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的诗句婚然心动:首席老公别乱来-小说资源大全


婚然心动:首席老公别乱来-小说资源大全
婚然心动:首席老公别乱来

第1章误会
爱着一个人,好像那个人怎么伤害自己,还是会傻傻痴痴的爱着,早已不顾遍体鳞伤的自己,总还含着
泪为他们做嫁衣。
凌晨两点钟,晚风瑟瑟萧然,树影婆娑,一棵棵风中摇曳的洋槐叶飘零而落,影中好似鬼魅,呼啸
,不带一点情感的飘渺。
裴叶彤被南季尘大力的牵着回到那幢偌大的欧式别墅中,他的手指骨节泛白,骨头凸起处甚至还咔
嚓作响,残暴不带一丁点怜惜的捏着裴叶彤快要血液不流通的手腕,只感她自己一双小手冰而薄凉,冷
的即将没有知觉。她像一只傀儡娃娃邝晨风,垂着眼,面无表情,任由南季尘摆布李一舟,大脑空白如纸,似乎什么
也不知道了,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还有气,还活着,仅此而已。
“嘭--”的一声巨响,南季尘把豪华的门大力关上,仿若整座别墅都在震颤,吓了裴叶彤一哆嗦
,她看一眼南季尘,后脑对着自己,她甚至能透过他的后脑看到他此刻的愤然,那是他对她的不屑,裴
叶彤确定,南季尘现在是恨死了自己,他,恨不得此刻要掐死自己吧。
被带入客厅的一刹那,南季尘猛然间帅甩开裴叶彤冰凉的小手,换之以死死掐住她消瘦的下巴,太
柔弱了,仿佛一个用力,她就会碎骨分身,不复存在。
可是南季尘现在没空去顾及这个女人的感受,若是真的能把她掐死,他一定会这么做的!谁叫她,
毒妇心肠,对自己的亲姐姐都下得去手!
“呃……”裴叶彤吃痛的低喃一声,整个小脸儿都被南季尘无情的掐弄皱起来。苍白的面容突然多
了不协调的红润,那是因为男人的力气太大,将她脸颊上的血液瞬间燃烧,是害怕的红,被羞辱的红,
不敢面对他的红!眼睛被迫抬起,却也微微眯着,太难受了,她的下巴好疼,这男人,好狠……
“把你的脏手从我手腕上拿下去,知不知道我很厌恶你这表面清纯无辜骨子里却肮脏无耻的女人?
”南季尘一字一句说的清楚深刻,他不知,这一席话将眼前的女子狠狠的给伤了。
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只是个肮脏的人,呵呵,她还一直偏执迷信的以为这个男人会和家里的人不一
样,她以为他能像姐姐一样待她以温柔,可是一切都已经在不久前变了,姐姐恨极了自己,对她冷嘲热
讽,连他,也变了,变得……嫌弃自己生的多余……就只因为……她也爱上了他吗?原来,她一直活在
自己的梦里,没有谁待她真心好,她的存在是多余,是裴家的耻辱,是见不得光的印证。
裴叶彤闻言,小手像没了骨头一般顺着他的西装衣料滑落,手腕处还有南季尘刚刚因大力捏她而留
下的三道紫红印,有些轻微淤血,但她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最可悲的是,他已经说的很是明确有多么厌恶自己,而她,却还痴痴在心里念着,尘哥哥,彤彤喜
欢你,真的好喜欢……看他眼眸猩红,面庞几近狰狞,仿佛要将自己撕碎的样子,裴叶彤再也忍不住眼
泪的淤积,她喜欢他爱他,他却看待她如仇人,那是怎样的感受,她再也把持不住,几行清泪带着心碎
簌簌滑落,热泪在画出眼眶的瞬间失去了它原有的热度,就像她渐凉的心,而后纷扬洒在南继承掐着她
脸的手上,定落。
南季尘越发的不耐,深邃而猩红的眼眸几近爆发出火光,咬牙切齿地裴叶彤说:“我他妈说过了,
不要这样看着我,哭?你这女人有什么资格哭?你够狠啊广州益寿医院,推了你亲姐姐杀了我们的孩子,你究竟是不
是女人有没有心!?说!为什么那样做?梓瑶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把她从楼梯上推下来?给我说!”
