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可控硅南疆烈血情深,芳华如歌永恒!-张夏林音乐


南疆烈血情深,芳华如歌永恒!-张夏林音乐

当我回到昆明安宁家中打开电脑准备编写此微信公众号时,这三天马不停蹄的传奇经历,如同电影蒙太奇在脑海中迅速频闪,内心深处真是百感交集王世泉,不夸张形容可谓耳顺之年坐了一次人生的过山车然而值! 去年底《芳华》在国内公映时,我就注意到该片的主要场景是在云南蒙自拍摄的。蒙自市是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最著名的是过桥米线。红河州我并不陌生,曾经去过其元阳县、建水市还有弥勒市。因蒙自除了过桥米线闻名外,双向可控硅其它不太为人所知,所以几次都擦肩而过。为了寻踪《芳华》,我早早地就将蒙自天气锁定在手机屏幕,令人诧异是当云南大部分是艳阳高照时,蒙自却一直阴雨绵绵,未出现过48小时以上的晴天。天助我也,终于发现蒙自从1月16日起,有连续一周的晴天,于是我当机立断决定16号出发,好在蒙自距昆明不太远仅300公里,高速行车不到4小时,我与《芳华》之缘也从此开始。碧色寨寻踪

碧色寨位于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县的草坝镇。这里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早的的火车站之一,火车经这里北上可以到达昆明,南下可以直达越南。袁洁仪碧色寨车站占地约2平方公里至今仍在运营中。对研究滇越铁路和中国铁路发展史具有重要价值,小山村碧色寨是众多旅游者和摄影家们的绝好去处。  





云南十八怪中有一怪就是“铁路不通国内通国外”,碧色寨所处的是滇越铁路的中心地段,当年法国人有好几个选择修建火车站的地方,最终选择了这个依山傍水,景色秀丽如同电影画面的碧色寨。一百多年前,碧色寨已经成为欧洲巴黎咖啡馆内热议的话题。如今这里只有那口掉了指针的时钟依旧向世人证明自己是来自遥远的巴黎。









如同碧色寨车站建造犹如一个法国式浪漫玩笑一样,在火车所到之地,无不类外地沾染了法国气息。尽管碧色寨那些法式建筑的黄墙红瓦早已斑驳,半开着的百叶窗已无昔日的风姿胡雅菁,哥卢士酒吧已变成农家堆粮的仓库,网球场变成晒谷场……可是,那些红瓦、黄墙却依旧在风 中招眼。





这座现在仍然在使用着的小车站,每天迎送着来自滇越线上的列车,依然保留着当年的站房、机车房和部分铁轨。挡雨棚下的法国老钟,沿山而建的法国职工宿舍,铁路公安分局旧址等古老的遗迹仿佛向来访的记者们述说着当年的繁荣。蒙自是云南近代史上重要的对外贸易口岸,1889年到1910年海关开关是蒙自外贸的鼎盛时期。蒙自的繁荣引起了列强对云南筑路权的争夺,最终由法国人获得,并由1903年开始修筑滇越铁路。其中的滇段在蒙自境内的里程长59公里,1909年4月15日通车至碧色寨。




不知情的人以为是《芳华》带火了碧色寨,其实在此之前,碧色寨在国内外早已出名,准确说应该是冯小刚慕名碧色寨而来。当然,《芳华》的热播也进一步提升了碧色寨的知名度。芷村站一瞥




看了碧色寨的法式老火车站的第二天,又驱车23公里去看了《芳华》另一拍摄现场芷村站法尔梅。走进芷村火车站基伍树蝰,一棵百年香樟树茂盛地泛着青绿,树下几栋红瓦黄墙的法式小楼和六道交叉的米轨铁路,是这个曾经喧闹繁盛小镇的鲜活见证。芷村火车站现保留有六幢法式建筑,其中保留较为完好的是火车站站长室,旋转的木梯,法式特有的瓷砖地板(据说火烤后,瓷砖上的图案会消失)、壁炉等等。这些建筑均为当时修建滇越铁路的法国人建造。据当地人说,这六幢法式建筑地下还有防空洞互通,长约2公里。但多年来从没有人进去考评过。




实话实说,芷村站与碧色寨的丰富多彩相比,实在是兴味索然。车站模样与碧色寨站大同小异,因乏善可陈于是仅拍了几张照片就匆匆离开。不过,芷村当地的自然景色却堪称美丽怡然入木三分造句。烈士陵园缅怀

蒙自烈士陵园位于云南蒙自城南郊的小新寨水库东侧,始建于1979年,占地55836平方米小饰与洋子,园内建筑均采用中国古典园林式建筑。陵园大门为牌坊式结构,上方匾额“蒙自烈士陵园”为宋任穷同志所书,进入大门,正前方是悼念广场,广场上矗立着高13.5米的革命烈士纪念碑,碑上镌刻着的邓小平同志亲笔题写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金字张乔翔。




我进入蒙自烈士陵园的第一感觉是,阳光明媚、清风徐徐、满目翠绿、肃静宁人mp7a1。其园林亭榭赏心悦目,更有特点是通往“魂系南疆”雕像时,两旁全为云南特有的密叶董棕树护道。523座有名有姓的烈士墓整齐有致、蔚为壮观,这是我见过的最好最漂亮的烈士陵园仁吉旺姆,主要由烈士的战友们捐献建造维护的。能为年轻的生命提供这样优良完善的安息地,无论对生者还是逝者都是最好的安慰!















