的风水之地,千万年的积累,才会凝结出一个胎儿状的白玉,这就是昆仑胎。《西游记》里孕育了孙猴子的那块灵石利刃坊,就是昆仑胎。这昆仑山自古被称为仙脉,人要是将玉胎挖出,将自己葬进去,吸收天地精华,徐慧宣久而久之就可以成仙,所以所有帝王都在疯狂寻找它。但是这古往今来,也就只有黄帝找到了仙胎处,将自己成功葬了进去,再无第二人。据说,如果能找到还未孕育好的昆仑仙胎,用秘术给它封在宝玉中,也能蒙蔽天意行动代号捕狼,将自己葬入仙胎种,夺取他的造化,借以成仙。他感慨,都说白爷是当世的活神仙,通天彻地,谁能想到,他是想当真神仙啊!我问他:那白爷后来呢?
小胖摇摇头:得到白玉胎的第二天,他就消失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我又问他:那那家南洋铺子呢?小胖说:当天晚上,那铺子就发生了火灾,所有人都被烧死在里面,一个都没跑出来!我点点头:确实,这事情那么大,白爷也不放心啊!小胖点点头,猛喝了一杯酒,像是感慨,又像是叹息:幸好我不贪啊!接着又点点头:没想到啊,原来那个喊我爸爸、爸爸的孩子,不是小鬼,竟然是昆仑仙胎!我这福气,可真是齐天喽!小胖又自言自语:这十几年来,我一直等着白爷来找我,可是他始终没来……后来我想明白了,也许不是他不想除掉我,而是那个白玉胎不让……他沉默了,只是大口大口地喝酒,大声地笑。他喝多了。走出门时,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大学,他才淡淡地说了一句: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那个小娃娃长大了没有……
#再讲一个关于小胖的故事吧,这个故事讲的是“龙”
不过这个龙的下场不太好,死掉了,而且被人给“食”了。还是潘家园小胖的故事。
我之前讲过,他是个古董商人,因为收了一个“昆仑尸胎”而发迹的,这个故事讲的就是他发迹后,在陕南收购古董时,收购的怪物物件。。虽然说古董商收到的东西都是挺邪门的,什么人骨法器、青铜鬼怪、南洋邪佛,但是这一起的东西,确实很不一般。他收到的是龙鳞,以及龙骨。我也是机缘巧合才得知这件事。
那一天,我们一起喝酒,酒至酣处,聊起陕西那地方的皇陵古董,匪患、旱灾,小胖一言不发,只是冷笑。酒到酣处,他打包了一堆下酒菜,拎着两瓶二锅头,非要拉我去他铺子里看好东西。到了铺子,他竟然难得的焚香净手,还拉着我一起磕了几个头,这才神叨叨地从保险柜里拿出来一个密码箱。密码箱里防着一个檀木匣子,打开匣子后,里面用红布里三层外三层包裹着一个物件,一层层揭开后,发现里面有一片老树叶,一块参差不齐的白石头。
他无比庄重地跟我说,这就是龙鳞和一小块龙骨。看我不信,他给我做了一些实验,验证了这东西的真实性。龙鳞那玩意儿有点儿像虾片,平时看着脏兮兮、灰扑扑的,但是只要一沾到水,立刻变得晶莹剔透,而且无论刀劈火烧,都无法在上面留下一条痕迹。至于那块龙骨,更是神奇。
龙骨中间是空的,里面灌满了水后,小胖继续往里倒,就看那水已经超过龙骨一大截了,依然没有流泻出来,倒像是底下的龙骨上托着一个水潭,连周边都是水汽泱泱,煞是神奇。胖子满意地看着我惊讶的表情,招呼我上炕,继续吃喝,喝酒时就给我讲了这龙鳞、龙骨的故事。
老话说的好,地上文物看山西,地下文物看陕西。陕西作为十三朝古都,又挨着大秦岭龙脉,地上一层摞了一层,全是古墓,再加上这里盗墓成风,好多姑娘嫁人时,陪嫁都要有个瓶瓶罐罐的,所以看着灰头土脸的人家,从灶台下划拉出来个把东西,拿到北京都能值了大钱。所以,好多潘家园店主都要去陕西扫货,看着能不能淘到点儿宝贝。
