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城嫁给这种男人你会被宠爱一生!你找对了吗--紫薇书殿


嫁给这种男人你会被宠爱一生!你找对了吗?-紫薇书殿


“不,不汤美玉,别这样……你是谁,别碰那里……求你,啊……我会怀孕的!不!” 伴随一声尖叫,林芷苒从床上猛地坐起来,又是一身冷汗。 这个噩梦,已经伴随她整整四年了! “妈咪……” 一个粉嘟嘟的小家伙爬到芷苒的怀里,带着哭腔说:“妈咪,你又吓坏宝宝了!” 林芷苒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萱萱乖,妈咪又做噩梦了……你快点睡吧,妈咪抱着你。” 萱萱趴在妈咪的怀里,还是有点不放心。 “妈咪,那我睡了你再做噩梦怎么办!要是那个男的再来欺负你,你就咬他鼻子!”小萱萱厉害的狠,这一点是真的不随芷苒。 “别瞎说了,快点睡。”林芷苒不愿和女儿过多的讨论梦中的男人,可等女儿闭上眼睛,她又情不自禁的回想起梦境中真实强烈的感觉。男人浓重的喘息似乎就在耳边,但是明明李豁子再婚,已过去四年…… 第二天,早晨八点。 林芷苒准时出现在白家豪宅的门口,管家已经在清点这次清洁工的人数了。 林芷苒生怕自己表现的不好会被管家开掉,身子站的笔直,眼睛死死的盯着管家手中的花名册。 “许美琴、王莹莹、罗丽、卢颖……” 管家一口气把人名点完,林芷苒的心都凉了。 “管家大人,我的名字呢?我叫林芷苒,我已经做过两次临时清洁工了……之前花园和蓄水池的打扫我都参加过……我不怕吃苦,只要给我工作我都会做的很好。” 林芷苒拼命的和管家推荐自己,毕竟白家的工资给的可是别家雇佣钟点工的两倍。齐楚嫣 管家看看林芷苒,不紧不慢的说:“你另有用途。” 林芷苒一愣,眨巴眨巴清澈的眼睛不解的望着管家:“那,我还能做什么?我是学宠物饲养的……” “去去!” 管家瞪了一眼林芷苒,压低声音说:“你快点给我闭嘴!今天小少爷的保姆辞职了,你就来照顾小少爷,我临时找不到人,看你谦逊有礼给你个机会。” “啊?”林芷苒万万没想到天上掉馅饼了。 “那,一天多少钱?能做几天?”她关心的是工资,下个月九号是萱萱的生日,如果可以的话她想带女儿去吃顿好的。 “一个月八千,但是前提是你要让小少爷喜欢。我丑话和你说在前面,少总裁对小少爷那是极为疼惜。小少爷若是哭上一声,你这工作立马就没了!” 八千!八千!八千戴欣明! 林芷苒完全没有听到管家后来再说什么,心中默默念的只有“八千!” 管家冷笑着走在前面:“你不用算计钱的事,不出意外,你只能做一天!不过你放心,就算只有一天,我也会给你钱的。” 林芷苒一听,急忙说:“怎么会是一天呢!你放心,哄小孩我最拿手了!我也有一个小宝宝……我一定会做长期的。” 偌大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弧形的落地窗前,白天袭身着剪裁得体的手工西装,威严而立,身后的人全都面面相觑,不敢大声喘息。 “你们是不是都想卷铺盖走人了!” 低沉的声音犹如从地狱传来,所有人都打了个由衷的冷战。 经过美国SAG秘书总部培训的金牌文秘薛勇向前一步,鞠躬开口道:“少总,您别生气,保姆的事……真的有些难度。小少爷对味道敏感,前来面试的所有保姆都必须过了少爷鼻子这一关……少爷说,她们身上都有他不喜欢的味道!” “有难度又怎样?难道说就不找保姆照顾我儿子了吗?” 白天袭气的眼珠子瞪圆,绝美如撒旦般的容颜都有些扭曲了! “少总,我们会继续努力!” …… 办公室电话突然兴奋的响起,薛勇急忙弯腰去接。下一秒,他像中了乐透般的激动,握着电话看着白天袭,结结巴巴的说:“少……少总,管家说,今天……小少爷没哭,还很喜欢这个新保姆!” 白天袭脸上出现一抹久违的笑意,随机告诉薛勇,取消今天的会议和形成安排,他要回家见见这个保姆! 白家书房。 林芷苒正卖力的给白家小少爷读财经杂志!因为枯燥无味,她已经感觉胸闷气短了。 上帝,小孩子不是都喜欢三只熊的故事吗! 只见白家的小少爷身穿一套淡灰色的名贵背带礼服,扎着黑色的金丝领结,抱着奶瓶,晃悠着两条小短腿正听的津津有味。 “你真的听得懂吗?” 林芷苒实在念不下去了,她放下财经杂志,指着对面的儿童读物说:“小少爷,那边更有趣。” “那你去看吧。