我一直自认是一个坚强的人,但我看到523个生命是那样年轻,那样芳华初绽就瞬间毁灭了帝国进化,心中感到了痛,喉咙哽咽了,眼眶湿润了,只是默默祈告“亲爱的战友我来看你们了……”



我问烈士陵园负责人老田:蒙自并非靠近越南,怎么有这么多英烈和如此大型的陵园?他说,因为当时战斗的后方主要医院设在蒙自军分区,重伤员都在这。难怪冯小刚重点也在蒙自,看来蒙自出名的已不仅是蒙自过桥米线了。部队营区“智取”

蒙自市容挺漂亮,南湖夜景也很璀璨。(会另发文介绍)市内武警部队大院相当豪华,都是红墙绿瓦包围,活脱是个小“中南海”。让人匪夷所思是,我去过的军分区、武警八支队的哨兵都没有看过《芳华》,,甚至不知其然庄俊维。(可以理解,部队都是集体看电影还没轮到。)好在有的市民看过《芳华》,并热心告知了老军分区医院。遗憾是当我费尽周折找到医院时,大门口已被封锁无法进入,里面空无一人。据说,该医院地盘已经转卖给地方,无奈只能隔墙拍了一张外景照爱的侵犯。


这张空楼梯照片,就是刘锋去精神病医院探望何小萍的现场。


说真的刚到蒙自时,没有一个熟人,所知道的都是网上的道听途说直弯好基友,如何去寻踪《芳华》心里很茫然。有一条信息让我记住,那就是蒙自老军分区医院是拍摄现场。出于保密原因,GPS根本无部队单位坐标可查,翻来覆去,终于从手机高德地图查到,军分区小区物业办公室在兴盛路。我想,从此入手也许有望,于是锁定目标立即前往。

这张礼堂外观,门前空地就是何小萍独舞处。她们还要我去何小萍犯病的病房拍,却让我婉谢了农家秋色,因为我还是想展现美好吧。临走时,卫生连的女兵都问我要微信号,我实在顾不过来就打开微信二维码让她们群扫了。







当我在营区拍摄后,陪同小庄又建议我到卧龙谷下面部队去看看,据说那里也有《芳华》拍摄现场。听到此建议我为之一振,因为所有与《芳华》有关的有效信息都弥足珍贵。当我感到卧龙谷时,营区大门口同样双岗戒备森严,而且与云南所有部队大门口一样设有铁刺栏阻隔。开始,哨兵与值班上尉坚称必须有领导介绍接应才行,我说没有但我有在上级单位拍摄影像为证。他们查看后马上毕恭毕敬对我说:首长,请您到接待室休息,我们马上电话核实。就这样,我以一个老兵的真挚情怀、精诚所至和灵活特殊的接触方式,没有任何关系和介绍信,突破了一道道防线大步走进了我熟悉又陌生的军营。

陪同小李是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我问他是北方人吧,他说是河南登封人。我说曾经在河南当兵生活过八年。 这小伙子马上风趣说:”首长,我听您说话都有河南口音。”于是,我俩都哈哈笑了起来!

小李对我说,《芳华》在卧龙谷营区的拍摄点是大礼堂。听此话我有些困惑,不是刚在旅机关大礼堂寻踪过吗。等我进入礼堂一下就反应过来,原来,这里才是《芳华》经常排练的礼堂,而旅机关大礼堂是看演出的礼堂。据说,冯小刚曾经与剧组人员,带着墨镜和鸭舌帽来开远部队打探过,差点被当成可疑人员收审转世灭神。不过,他们发现这里的部队营区,仍然保持着八十年代的建筑风格而欣喜若狂。

细心的观众从此照片中大概已经猜出何小萍看演出时的座位了吧。

三天的《芳华》寻踪,时间虽然短暂,却是一次亲切的军旅回顾游,是燃情震撼的缅怀行,是激荡心灵的美好难忘之旅!
谨将此文献给我楼上的邻居、曾经共同下乡插队于湖北随县淅河公社的农友、对越自卫反击战英烈、我的小兄弟 —— 吕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