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头螺栓标准元宵节精华特刊 家游GAME集中营第079期-家用娱乐游戏机怀旧周刊


元宵节精华特刊 家游GAME集中营第079期-家用娱乐游戏机怀旧周刊
游戏对人生的影响有多大~像我这一种男人

我今年26岁了,和大部分的玩家一样,接触游戏都是从街机的开始,到FC的投入沉迷,再经历了MD、SFC的洗礼,以PS、SS为伴渡过了很快乐的时光,最后不得不承认DC只是游戏历史上的匆匆过客。 今天想和大家再回味一下曾经带给我们无限回忆的游戏辛酸史,在今天看来,游戏毕竟只是游戏,它最多是生活--娱乐的一部分,希望大家不要和我一样,为了游戏而忽略了生活中其它重要的东西... 没有接触游戏前,我很喜欢《变形金刚》的玩具,很喜欢看漫画,更喜欢看电视。小学二年级放学时,跟着同学们到街机厅里去,当时跟本没钱买币, 只能看着别人玩,唯一有印象的是《电梯大战》,觉得敌人好傻,大部分时候主角蹲下来就打不到。可能是设计者为了让大家玩久一点吧……(原来傻的是我)当时觉得街机真的很好玩,如果能有一台在家可以尽情地玩,一定很爽。虽然我年纪小,但我知道街机的价钱一定不菲!后来五年级时到了亲戚家住,看到表哥在打FC,我也玩了一阵,不由得惊叹:原来在家玩街机是有可能的!这种FC又轻巧又可以换游戏节目,比搬一台台街机在家打的梦想更强!于是回家后哭闹了三天,父母终于肯买FC了!当时FC(当然是国产的兼容机)连一盒《魂斗罗》要三百多,买回来后发现画面有线条抖来抖去,又要父母和我去换(当时已经有JS了?)也忘记了《魂斗罗》玩了多久才买到第二个游戏,当时的家境...唉!(如果我以后的小孩这也是这样怎么办?)对于一个月只有几块零用钱的我来说,买一盒卡带比拿全班第一名还难!偏偏我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没有和同学交换卡带的途径。为了买卡带,我不买零食,不买任何东西,几角几角地存钱,后来动动脑筋,帮同学做作业,5角一次。最后没办法,把《变形金刚》的玩具也变卖给同学(一百多块买的,卖了几块钱。。。)放学后几乎天天去游戏店看喜欢的游戏有没被别人买了。(当时BOSS补货跟现在不同,卖掉的不一定会再进,因为当时的商家根本不懂游戏,哪知道大作不大作的)记得后来拿着五十三块去买《月风魔传》时,我的钱都是由角和块组成的,老板数了十多分钟...... 可能真的是越难得到的东西越觉得珍贵,当时我成绩很一般,父母要规定我星期六和星期天才能玩游戏。于是我平时一放学就跑回家,争取那十来分钟打游戏?听到父母回来开锁的声音,就马上把游戏机收好,整个动作过程不超过5秒(-_-!) 现在可以大胆地打游戏,当然没有以前的身手了,不过我还记得:是左手关电源的同时,右手要拔电源线和射频线,然后飞身把FC放回柜里的同时要把电视机关了... 当时的观点是:有时间就要打游戏先驱者11号,没时间也要打游戏! 直到买了《电梯大战》《忍者龙剑传3》《双截龙2》等游戏,才知道游戏机还有兼容性的问题,上面的游戏在我的FC上都有显示问题玩不了……(当时的兼容机真的害死人!)还有按键按久了会失灵等。而那时候的游戏机书都很少很少,而且是全文字的(那时他们哪会截图那么专业)我是每见一本就买一本,居然发现很多本都是相互抄袭的!文字一模一样,想不到这种现象会出现在游戏机书上!(现在看来,有什么好奇怪的……很多自称专业的游戏书刊不是也照抄网上的新闻甚至网友的原创攻略吗?) 我也是在那情况下,看书学会了拆开手柄,把失灵的按键橡胶贴上香烟的那层银色的纸就可以通电。(老爸吸烟唯一的好处:P)虽然FC的经典多的是,但我最难忘的还是《KONAMI世界一代》,绝对是ACT的典范!当时同学买了一盒,每个星期六都会拿到我家一起闯关,而我每个星期五的晚上都会兴奋得睡不着,总想快点天亮,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连续地发梦,梦到自己已经在打《KONAMI世界》而且挂了......