小胖当时当然也屁颠屁颠赶去了陕西,先在陕北赚了一圈,啥也没划拉到,跟着又去了陕南。陕西分为陕北、陕南、关中,关中是秦腔、腰鼓、秦始皇陵、羊肉泡馍,陕南则是秦巴山下,山清水秀,虽说米脂出过貂蝉,但是陕南的女子也都很漂亮,像商洛的山阳,汉中的洋县,都是自古出美女的地方。
小胖去了陕南安康,装扮成收旧货的,成天介儿走街串巷,敲敲打打,倒是也收到了不少好东西。安康古代被称为秦头楚尾,自古笃信巫事、鬼事法师伊凡,所以倒是便宜收到了不少“路引”。“路引”是陕南这边道士做法,超度亡灵用的“通关文书”,由当地的阴阳先生在花梨木或枣木上雕上龙纹、阳字,填上死者姓名,在办斋坛道场时,烧掉即可,意思是给亡者引路。这东西在当地不值钱,好多人家甚至当柴禾烧,小胖弄到北京,转手一卖,每个都卖到几千块,所以这一趟油水不少,心情大好,于是租了一个院子住,每天好酒好菜,请房东喝酒。关于龙鳞和龙骨,就是这么聊天聊出来的。
小胖当时喝高了,一顿海聊,聊到陕西这地方古代是十三朝古都,鼎鼎大名,到了近代可就不行了,匪患、狼患、大旱,盗墓猖獗,所以形成了独特的民风,一波接一波过来洗劫,除了那滚滚黄烟的黄土高坡外,也剩不下什么了。那老汉却冷笑了,指正小胖说的是陕北,可不是他们陕南。小胖则乐了,说陕北、陕南还不都是陕西,这还有啥区别?
那老汉只是冷哼一声,闷着头喝酒,并不解释。小胖闲着也是闲着,索性陪他一阵猛喝,不停套他的话,最后竟然套出来了一个惊天故事丛林雇佣兵。那老汉说,他祖上是陕北人,那边是黄土高坡,十年九旱,所以每年求雨抗旱就是村民的头等大事。别的地方求雨,也就是修龙王庙、挖水渠、放社戏秋色之空漫画,陕北不同,他们觉得久旱就是有东西在作怪,要打旱魃,杀旱鬼,打龙王。那一年,从开春开始就没下过一滴雨,夏粮绝收,秋粮根本没法下种,那地里晒的像石头,捏碎了全是粉末,乡亲们把那些拿手的法子,打旱魃,杀旱鬼李依芮,打龙王,全用了遍,根本没用。
这时候,村里的瞎子就提出了一个邪法,一个残忍至极的民间法术,也引起了一件诡异之极的怪事。那邪法是找一些黑狗,这狗要浑身一色黑,但是四个梯子要是雪白的,这叫黑蹄踏雪。说这黑狗是通灵的,四蹄踏雪可以在阴阳间来去自由,最有灵性。
然后呢,在打谷场上建一个高高的祭坛,把这些狗拴上四蹄,牢牢绑在那祭坛上,而且将那狗头固定住,把眼皮割开,让它眼睛一眨不眨地死死盯住毒辣的太阳。这样,黑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太阳把眼睛晒瞎、晒化,最后身子变成一堆肉干,凄厉惨死。那狗被这太阳活活晒死,会在临死前将它最恶毒的诅咒送给太阳,这太阳受到诅咒,过不了多久就会隐进云里,那大雨才会落下。
结果这黑狗死了一条又一条,最后全市捉狗,终于凑足了七七四十九条后,那天地终于变色,乌云大作,暴雨倾盆,一个闪电将祭坛给劈倒,接着玉米粒大的雨点就狠狠砸了下来。大雨终于落下,大家才松了一口气,都敲着脸盆在大雨里狂欢。
这时候,大家就看见天上血红一片,一个雷接着一个雷,没头没脑打过去,雷电中有一个通红的火球,摇头摆尾,挣扎着想上天,但是那雷电一下赛过一下,最后终于被打了下来,摔在了山坡上。
有胆子大的人摸过去看了看,发现那物浑身血红,像一条大长虫,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瞎子被人扶了过去,听着大家的描述,慨然说,金翅金鳞,蛇身马头,鹿角鹰爪,火红的身子,这定然是一头赤龙不假!
他判断,咱们陕西今年大旱,定然是这头赤龙作怪!幸好老道我做了通天大法,派了四十九只黑狗哭天,这黑狗哭天,怨气冲天,老天爷都害怕,所以就把这赤龙丢下来抵命了!大家听说这天下掉下来一头龙,吓得纷纷叩拜,那瞎子却说:大家不用怕!这可是百年不遇的神物!