他太激动了,以至于每问一次,手上的力度就要大上几分,裴叶彤觉得自己的脸真的要变形了,或许…
…已经变形了吧?
她头仰着难受,微微摇着脑袋否认,并艰难地说:“我……我没有推姐姐……真的……不是我……

听她的否认,南季尘简直真心想要杀了她,人在激狂的时候最听不得当事人的否认,他明明就看到
这个女人把裴梓瑶亲手推下了楼梯。他狞着笑:“还不承认?好,裴叶彤你够狠,今天开始,我就让你
过上痛不欲生的日子,不是很会耍心计吗?我看看你倒能撑到什么时候!”
南季尘突然松开裴叶彤苏茉尔,她一得到能够充分呼吸的氧气,赶忙拉住南季尘的胳膊,几乎怜悯的请求道:
“尘哥哥,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去推姐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姐姐就倒下去了……可是我真的
没有……我没有……”
彤彤悲戚的解释在南季尘的眼中成了多余的掩饰,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廉耻?所有人都看见当
时只有她们姐妹俩站在楼梯口处,梓瑶从楼梯上摔下去总不可能是自己故意的吧?而这个女人……也只
有这个女人,是最有可能有推梓瑶的动机,因为……
“是怕了么?”南季尘眯着危险的双眸冷冷地质问,“裴叶彤,你说你没有,谁能证明你没有?拿
出证据,或许我会去查清究竟。”南季尘做出一副所要证据的样子。
裴叶彤怔愣在那儿,无可多言,是啊,证据在哪里啊?谁能为她作证她的清白呢?可是尘哥哥,你
明明就知道根本没人能够为我作证,你却还……想着想着,她便心酸眼涩,自己活的真的好悲哀,连个
信她的人都没有。
“没有证据就不要说你是清白的,梓瑶在倒下去的时候只喊着你的名字高喊不要,全场人,都听着
呢……”他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冷。
彤彤的杏眸倏然睁大,这回,她真的没话说了。
“尘哥哥……是不是彤彤说什么你都不会再信?就算事实我是清白的,你也会为了姐姐……和你们
的孩子,把我打入地狱……可是尘哥哥,你不可以这样,不可以因为我也喜欢你就认定是我把姐姐推下
去的……”
南季尘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他上前一步,重新把裴叶彤的脖子狠狠掐住,没有一点怜香惜玉。
“裴叶彤!你究竟有没有心?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说你喜欢我?我南季尘的女人此生只有裴梓瑶
一个,你根本不配喜欢我!而我建邦16区,从今天开始,只会把你狠狠报复,你休想跟我谈感情!”他凶神恶煞
,恨不得一个用力就掐死这装可怜的女人。
裴叶彤被南季尘晃得有些晕,加上夜晚的风阴冷,她穿的又鲜少,单薄的身躯瑟瑟发抖,心亦是跟
着凉了,冷了,冰了……
南季尘再次松开裴叶彤后,她眼前一黑,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就晕倒了过去,再之后的事情她便一无
所知,脑袋昏昏沉沉地晕眩,全身冷的夸张,好像倒在了冰窖里,无法脱身。阴凉的梦里,裴叶彤仿佛
回到了小时候,她好像在这个梦中把之前活过来的二十年重新观看了一遍,在自己的梦里,她都那样卑
微无助,滚烫的热泪顺着眼角流下,经过侧脸,耳蜗,脖颈流淌,最终蒸发不见……
回忆……
六岁,裴叶彤在哭喊声中失去了妈妈,妈妈病死了,长期肺炎,母女两人本就拮据的生活再拿不出