那种兴奋的心情以前只有第二天去旅行才会出现。真的,到现在已经不太可能再有这种感觉了。 转眼就到了初中时代,FC上的好游戏都差不多打完了。(当然这几年内终于结识了几个爱打机的同学,大家有交换卡带玩)看到杂志上说任天堂把FC停产了,推出了SFC,我心想:该死的任天堂,难怪现在没新游戏玩了!一次和父母逛商场,见到了MD上的《超级忍》,我呆呆地看了十多分钟DEMO,被精美的片头(当时的眼光)和巨大的人物和场景震住了!这游戏的画面比以往任何一款都要震撼。而卡带的价格才180!我一问营业员,才知道原来这是与SFC齐名的MD游戏。我当时爱死这款游戏的画面了,打算先储钱把卡带买了,然后拆掉外壳把卡带的芯片直接放在FC上看能不能玩!就算不行,以后总有一天我会买到MD机的!(可怜的孩子......想打游戏想疯了) 最后储了大半年的钱,把《超级忍》买回家,结果可想而知......算了,没钱买MD机就先放在一边吧,反正能玩是迟早的事!不久,在我们中学不远处开了一家街机厅,我没进街机厅四五年了,放学后怀着好奇的心情进去一看,最深印象的当然是《8人街霸》了,超大的人物,动作真实得居然连呼吸都有!于是每天放学都去看,街机厅也新进了几台《8人街霸》了,好不容易有机会投了一币,第一盘还没过就完蛋了。中午再也难以入睡,想的都是怎样打《8人街霸》。往后的日子,一下课就去街机厅,但打的不是《街霸》,而是《名将》!能四个人一起打太热闹了,我只会按攻击键都能打(躲?)到后几关,而且四个主角能使出那么多招数,太好玩了!可以说这是我最爱的街机ACT游戏,也是用钱用得最多的一款街机?可能那间急机厅真的离学校太近了,有一天让老师下班时捉到了我,还要我把家长叫来,最后要求我家长监督我放学就回家,还要罚我的钱!(神经!现在的老师素质真是@#$%&)另一个和我一起被逮到的同学更惨,打那以后他老爸天天放学都来接他……(都中学了)我认为:放学后去哪有我自己的自由,不准去打机简直是无理!于是我以后放学就去更远的街机室,看你耐我何!在街机厅疯狂了三个月后,我开始觉得街机都是可望不可及的,我更喜欢把游戏占为己有,在家慢慢享受。而MD机是16位机,机能那么强大,会不会以后也有《名将》推出呢?(SFC当时在国内根本没见到!有的话也是天价)为了买MD机,我停止了打街机,又想了其他的方法赚钱:把FC卡带租给同学玩,两天一块;同学测验不及格要罚抄就收钱替他做!但MD当时要900多块,我不能赚到那么多钱,最后还是使出了吵闹要买机这招。(可怜天下父母心.....)最后他们答应给我买了。于是珍藏了一年多的《超级忍》终于启动!但自己玩了一下后才发现,这个游戏除了画面外其他优点不多,比起FC的《忍者龙剑传》系列差远了!(现在才知道原来游戏性比画面重要,唉!)相反,买MD时BOSS拿来试手柄的《格斗四人组》强多了!爽快而有力的打击感(的确,后来的格斗五人组都比不上它!)丰富的招数和美丽的画面,又成了我的新目标! MD的游戏比FC贵多了,单是这盒《格斗四人组》就要220元,总不能又叫父母买吧?后来有个同学经常有MD卡,他要求拿我的FC卡跟他换!(是真的交换了就属于自己那种!)他拿了一盒MD的《兽王记》换了我的《冒险岛》《双截龙3》《三国志》《空中魂斗罗》,我那时MD没什么卡玩,就跟他换了。后来听别的同学说他那MD游戏是从旧货买来的,才25块。他把我的FC卡卖了后,纯攒了150多块!(比JS还J!)于是我向同学打听了旧货时常的地址后,拿上几乎所有的FC游戏,独自一个去旧货卖卡(独闯龙潭?)虽然知道被JS砍了一身的血,但为了玩到心目中的游戏“我卖了iu银赫!”《格斗四人组》的光辉是真正的光辉,到现在都可以说,这是MD上最好的过关打斗游戏!《五人组》不知道是否换了小组制作,打击感变差,颜色浅而少(有点像《战斧》了),场景又单调。结果不用两年的时间,就把MD几乎所有的游戏都玩过了。很怀念当时每期买《电软》,靠看里面的游戏画面和杂志的评价来选购游戏卡带,到最后自己的卡带有六十多盒,都是把FC的八十多盒卡带卖掉加上父母的钱买的。既然MD没什么可玩的,有钱时还是去街机厅打吧撒尿哥,这时候的街机厅几乎清一色的《十二人街霸》,终于有机会玩了,我只会用拳王拜森一下下重拳地打电脑,有人挑机就算我倒霉!