你们可知道,这《封神榜》上,姜太史玉璇言:"龙堆之下,掘地数尺,有龙肉充牣其中,任人割取一个难忘的人,但勿言'龙'字。或言'此龙肉也',则霹雳震作,击人而死。"
据说,神相姜太公就是吃了此物之肉,才活了整整八百岁!大家听他这么说,一个个都兴奋起来,说既然姜太公就是吃了龙肉才活了八百岁,我们今天也学学他老人家,也跟着吃一口作神仙了!说完,众人便潮水般朝那小龙蜂拥而至,一片声嚷嚷着要吃龙肉。那瞎子急在旁边大喊,让大家吃便吃,千万不要乱喊,要让天上潜伏的真龙听见了,必然要降下来灾难不可!
那众人早就红了眼,哪里还有人肯听他的,撕扯起那坚硬无比龙肉便胡乱塞进嘴里,那挤不进去的,更是嗷嗷大声起来。这时候,那九天之上的天雷就打下来了,那轰隆轰隆的雷就卷着闪电一个个在天空中翻滚着,只是没有一个雨点。
那瞎子先前还一声又一声的喊着,不要喊,不要喊!
见没有人听,自己便哭拜在地上,后悔着自己不该让人吃这龙肉,现在上天就要降罪惩罚他了!
那雷声越来越密,那吃了龙肉的人就浑身燥热起来,一个个拔掉了身上的衣服,就看见他们身上遍体通红,仿佛火烧一般,五脏六腑都看的清清楚楚。几个人赤身在江面上疯跑起来,不多时,那身上的皮肉竟然变的透明起来,胸腔里的五脏六腑都看的清清楚楚,里面好似有一团烈火焚烧。老汉感慨说,当时他太爷爷就在跟前,虽然也想抢一块龙肉吃,但是没挤进去,结果倒是捡了一条性命。
那些吃了龙肉的人疯狂叫着,撕扯着自己的头发,那头发就一团团往下掉,接着就摔倒在地上,身体抽搐,那头发、耳朵都往外冒烟,最后身体就笼罩在一团火里,给烧成了灰。最后,他太爷爷捡了几块龙鳞、龙骨,冒着大雨连夜逃到了外省。后来听说,陕西后来遭遇了罕见大旱灾,颗粒无收,发生了人吃人的惨剧。
他太爷爷后来虽然又迁回到陕南,但是也给后人立下誓言,有生之年,万万不可再去陕北。说到兴头,他带小胖看了他太爷爷留下的龙鳞、龙骨,说这可是好东西,有这些东西在,他们家别说老鼠,连苍蝇都不飞进来一只。
小胖当然看直了眼,当时便掏出身上所有的钱,费尽唇舌,好歹才买回来一片龙鳞,一块龙骨。他给我感慨:这东西啊,我一放在手里,就觉得和我的心连在一起了!之前有个老外,出了天价想买,我直接给丫撵滚蛋了!咱们中国人毕竟是龙的传人,还能把祖宗给卖了!小胖小脸红扑扑的,一脸骄傲。
回去后,我查了一下资料,一九二八年,陕西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旱灾,整整三年没有下雨,颗粒无收,"地无余湿,屋鲜尽藏,赤地千里,万井封锁无烟",。"足迹所至,十室九空,遍地哀鸿,奄奄垂毙",最后发生了震惊世人的食人案……
我在想,那条赤龙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是否,它原本想用自己的血肉来化解这场百年不遇的大灾难呢?那三年大旱,以及后面发展的人食人事件,是否又是它对人类的报复呢?呜呼,举头三尺有神明,做人做事可不慎乎?