多余的钱买药治病住医院,终于,在那个雪花纷飞的隆冬早晨,妈妈断了气息,从此,小彤彤失去母亲
,她哭的嘶声裂肺--
“哇呜--妈妈!妈妈--”小彤彤的小手拽着妈妈还余有温度却再也动不起来的双手,她使劲摇
晃,但妈妈却像睡着听不见似的不理会哭喊的她。
小彤彤红着小脸儿和小鼻子吭吭地抽泣,直到后边有个陌生的叔叔的声音对她说:“小姑娘,不哭
了,叔叔带你去找爸爸好不好?爸爸就在外边车子里等你呢。”
裴叶彤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她根本不认识这个叔叔,才不要跟他走,她小身子一个劲儿的往后挫,
挫到死去妈妈躺着的小床上,就是不肯跟那男人走。
男人见状,只好拨通了电话,没多久,又有另外一个男人进了屋子里。
小彤彤缩在床的一角,听见门被大声踹开的声音,终于反射性的一抬头,看见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
人,她还不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亲爸爸。
裴一龙没什么耐性,由其是对情人的女儿更没什么耐性,绷着脸走到小床前,一把将瘦弱的裴叶彤
抓起来,强制性的抱着她这个小奶娃娃,瞪了她一眼,冷冷地说:“你妈已经死了,再哭也没用,以后
叫我爸爸。”
彤彤眼眶中的泪水滴溜溜的打转,小嘴儿努着,被这个可怕的叔叔给吓到了,以至于她都不敢吱声
,这个叔叔,好凶……
裴一龙抱着孩子转身往门外走,临走前冷眼看了彤彤妈妈一眼,没有一丝柔情,好像跟这个死去的
女人从不曾有关系,更不像是他们之间有过一个孩子……
“后事速度办完,不用多复杂。”裴一龙对身边男人吩咐道。
“是,裴先生。”
彤彤不知道所谓的爸爸和眼前的叔叔在交流什么,她听不懂,但随着被裴一龙抱走的方向,离床上
的妈妈渐行渐远,终于小小的她还是懂得,她要离开妈妈了,但妈妈却没有任何挽留的动作,于是着急
地哭了出来。
“哇--妈妈……我要妈妈!!”小身子在裴一龙的怀中张牙舞爪,弄乱了贴身的西装。
“啪--”的一声,裴一龙扬起大手在裴叶彤的小屁股上揍了一巴掌,于是彤彤的小屁股后头火辣
辣的疼起来,更是增大了她哭泣的力度。
她一声高过一声的哭喊激怒了裴一龙,他大声呵斥:“哭什么哭?没出息的东西!”
彤彤被吓得不浅,一下子就噤了声,随之被带入了车里,裴一龙带着她,回家了。
第2章暗恋
裴叶彤永远忘不了初次踏入裴家的一刻,裴一龙拉着她的小手进了家门,她哭的红肿的眼睛胆怯地望向
坐在客厅的另一母女,只见身着华贵衣裳的贵妇人凌厉地盯着自己看,那眼神,简直是想把她射穿。
这个阿姨,好可怕……
年幼的彤彤想要寻求保护的依靠,她看着罗倩凶狠的样子不禁想要往裴一龙的腿后躲一躲,可是就
在此时,裴一龙不仅没有给小东西一点安慰,反而大手放下她的小手,并且迈开长腿往罗倩母女那边走
去。终然,靠近大门一边的裴叶彤孤零零地站在原地,接受罗倩不怀好意的“审视”友情的诗句。
她好害怕,心里想的都是妈妈温柔的样子,为什么爸爸突然要把自己带走,妈妈不是说爸爸去了远
方工作,或许很久很久不会出现了吗?
裴梓瑶就是在这个时候蹦跳着到彤彤身边的,她扎着两个羊角辫,穿带着蕾丝边的蓬蓬裙,活像个
小公主,她甜甜地笑开,问彤彤说:“你就是我的小妹妹吗?”
裴叶彤一脸茫然地望向裴梓瑶,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好奇地望着这个小姐姐诶。
裴梓瑶仍旧很开心地做着自我介绍:“我叫瑶瑶,你叫什么呀?”