我开始投入和喜欢格斗游戏了,打赢对手时的成功感比ACT强多了,又在街机厅沉沦了大半年,《街霸》居然在SFC上推出,我快吐血了!只有跑去游戏机店,和同学10块一小时地租SFC玩。 等到MD上推出《街霸》,已经是很久后的事了,我又第一时间以400大元买入,(幸好当时是过年丁柔安,有利是钱)当时没有小六键手柄,我用原装手柄居然也能使出GUILE的跳重拳,站重拳加脚刀三段连!(在只有ABC三键时,是要按下PAUSE把这三个键转为脚的)MD已近日落之年,我的生活在街机与MD中来回地交换着。直到有一天,我在街机厅里看到了《侍魂》和《饿狼传说2》。老实说,《十二人街霸》已经是《街霸》的最强形态了,后来的《十二人加速版》《十六人版》等都改变不了《街霸》的结构。在我眼中都是换汤不换药的作品。而《侍魂》当我从香港的过期杂志看到画面和人设时已经神往,当见到游戏时更是着了魔!《饿狼传说2》更是有个性的作品,还有最华丽的超必杀!(我是后来才知道《龙虎之拳1》里已经有超必杀的)我的心态和毛病没改,都是想把喜欢的游戏带回家玩塞波加大公国。MD上先后移植了这两款游戏,我就是因为买了才对MD更反感:《侍魂》没有缩放效果就算了,但连角色都少了,更不能忍受的是连基本攻击都少了,特别是霸王丸的站立重砍,动作改得不伦不类!华丽的必杀技也被简化得不堪入目。《饿狼传说2》稍好一点,但同样不能忍受的是招式的判定被改得面目全非!移植的厂家自作主张真该杀!相反SFC版移植得十分好:《侍魂》除了没有缩放效果,其他的一切跟街机一样!《饿狼传说SP》更几乎可称完全移植。 接下来的事不说大家都猜到了:我又要父母买SFC张婉如,接着把MD卡都卖了,再买SFC卡。但问题来了,SFC卡没有组装的,我只能到旧货去买二手卡,打完再卖掉。时间长了,我发现很多新游戏都没有卖!很简单,BOSS进原装SFC卡贵得要命(我当时买的《饿狼传说SP》就280块!)而磁碟机又开始普及了,谁还会买卡带玩许明贵 ?我拼了!大吵了两个星期,家人受不了又给我买了磁碟机(我对游戏的渴望和投入,现在看来真的像神经病人) 这时的我读中专了,每天最快乐的时间是下午放学后马上到游戏店看有没有新游戏,然后付钱拷回家玩。可能打游戏对我的唯一好处,就是没有感染到很多学生的坏习惯吧:全班上的男同学只有三、四个是不抽烟的,当然包括我(该班女生只有8人……汗)而且很多的男同学都和其他班的女同学搭上了。只有我一心一意地在玩游戏(这能算好事吗??) 游戏,由原来几十块甚至几百块一盒到现在的十来块一个,我心里想的是多拷新游戏回来试,有时间再慢慢打, 就这样后来一共有两千多张磁碟……对很多心爱的游戏,我还从杂志上把彩图剪下来贴在磁盘上做封面。不久后,SFC开机居然什么画面都没有了!那去JS处一问,是CPU烧了!!修好要多少钱?300大元!可怜的老爸,双头螺栓标准又要替我掏钱包了。SNK的出现是2D格斗游戏的进步,随着时间的变化,SNK推出的《KOF95》又牢牢地牵住了我的心,我不得不感叹哦香雪,为何这家公司的创意这么强?我最喜欢KOF95中冷酷的CLACK和军长哈迪伦,同是用摔角的招数为主,CLARK比《街霸》中笨笨的桑吉尔夫灵活和帅多了,而哈迪伦取胜后把对手的血甩出去的俊冷模样至今难忘。游戏的系统绝对是一大**,杜绝了以前《街霸》里用气功引别人跳,然后用对空技的死板战术,没有远程飞行道具的角色终于抬起头来了!SFC也满足不了我的要求了,SNK早期的游戏还能勉强移植,但现在的《真侍魂》《KOF95》想在SFC上玩简直就是作梦!我重新过上了放学就到街机厅的生活,记得临毕业时学校附件开了一家很大的街机厅,结果开张那天全班的男同学都没上课……后来PS和SS先后推出,在街机厅里看到有PS改成了街机,《铁拳2》的动感令我印象深刻!而且在《电软》上看到《KOF95》已经移植PS了!于是又要父母给我买(大家别打我,这是我最后一次了……) 父母答应后爱情与自杀,我还在想该选PS还是SS好,想起了《电软》对《KOF95》的评价:“SS版要用专用的加速卡,读盘速度快。