#下面讲第三个故事,关于一只巨鼋的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大龟壳。这不是普通的龟壳,是一只巨大的白龟壳子,足足有小半间屋子那么大惊世情仇,上面雕刻满了古怪符号,甲壳边缘锁着一截大铜链子,龟甲摸起来非常光滑、厚重,像一块很有质感的古玉。按说一个大龟壳,虽然非常大,上面也有甲骨文,也算不得十分稀罕。
之所以讲它,是因为它涉及到一桩秘事,那就是:长生。
长生啊,这是古人,尤其是帝王一直苦苦追求的东西,虽然渺无踪迹,但是也有迹可循,这个迹,就在这个大龟壳上。
那是小胖在潘家园做古董商人的第十个年头,经过那么多年的打拼,尤其是昆仑尸胎(这个故事见我其他回答)的加持,他终于有了一些积累,在潘家园盘下了一个铺子,不需要那么拼命了。
有钱又有见识,他也开始天南海北收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像什么海螺化石、嘎巴拉密宗器具,镇河的铜犀等,这个大白龟壳,就是他这时候收集到的。他说,这东西叫鼋,是世界上最大的龟,能活上千年,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古代时,达官贵人喜欢养这东西,《红楼梦》里贾府就养了一只,养在池子里。古书上说它,“小者似席,大亦成山,翻云覆雨,无所不能。”《西游记》里驮唐僧师徒过河的,就是这巨鼋。
目前,苏州西园寺还养着两只巨鼋,一大一小,是明代时期放生的,至今还活着范争一,有桌面那么大,差不多活了五百多年。当然了,那两只比他那个大龟壳,还是要小了很多。(听说刚死了一只,只剩下一只了,我过几天去西园寺确认一下。)
我当然要问他,这个大白龟壳的来历,问他为什么这龟壳是白色的,那些甲骨文又是什么意思?他说,这东西是从得自无锡太湖。太湖有个小岛,叫做鼋头渚,就是说古代太湖有许多巨鼋,只是后来渐渐消失了。当时,他手下一个伙计路过无锡,发现有村民在太湖边上支了一个木架子,上面绑了一个巨白龟,下面堆满了干柴、稻草一类的东西,要烧死它。那伙计见这白龟甚大,身上又雕满了文字,知道它不是凡品,赶紧去阻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村民说,他们烧死这只巨龟也是没办法。因为这个巨龟成精了,老是害人,它要是不死,恐怕全村人都要遭劫难。说是最近几年来,他们村子出了妖邪,老是稀奇古怪地死人。而且那死的样子还古怪,要么就是在床上被水溺死,就是被活生生吓死,而且每年都有几个,这不是出邪是什么?而且就在前几天,有一个七岁的孩子晚上在家好好睡着觉,突然就失踪了,估计就是被妖怪给捉了去!
后来,他们就凑钱请了一个大师来捉妖。那大师拿着罗盘算来算去,就说那怪物肯定出自水里,然后在村子里走来走去,就走到了一座水潭边,说那怪物定然藏在水潭里。这水潭本来是连着太湖,大家也就修了一道大坝,将它与湖水隔开,然后弄了几台柴油机,开始没日没夜往下抽水。说来也怪了,这水越抽,那水潭的水却越满,到后来,竟然从水潭往外喷水,大水没过了河堤,就要淹到村子里了。那大师就慌了,说,快别抽了,快别抽了!估计这水潭底下连着太湖呢!再抽的话龙王爷发怒,就要发大水淹了整个村子了!
村民们一听,赶紧停了抽水机,这说起来也怪,这抽水机一停,那井里向外喷的大水也慢慢停下来了。那大师说,还不多谢龙王爷爷开恩,赶紧磕头,磕头!村民们就稀哩糊涂的对着那古井磕头,磕着磕着,那古井中就出来了一个水缸般大的白龟,身上驮着一个小孩的尸体。大家凑上去一看,那正是前几天掉进井里的那个孩子!俺们村长就傻眼了,问那个大师:大仙,你给俺们算算,这白王八到底是凶是吉呢?大仙脸色大变:白龟驮尸,这可是赫赫有名的上古异相——
那大师掐指一算,说,这个白龟是百年不遇的凶煞之物,伏在这太湖下上千年,已经修炼成精了!这些年来你们村子发生的祸事,皆是因它而起,这邪物若是不除,只怕这村子早晚不保!所以村长才召集了村里人,将那大白龟架在湖边,打算烧死它,以绝后患。但是说来也怪了,他们已经点了几次火了,那柴河像是被水阴湿了,怎么也点不着。就算是点找了,也是着一下就灭,估计还得泼点儿汽油才行!那伙计听他这么一说,赶紧劝他,说都说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这大龟长了那么大,估计早就有了灵性!而这巨龟都是龙王的儿子,他们这样公然在太湖杀龟夏树唯,恐怕才是要恶了龙王爷,搞不好要发大水灭了你们村子呢!