彤彤面对这个温柔的小姐姐,顿时心生感激,小姐姐长的可真漂亮,还这么温柔,不像那个阿姨,
对自己充满着敌意……
她懦懦地回应:“我叫彤彤……”
“瑶瑶!”从她们身旁传来一声尖锐的厉吼,那是来自于罗倩的。
“妈妈……”裴梓瑶叫着。
“妈妈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羽毛笛子扇?她不是你妹妹,她没资格做你妹妹,以后不许跟她在一起玩儿,听
到没?”罗倩“教导”着裴梓瑶。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等下你季尘哥哥就要过来了,去和哥哥一起玩儿,不要理她。”罗倩揽着裴梓瑶
往一旁走去,根本没有顾及裴叶彤的感受。
裴叶彤站在原地,眼看着小姐姐被凶悍的阿姨带走,在这一刻她知道了,无论在哪里都会同从前一
样,别人会说她是个没爸爸的野种,妈妈是个病秧子,她注定了孤苦伶仃。即便现在一直盼望的爸爸出
现了,可是,她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温暖,她好难过红海魔影,妈妈,你在哪里,为什么不要彤彤了……
终于,她打转的泪水从眼眶中涌现,小脑袋耷拉着向下看,最后两行伤心的泪水滴落在打着补丁的
衣服上。
裴一龙看到彤彤无声的哭泣,竟也有一丝心软,但他对这个孩子石化的心却不会因此永远软化,这
个裴叶彤,本不该出现在这世界上的,是那个女人太自以为是,留着个累赘,最后他还要接受残局。
“倩儿,给这个孩子准备一间房,再添几件衣服。”裴一龙说道,路上的时候,他看到裴叶彤的小
手已经冻得有些红,这到底也是他的孩子,尽管名不正言不顺,但给她准备一间房和几件衣服,也算是
可以。
罗倩听后大怒:“还要给这个小杂种准备一间房和几件衣服?她身上不是有衣服穿么?家里哪有给
她准备的东西?难道要把咱们瑶瑶的衣服送她穿吗?还有房间,让她睡阁楼吧,反正楼上也是空着!”
裴一龙听后捏了捏眉心,可是对于让彤彤睡阁楼的事情,他也并没持反对意见,罗倩对裴叶彤的存
在已经和他闹了几天的脾气了,他不想争吵下去,因为自己对这个孩子也没太多好感妖精贵妃。
“叔叔,阿姨,我来找瑶瑶补习功课了。”突然多出来的声音把尴尬的氛围挑开。
这声音,来自裴叶彤的身后。
她转身,这是第一次看见南季尘,他比自己高出一头多,英俊的样子像个小绅士。
“季尘哥哥!”刚被带走的裴梓瑶在听到南季尘的声音后,连忙逃开了妈妈的怀抱奔向南季尘,季
尘哥哥终于来了!
“瑶瑶。”
裴梓瑶咯咯的笑,俨然已经忘记了刚来家中的彤彤。
“瑶瑶,这个是?”南季尘看向垂着脑袋的裴叶彤。
“这个……妈妈说,她是没人要的孩子……”
“没人要的孩子?”南季尘重复着。
终于,当裴叶彤听到之后再也不能忍受了,她委屈地对着裴梓瑶说:“我有妈妈……我有妈妈……
只是妈妈她……”话还未说完,她便已经哭的抽泣起来。
“陈妈!带这孩子去阁楼安置。”裴一龙对陈妈说,然后又改变冰冷的容颜成慈父和蔼地笑,对另
外两个孩子说:“瑶瑶,让季尘给你复习复习功课,复习完了就可以去玩儿了,快去吧。”
“哦,知道了爸爸。季尘哥哥,我们走吧。”裴梓瑶拉着南季尘,往一边走去。
南季尘嘴上应着梓瑶,眼睛却盯着裴叶彤看,这个小女孩儿穿的这么破旧,小脸儿蜡黄蜡黄的像是
营养不良,怎么会和裴家有上联系的。
接着,裴叶彤就被陈妈带进了陪伴她将近十四年的小阁楼,从六岁到如今的二十岁。
她的屋内设施很简陋,一张床,一直桌子,一张小小的衣柜,还有一扇能让她望向屋外世界的窗,仅此
而已。
六岁的那一年很快很快便过去了,裴叶彤在裴家慢慢长大,她从不多言,只在姐姐裴梓瑶偶尔闲下
来找她聊天的时候她才多几个笑容,多几句言词。而裴梓瑶与她聊的最多的,也就是南季尘了。