我允许你休息一下。” 小家伙张开双臂,让林芷苒把他从椅子上抱下来。一本正经的对楼下的阿姨喊了一声:“给我准备一杯柠檬茶,我要给阿姨润润嗓子。” “谢谢。”林芷苒真的觉的自己口干舌燥了。 她疑惑的看着这个气质和年龄极为不符的白家小少爷,这孩子长的实在标致,粉嫩的小脸带着一股由内而外的严肃劲儿铁哥们助手,即便他只是个四岁的宝宝,周围人也不敢轻易挑衅他的威严。 不过,在芷苒看来,这小脸虽然有点苍白,却弹性十足,她忍不住想捏捏看。 “啊,你竟然调戏我!” 白家小少爷忽而用了一个很不合适的词语,吓得林芷苒赶忙松开他木鱼馄饨。 “别胡说,我这是喜欢你。” “喜欢也不能捏我的脸。”小少爷义正言辞的说:“我爹地说了,白家的男人都肩负重任。我的脸岂能是随便给捏扁的。” “好啦!好啦!我不捏你了!” 林芷苒看着他说话有板有眼的样子就心生喜欢,忍不住问道:“那,尊贵的白家小男人,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叫白无痕。” 一个磁性的男中音忽而从身后传来,林芷苒急忙转身,却看到一个帅到惊为天人的男子手里端着一杯柠檬茶。 画面太美不敢看! 林芷苒不好意思的接过柠檬茶,喝了一口:“原来白家还有男佣啊!” “这是我爹地!” 白无痕仰着头,纠正了林芷苒的错误。 爹地?那不就是白氏总裁白天袭吗? “啊!噗……”一时之间,她没控制住自己的惊愕,一口柠檬茶喷在白天袭名贵的手工西装上! “对不起,对不起!”林芷苒恨不能抽自己几个嘴巴,急忙半跪在地上,用手去给白天袭擦拭西装,谁料想一不小心,手又碰到了不该碰的位置,瞬间满屋子都是大写的尴尬! 白天袭紧皱眉头,抱起儿子,表情严肃冷漠的转身离去。 尽管白无痕越过爹地的肩膀,给芷苒比了一个OK的手势,但是林芷苒还是为自己当菜唐突的尴尬感觉无限懊恼。 要知道,若是因为刚才的尴尬丢失了这份工作,她可是连最鬼也不会原谅自己。 本想着明天来好好表现,却不想还没走出客厅,管家忽而喊住了她:“林芷苒,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你被开除了!” “啊,小少爷今天没哭……” 管家冷冷的看着她:“小少爷喜欢你,但是欧小姐讨厌你。所以你一样得滚!” “欧小姐,我今天压根就没见过什么欧小姐……” 林芷苒感觉特别的委屈,管家审视着她快哭的表情,了解她是特别在乎这份工作的。 “那,你去欧小姐房间找欧小姐认个错吧!欧小姐若是高兴了,你就可以留下来!” 林芷苒虽然没错,却也了解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为了这份工作,她势必要和这个找茬的欧小姐说几句好话了。 就这样跟着管家到了欧小姐的房间门口,管家停步,在外面守着。林芷苒一个人敲门进去,人都还没站稳,就被突然飞起来的一皮靴狠狠的踹倒在冰凉的地板上。 “啊!” 林芷苒被踹的仰面朝天,腿长一米二的欧雪倩在林芷苒的脸上,晃了晃自己的脚踝。这是一个眼神中都带着杀气冷艳的女子…… “不要脸的东西!”欧雪倩狠狠的骂道,扯过林芷苒的胳膊,用力的将她撕扯起来。林芷苒被踹的措不及防,捂着腹部痛苦的开口问道:“欧小姐,我可曾得罪过你?” 欧雪倩并不回答,而是用两根手指勾起了林芷苒的下巴,愤怒的端详她生的好看的小脸! “长的这么俊,还用得着当保姆?说吧,你是谁家的千金?想靠自己的几分狐媚相貌勾引总裁对不对?” 劈头盖脑的侮辱让林芷苒一时之间上不来气于源春。 “欧小姐,我和白总裁素不相识,我为什么要勾引他。” “你竟然敢顶嘴!”欧雪倩一把扯过芷苒的长发,缠绕在手中,狠狠的往后一拽。林芷苒力气哪有从小就练习跆拳道的欧雪倩大,只能被迫的仰着脸…… “啪啪啪,啪啪啪”接连六七个响亮的嘴巴落在林芷苒的脸上,她躲闪不及,被打的满脸通红,火辣辣的疼! 打过瘾了,欧雪倩这才松开手,转身道:“管家说你是已婚已育,但是我不相信。你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有孩子……好,如果你想在这里继续工作下去箭定天下,就证明给我看你生过孩子!否则,你休想再干一天!” 