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星运动裤参究自我(自我质询)-空生万有


参究自我(自我质询)-空生万有郑安仪


盐城工作坊的时候
和一位道友聊天
他说他听马哈拉奇的《意识与绝对》
有一句内容是“起床的这个不是我”
这两天对于这个参究自我感悟很深
“谁在做”和“做的这个不是我”是一个意思
我也是最近完完全全的笃定
放下了对“执空”的评判
在盐城的的时候
老觉的工作坊
一位道友问:反复怎么办
老觉说:反复的是你吗朴健泰?双星运动裤
有次我在了了的练习课上问了了关于入定的问题
了了说管你出定、入定
你都在定中
入幻的是你吗
在上海的时候
我被”又被带跑的念头“所困
去问春柳
他说:你看真这里有没有天衣无缝造句?
我再说新抱喜相逢,他就没有再回复我
今天上午合抱木装修网,和道友交流
我说:当真了又怎么样何必当初相识?
谁在当真我眼中的曹操?
我现在回头看过去的这几段
这些就是参究自我啊
我曾经有所怀疑的”执空“
就是参究自我
在《走向静默如你本来》找到了答案
太简单了
太简单了
就是这么简单
谁在做
谁在想
谁在打字
谁在咳嗽
谁在走路
谁在吃饭
谁在判断
谁想离苦得乐
谁想证悟
生念头的是谁
往生念头的地方去看
看到什么五子彩珠?
去参究
自我根本不存在
我不知道如何去用语言表达
只能比喻
就好像站队一样
你站在自我的队列
就会有”又被带跑“、”又如幻“、”又当真“的念头
看回来关谷健次郎,又多了一个”怎么又被带跑“、”怎么又如幻“、”怎么又当真“的评判
你站在真我/真实的队列
就只是在
“又被带跑“、”又如幻“、”又当真“的念头
只能证明我一直在
我不在
怎么知道“又被带跑“、”又如幻“、”又当真“
我一直是看的这个
谁在看长烟缦?章慕良
根本无修
“我尚未证悟就是证悟的障碍”----马哈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