那些村民老点不着火,其实也犯怵,有人就说,那白龟确实是驮着孩子的尸体上来了,但是也不能代表孩子就是它杀的。说不准是它见到孩子淹死在水潭里,好心将尸体给背上来了呢!伙计看着势头不错,在旁边敲着边鼓,说自己是外乡手药材的,看那大白龟的壳子正好入药,想把它给收走,拿到北京做药材,这样这妖孽就不能再危害村子了!那大仙屡次点火不着,眼看着村民要弹压不住,也赶紧做了顺手推舟。他说,天意啊,天意啊!我刚算到这妖孽不改遇活而死,而是远走他方,看来,就是这位施主的缘分了!那村民听他这样说,千恩万谢,不仅一个子没要,还套车送他去了车站!
只可惜啊厨师烧烤店,这大白龟一离开太湖就犯冲,一直不吃不喝,眼睛流血而死了傅延龄。我也感慨,说这东西简直就是活文物啊,要是它还活着就好了,可以捐给北海公园,以后划船时还能看看它!小胖也感慨,说这就是命啊,不过这巨鼋活了那么久,应该也是命数到了,自己不愿意活了,要不然就它这个个头,要是挣扎着回太湖,谁能拦得住?我问他,那它背上的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小胖说,大龟死掉后,他带着大龟去法源寺请老和尚看了看,做了场法事,然后埋葬了龟肉,留下了大龟壳子。他也请了不少专家来看,结果都没人看得出来。
好多专家直摇头,说甲骨文虽然大多是商代留下的,但是并非商代特有,可以说早在商代之前就存在了,最初是作为占卜结果记录的,所以玄奥诡异,并不那么容易破解的。后来,有一个早就金盆洗手的老前辈也过来,仔细看了那龟壳,才说出了一些门道。那老前辈虽然辈分极高,但是并不受人待见,他是做偏门生意起家的。他发家龚韦华,是靠在京郊乱坟岗子里扒人骨头,用人腿骨打磨成筷子,伪装成象牙筷子卖!象牙有些发黄,但是人骨头做出来的筷子,又结实、又白亮,看起来要比那真正的象牙筷子还好,倒是比象牙筷子还好卖,现在好多大户人家使的还是人骨筷子呢!
后来,马王堆汉墓火了后,他又去走私干尸,专卖给欧美;还往南洋贩过蛊虫,给降头师提供死胎儿,反正什么赚钱做什么,让小胖也很不齿。但是这老头确实对这些邪门歪道的东西很懂,也就他说出来了这个白龟壳的来历。他说,传说在秦始皇即位后,东海一个渔民在海滩上发现了一个小山一样大的白龟壳。那个白色龟壳不仅巨大,龟壳上还雕刻了好多鬼画符,非常怪异。那渔民不敢隐瞒,赶紧将此物进贡给了秦始皇。秦始皇将龟壳上的文字拓下,令满朝文武破解,后来终于找到了一个异士,叫做曹文公财神卡盟,此人惯会破译这些古怪文字。秦始皇另他带领数百儒生潜心研究,经他数月研究,终于搞出了拓本。秦始皇看了那拓本之后,大吃一惊,为了保守住这个秘密,不惜将那曹文公连同几百个儒生统统杀害,又怕儒生秘密将此事记下了,甚至下令焚毁天下的书籍。这就是后人所传说的秦始皇焚书坑儒的真相。小胖当然要问他,那白龟壳上写的到底是啥字呢?
老家伙淡淡地说了两个字:成仙。他说,那拓本上记录了上古时期的一个朝代,这个朝代的创始人叫做伏羲,一共活了一万零八千岁。这只巨大的白鼋,正是伏羲亲手喂养的。白鼋死后,伏羲就让人把朝代的历史雕刻在了乌龟上,就是这些文字了。小胖才恍然大悟,这个伏羲竟然活了一万零八千岁佐藤堇,难怪秦始皇会相信在那东海之滨会有长生不老药,还要大费周章派人去找呢!小胖又问他:那我这个白鼋甲壳上雕的又是什么呢?那老头子就摇摇头,说这就不知道了,毕竟已经没有人再懂这些文字了。临走前,老头子提出,想拓一些龟壳上的文字,如果遇到了有缘人,说不准还能破解。小胖也留了个心眼,只让他拓了一半,说如果他破译了这一半,就来找他拿另外一半。小胖感慨,这都七八年过去了,老家伙还没来,应该是还没有破译成功吧!
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不错,请别忘了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生活不易,您的转发,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往期回顾·
点击图片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