林芷苒好像明白了,这个对自己拳脚相加的欧小姐是不放心白总裁的身边有年轻未婚女孩啊! “欧小姐,这个怎么证明。要不我明天回去把我女儿的出生证拿给你看看。”林芷苒为了这份工作,受尽凌辱也不愿退缩。 不想欧雪倩竟然一挥手,叫来了三四个女佣,几人都是三十出头,身材臃肿肥胖。力气极大!林芷苒整个人就被她们狠狠的按在地上…… “干什么!放开我!” 几个女人开始扒开林芷苒的牛仔裤,莫大的耻辱让她失声痛哭。 欧雪倩站在一边,冷冷的看着骂道:“你哭个头啊!都是女的看看怎么了……你有是生过孩子,就可以继续做!” 林芷苒哭喊着说不要做了,她真的受不住这样的耻辱了,但是几个女佣还不肯放过她,齐心协力撤掉林芷苒的小裤,掰开她的腿…… “欧小姐,确实生过,下面有侧切的痕迹。” 一个女佣仔细检查,认真的和欧雪倩汇报冯玉祥墓!看得出,她们绝非第一次帮欧雪倩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好,既然是生活孩子的货色,天袭嫌弃还来不及,你可以继续留下。”欧雪倩犹如女王般的高高在上,不顾林芷苒那一脸羞辱的泪水,从她的身边了冷漠高傲的离去。 “怎么可以这样对别人!”林芷苒愤怒的握起粉拳梅契尼科夫,牙关紧咬的一个人穿好衣服。若不是为了养活年幼的女儿,她死也不愿继续呆在这个鬼地方工作了。 管家似乎早已经明了一切,留在门口等着嘱咐林芷苒几句话。 “习惯就好。通过了欧小姐的验身,你就可以继续留在这工作了。但是我劝你还是尽量和白总裁保持距离,否则……” “我会据而远之。” 林芷苒说完,捂着脸飞快的跑掉了。心中的耻辱让她心情坏到极点,幸而一回家就有奶香暖心的小萱萱热情欢迎她。让她即刻拜托了心中的惆怅,一下子抱起眼前这个呆萌呆萌的小东西。 “妈咪,我好想你啊!”萱萱被一个人留在家里,显然有点小委屈,但是她很懂事,知道自己若是哭闹妈咪就会不放心。就没有办法出去工作了…… 那样的话,她和妈咪就会生活的很辛苦。 “妈咪,萱萱今天很乖,一点都不怕。”萱萱假装坚强,小手却紧紧的抱着林芷苒的脖子。 “萱萱……你是不是害怕了?”林芷苒感觉有点不对劲,看着萱萱眼睛通红,就晓得她一定汹涌的大哭过。 “我没有哭。” 萱萱晃头,飞快的跑去小桌子上,拿来一个有点干巴的橘子,举着给林芷苒看:“妈咪,这是房东爷爷给你,我不舍得吃,给妈妈吃。” 瞬间,林芷苒泪崩了。 “萱萱乖,妈妈找到工作了,咱们今晚改善一下伙食,妈咪给你做牛肉面好不好。” “好啊好啊,萱萱最喜欢吃牛肉面了!” 十分钟之后! 两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才刚刚端上母女倆的小桌子,几个身高马大,描龙画凤家伙就气势骇人的冲了进来,二话不说拿起屋子里仅有的暖水瓶和洗脸盆摔的粉碎张超娄艺潇。 萱萱吓得大哭,林芷苒紧抱着孩子,脸色苍白。 “有钱吃面,没钱还给我们吗?你这女人还真是够馋的!”为首的那个胖子已经来过很多次,萱萱视他为魔鬼,只要一说胖子来了,立马大哭。 “我真的没有钱,拜托你高抬贵手,别吓坏孩子。”林芷苒含着眼泪哀求。 “我们也不想来,但是沈廷那小子跑了,当初压下的高利贷,可是你们两个人的名字,他跑了,我们就只能找你要!” “我们也不想来,但是沈廷那小子跑了,当初压下的高利贷,可是你们两个人的名字,他跑了,我们就只能找你要!”胖子冷冷的盯着林芷苒,突然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小妞,我也知道你一个人养活个娃子不容易,要不,你打扮打扮龙魂武士,装个雏儿跟我们走一趟……你这小模样要是跟那些款儿爷好上了,多少钱还不是一张嘴的事。” “对呀对呀!长的俊来钱快!” “哈哈哈,看着就是个拿钱的主!” …… 男人们放肆的笑了起来,林芷苒倔强的皱起眉头,咬着嘴唇。 “我求你们给我一些时间,我打工赚钱,我不会抵赖的……”林芷苒已经不想再提起沈廷这个人渣,当初自己痴情一片,帮他抵押贷款林润娥,现在他逃之夭夭,自己和萱萱被追债多年…… 胖子火了! “死穷死穷的你还嘴硬,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跟我们走,这娃我们就带走卖了!虽然是个女娃,但是十几万也还是有的卖的!” 