裴叶彤对于南季尘的感情有些暧昧不明,她不确定那是不是传说中的暗恋,她想她是喜欢南季尘的
,尽管他常和姐姐在一起,但好像每次,他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存在。就像家庭在每周末的游玩,南季尘
都不忘提上一句“让彤彤也跟着去吧。”
她从一开始的心生感激,到后来渐渐的羞涩,大概是在十八岁那年明确了这种感情,她知道,她是
真的真的喜欢上他了。然而,她也清楚,那是姐姐的,她要不来,更抢不来。在她心中,姐姐对她的恩
惠更是巨大,罗倩偶尔会对她动手,都是姐姐拦下来把自己护在身后,有新买来好几袋子的衣服,都分
给她好些,甚至有时她要像个佣人一样打扫整个裴家,都是梓瑶让她停手别干了,说她身子弱,这些活
根本不该干。
所以一直的一直,她都明确地告诉自己,南季尘只能是她心里一个憧憬,她可以偷偷爱着他,却绝
不能让他和姐姐发现。呆宝静
一切都在裴叶彤二十岁那年改变了性质。
裴叶彤二十岁那年,裴梓瑶二十二岁,裴家上下都在为姐姐二十二岁的生日宴忙碌不堪,彤彤知道
,在姐姐的生日宴上,爸爸就要宣布她和南季尘的婚讯了。
暗恋一个人,从几岁时就开始,每天向往着看到他简单一笑,她便可以开心上好几天赵丹军,连简单的表
白都没有过,就这样默默地以最近距离与之擦肩而过,是不是一件很悲伤很可笑的事。
裴叶彤坐在属于自己空间的小阁楼里静静坐着,小床挨着阁楼的飘窗,她蜷缩着身子偏头向外看,
天气晴朗,心情有些阴霾,尘哥哥,彤彤是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呢……
她已经二十岁了,虽然身子和外表在慢慢成熟长大,可有时候心智却还有些不成熟的单纯,或许是
童年时光过的太暗淡,所以彤彤喜欢假装想象有温暖的时光,她能够笑出来的时候,只有将自己闭关在
小阁楼里假装幻想一下有妈妈在的日子,偶尔小脸一红,那便是南季尘也出现在她幻象的梦中了。她多
希望妈妈还能健康的活着,给她柔暖的母爱,也多希望南季尘能像对待姐姐那样待着自己,会给一个霸
道的怀抱,会给一记让人沉醉的深吻。而实际上,生活只给她以无助和卑微,她什么也没有,仅仅孤身
一人存活。
遐想间,屋外传来佣人讽刺的声音:“我说二小姐,您是不是也该出来帮帮忙啊?大小姐的明天穿
用的礼裙、配饰都到了,您帮着过来拿一下呗?”
裴叶彤吸了吸酸涩微红的鼻子,深吸一气,使劲眨眨带有水雾的眸子,试图将那些该死的泪雾逼回
去,缓缓从床上走下来,轻轻打开了房门。
出门,就对上裴家一个佣人的冷眼,裴叶彤轻扫一下,终究什么也没多说,礼貌的绕过佣人,往楼
下走去。一直就习惯了的,这么多年,她早就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了,反正无论是谁于艳茹,都会觉得自己碍眼
又见不得光,家中上下,谁在背后小声的议论她都听得到,可是她能反抗什么呢,好像她只能顺从,没
地位如她,她知道,自己连对裴家佣人顶嘴的资格都没有。而这些佣人们一直觉得这位二小姐没脾气,
偶尔拿她当个出气筒,老爷和夫人也睁只眼闭只眼的不管,时间一长,二小姐自然就成了他们欺辱的对
象。
没关系,她在心中小声告诉自己,她不在意这些的,是自己生错了时候来错了家,真的没关系。
佣人在后看着裴叶彤小步迈开的身影,摆谱摆的很正的哼了一气,小声嘀咕着:“有什么可傲慢的
?不就是个小野种吗?”
裴叶彤假装听不到,继续往前走着。【未完待续……】
========================
未删减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