PS版《KOF95》虽然移植得比SS版慢,但除了读盘慢一点点外,起它都很完美,还增加了人物的介绍编。”只是读盘时间差的一点?那就买PS吧!! 当时电玩店的销售手法真的是黑得发紫:买一台PS要2200,还一定要另外买一个“专用电源”180块!不能单买原配置!(后来才知道:PS是要专用的220V电源,但那东西几块钱拿货价)我当时还觉得那些JS的口才好:“您既然在我这里买机,我也不想您买回去的机器有问题,对吧?我们一定要连专用电源一起出售,就是为了客户您的利益!”后来一共2500元,就是原配置加上一个“专用电源”和四张D版。PS的确给我带来了不少的刺激:唯美的《RR赛车》、至今还热爱的《铁拳》和《月下夜想曲》…但我买次世代机最想得到的是《KOF95》等2D格斗游戏,PS版上的水平,等于是以前SNK的游戏在MD上的水平:《KOF95》读盘慢也算了,攻击判定跟MD的《饿狼2》一样被改得面目全非,单打时电脑的AI跟练习模式差不多……(874《电X》) 《KOF96》为了减少读盘时间而把动作帧数减少得象FC版的《街霸》……《砍红娘》就更夸张九鼎迷踪,打完一盘后的读盘时间,可以先吃一顿饭或上一次厕所后,回来继续享受“慢动作砍杀”……唉!我不想再要父母买游戏机了,但我知道SS上的格斗游戏都移植得很棒,于是我带起了过年的利是和平时省玩俭用的钱到游戏机店去,问老板能不能用旧的PS加钱换台新的SS,老板说可以,加500块吧。(当时PS的销售成绩已经大大了赢了SS,而且SS是快要被淘汰的时期)可怜我的PS盘,张张都跟新的一样,一条划痕都没有,一张一块地全卖给了老板。然后在他那买了40多张SS盘,15块/张! 买了SS后,我终于如愿以偿。可以经常和朋友切搓格斗游戏的同时,还接触了很多类型的游戏。至今最难忘的是《下级生》这款恋爱游戏...... 那时我刚中专毕业,同学都各散西东去找工作或继续读书,而性格孤僻的我却在家打了三个多月的游戏再工作。这无忧无虑的这三个月里,我体验了恋爱,当然是游戏里的……我很羡慕游戏里的主角,周围有那么多的MM贝利库,只要在相遇时多关心对方,不见面时多给对方电话,那心仪的女孩就会好感度上升,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向往的是含蓄的爱,也想象自己以后会否有相似的际遇。 三个月后,在父亲的朋友介绍下,我到了一家最大的眼镜连锁店做营业员,可怜内向的我,对着客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业绩奇差。同事们都欺负我是新人,什么都不教我,吃饭时要我去买饭:一个说要吃西边的饭,一个要吃东边的饭,还不给我钱;平时搞卫生等都要我一个人全部做完。最后,三个月后我被炒了。后来的我才知道,这就是社会的游戏规则:不像学校,老师教完了还问你懂不懂;是你要学什么东西都得主动向人请教,还得给好处别人才会教你!换了工作后百谷虎,在公司里认识了一个外市的女孩,(不是外省蝴蝶少年,而是不同城市)开始了自己的初恋。那段时间不再迷恋游戏机,有时间只想和她在一起。不久后,她要回家乡了,我很舍不得她。最后她要求我很她一起回去,可怜我从小都没离开过自己的城市,而且我一坐长途车就回呕吐;但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孩,我毫不犹豫地和她一起踏上了回家乡的汽车! 在车上颠簸了六小时,到了她家后,她的家人都很喜欢我。晚上我们在江边一直逛到第二天早上,我喜欢她,喜欢那种和恋爱游戏一样单纯而自然的感觉。但我第二天日还要工作,黎明时候我就要回去了。我永远会记得那天我们要分别的情形,我第一次为她哭了…… 回到家后的几天,就算在打游戏,脑海里想的都是她。而能和她联系的只有几天一次的长途电话。但随着时间的变化,她好像对我越来越冷淡。直到两星期后,我在信箱内发现了她寄来的信。信里说:“其实你是一个条件很好的男孩,我觉得我配不上你。