胖子的话让林芷苒浑身一个哆嗦,她猛地想起当年刚刚出生几分钟的小儿子被强行抱走的场景…… “不,我绝对不能再失去女儿!” “那就乖乖的跟我们走!”胖子看林芷苒护女心切,故意上前一步抢过萱萱就假装要带走,萱萱挥舞着小手,惊吓凄惨的哭了起来! “放下我的孩子,我跟你们走!”林芷苒含泪夺回自己的女儿,拜托房东爷爷先帮忙照顾孩子,萱萱虽小却也知道事情不对劲,死死的拽住林芷苒不放开,林芷苒告诉萱萱妈妈只是晚上也出去上班,明天一早还会回来。 …… HV夜总会,歌舞升平。 林芷苒被换上一身黑色紧身抹胸短裙,白皙的肌肤在黑色紧身裙的映衬下,更显细嫩。一个身材臃肿打扮妖娆的女的,自称姚姐,一边给林芷苒拉直头发一边喜悦的说:“你三生有幸,能伺候白总,要不是看你是个雏儿,哼……我都懒得带你去!” 胖子在旁边一个劲的说:“就是就是,多亏姚姐介绍……姚姐,等下白总给的钱,有你的大红包!” “呵呵,算你有良心何佩琪。姑娘,你也记住了,白总只要女孩的第一次,你可千万别做梦攀高枝,一次就够你过一辈子的了。好了,去吧!” 一番打扮,林芷苒青春中透着让人心里痒痒的妩媚。胖子跟在她的身后直流口水,一个劲的捉摸着等白总完事,自己也沾沾荤腥。 黑暗的总统套房,仿佛几个世纪都没有开灯。 林芷苒噙着泪水,颤抖的抬起手臂。多年前的那个晚上,她也是这样敲开了那艘度假游轮上的至尊房间,就此贞.操不再。她甚至没看清楚对方的模样,珍贵的初夜就被残忍夺走,没有一句温柔,没有一点怜惜。 几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的男友沈廷力挺林芷苒生下肚子里的孩子,说什么不想害命,说自己会当亲生骨肉一样对待,到头来,却只是为了卖掉孩子。想起种种无情的往事,她感觉眼前一黑。 “既然来了,还在门口墨迹什么?我从不强人所难,如果不想进来,马上滚!” 里面传来冰冷却有点熟悉的声音。林芷苒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只得狠下心告诉自己,如果不想被卖做小姐,就只能陪这个愿出天价的神秘总裁一晚。 “我愿意。” 她羞耻的开口,连声音都在颤抖。 黑暗中,她努力的让自己的视觉适应这地狱般模糊的光线。沙发上,似乎坐着一个人,透过窗口的凄白月光照在他的身上,犹如冷霜。 “过来。又一城” “哦!” 林芷苒再次感觉这个毫无温度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她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嫩白的膝盖因为紧张紧紧的并在一起。 “先生……” “坐上来。” “……” 林芷苒尴尬至极,虽然自己不是第一次,但是也没有丝毫对于男女之欢的经验。她暗自庆幸此刻房间一片漆黑,否则肯定羞红脸蛋,像只煮熟的虾子了。 不敢违背眼前金主的命令。她咬着嘴唇,强忍着心中的反感,努力的让自己的身体靠近黑暗中的男人。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猛地捏住她柔软的腰身,一个用力将她抱了起来,又按了下去! “啊……” 林芷苒惊呼出声,下一秒男子的手已经在她的身上上下其所。她不禁颤抖,下意识的耸起肩膀,死死的抓住人家的衬衣。 “你害怕么?”身子下面的男人声音低哑的张嘴问道。 “有点。”林芷苒紧张的声音只能憋在喉咙中黑立德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一种欢爱一定要在黑暗中无情的进行,在她天真的想象力,爱情应该实在海边,有阳光,有欢笑,还有深情的吻和美好的承诺。但是,那只是小美人鱼的梦想气泡…… 那双手容不得她分神,它们娴熟的解开林芷苒后背上的故意暴/露的口子,然后在她光滑纤柔的脊背上下摩挲。她猛地想起四年前的那个晚上,那个陌生的男人也是这样紧紧的抱住自己,享受她身体的光滑细腻…… “不要!”她下意识的从黑暗中男子的身上跳了起来,失控的大喊一声。 黑暗中,有比死还吓人的沉寂,下一秒,刺眼的白炽灯照的她睁不开眼睛…… “是你!”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