我不想再骗你也不想再骗自己了,你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既然我们没有将来,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你也不需要再打电话来了,很贵的。”我看完后,脑子像空白了一样……是我错了吗?我既不吸烟又不喝酒,更不赌博,但原来这种“好男人”不是女孩喜欢的类型,难怪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原来我只是一个傻帽,人家都不是喜欢我,我居然去做那么多傻事…… 伤势会随时间而愈合,在心情最低落的几个月内,我又失业了,天天在家打我的《KOF97》。对!游戏才是我的伴侣,游戏才能无时无刻地在我身边陪伴我!无论我开心时,伤心失意时……往后的几年居然都没有恋爱过,可能我把恋爱游戏投射到生活中,想的太简单了。那段时间想的是:我以后都不再干这种傻事了,除非反过来有女孩向我表白! 几年的磨练后,我已经是一个口才了得的营业员了,而且凭着自己不错的外形抢来的王妃,想象过的事终于一次又一次地发生了,可惜当时我没有珍惜……现在留下的只有遗憾和追忆。就此打住吧,再写我的爱情经历的话,这帖就成了感情帖了。 我的游戏史好像在重演一样,一天开机时发现SS出现LOGO后就进记忆管理画面了,怎么也开始不了游戏。马上拿到JS处修理,他说可能是零件有问题,要送去厂里修,叫我三天后去拿。怎知道三天后他说是机板有问题,换了200块,然后发现我的光头也坏了,想完全修好要450!我开机一试,发现光头被换了!无奈他死口不认,还说我拿过来时已经是这样。最后我只好把SS拿到旧货市场300块买掉了!再买一台新的SS,白花了我一个多月的工资!怎知道这台“新”的SS玩了一个星期又出现了以前那台的现象,后来拿到购买处维修,他说只是IC芯片坏了郭纬,换一个50块就立马搞定。天啊!原来以前我的SS只是烧了IC芯片,想不到那该死的JS骗了我200块还换了我的光头!!!亏我平时一直在他那买碟,他还说当我是朋友不会占我便宜!请大家紧记:电玩店BOSS和顾客只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想不受骗,只有靠经验和头脑,别想凭交情!而DC到PS2的游戏经历就不想再多说了,都是像SFC时期一样累积游戏,总想有时间再慢慢玩。以前玩FC总会梦想,葛洧吟如果有一天所有的游戏都有了,可以尽情地玩一定是最幸福的。 但今天,几块钱一张的散装光盘游戏,绚丽的画面效果,甚至游戏不好玩还可以拿去换,我自己觉得幸福吗?其实游戏和爱情一样,都需保持一定的距离,才会美丽。现在的游戏尽管伸手可及,但我认为:以前FC时代为心爱的游戏一直存钱,最后才拿到手其实也是一种乐趣和满足。现在的新一代,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买一台手机比我买几台游戏机还贵,但他们就会觉得很开心吗?他们的恋爱开放得像西方,但以前那种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感动他们又会拥有吗?期待和距离也是一种美丽。 对于模拟器的出现,我只能说,你为何不早点出现呢?以前的游戏机现在很少玩了,就算在模拟器上玩也不可能有以前的感觉了,只希望能在模拟器上还能记得以前曾有过的快乐片段。 很多时候我都会想,工作太辛苦了,应该放几个月的假期,享受一下堆积起来的游戏,等玩厌了再另找工作。但每次我都对自己说:现在还不是可以休息的时候,父母一把年纪了,我拿什么报答他们?再想起他们给我买游戏机的钱、对我的照顾锦衣门第,百般滋味在心头…… 今天的我,是一家通讯设备连锁企业的讲师,以前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性格能做这种职业。对!因为不喜欢说话的人不等于不会说话,我要用以前追求游戏的热情和拼劲来对待我的事业;我要报答曾经为我付出无数心血的父母;我要证明给看不起游戏的人看;爱玩游戏的人也会有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