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氯芬酸钠缓释片又折腾了一年-最养


又折腾了一年-最养
去年今天的下午我们一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入境署拿到了合法居住权,算是我生活中又一次重要时刻,非常开心得发了一条朋友圈,收获了很多秒赞的同时也展示了我的高调,算是得瑟了一次苏拉玛楷模。
想想自己也挺好玩的,折腾自己。
2005年8月-2016年3月在北京
2016年3月-2017年9月在海口
2017年9月---------------在香港
这期间我在北京工作时间最长,然后就是四处游荡:上海、苏州、青岛、广州周炜老婆,奔波于家和各个城市之间,飞行次数最多的一年是一百多次,那就是纯纯的折腾。
现在算是相对稳定了,也算是宅柯家洋,都很有境界了。上班到现在就坐过5次飞机,感觉异常轻松。现在每周回家1.5小时的轮船就能搞定,想想原来每周回家3小时的飞机,真是太紧张了。
这几个月没有写过微信公众号,真心很忙忧郁罗密欧,现在一家外资+国资的企业工作,初创阶段招考女婿,忙于打基础,我为了养家糊口,还得努力奉献自己,同时还得好好学习,大部分工作对于我而言都是全新接触蔡冠伦。亲友都说终于到了一家正规单位,我也感觉是,养老的单位都是好的。好在我的岗位感觉也闲不住,每天都在忙于各种任务和基础作业,比较有挑战性,感觉快乐有意思。

昨晚和太太聊天、算账,我后背发凉,一年花费让人震惊,佩服我们的胆量,竟然坚持过来了,让人真心回味;如果现在倒回去,让重新来过云大urp,肯定选择退缩,这时候我们一定在海口的沙滩上晒太阳溜娃。

当然,未来选择去向,肯定是海口沙滩溜娃,绝对的优选方向;奋斗打拼进步肯定是次选,因为我更喜欢前者,有生活,有享受,还有一群和我一样朋友一起在沙滩啤酒聊天。

记得好朋友说过:脚下的泡是自己走的,只有自己知道痛苦文文姐姐。深感提炼这句话背后的酸甜苦辣和总结水平晶兵总动员,也算是一个提醒,真正的过程还需亲自体验,才能了解泡的大小和疼痛的程度。

来这里一年了,总算是有点熟悉:早茶、学校、消防局、医院、球场、购物和小区蔡端宏,在这里步行范围不超过2公里全能解决,让人越来越懒,越来越喜欢走路;这些地方都在小区附近,基本都是步行,每天最喜欢就是帮着别人代购,送小孩去学校,然后回来抓紧看步行数量,偶然那么几天,为了获得更多的点赞,非常勤快得接送太太往返学校,最多一天,冲刺了10多公里。

贝贝就在步行不到10分钟的路口上学,非常轻松,她也比较开心,慢慢得融入了当地的生活,能说粤语,也能说点英语,总体在不断进步,单从语言方面已经远超我的能力。她在小区和学校也有自己的朋友圈,每天都能惦记着和他们一起玩耍,上课,有时候还能带回家一起疯闹。

太太也完成了学业,可以自由发挥了。香港的大学确实比较难折腾,主要指进学校和毕业,都属于很严格的一类,需要学生自己努力学习和钻研,一不留神就会挂科;让我最害怕的是她选择的都是英文教学,对于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是很大的挑战。佩服她的学习能力和安静的精神。

倆妈现在都回去了,先是岳母在香港帮我们照顾贝贝,三个月到期后她回海口了,她还是更喜欢海口;我妈先后待了半年多,怕热,又怕空调,7月份也回甘肃老家了。她们对香港的感觉一般,不喜欢这里密集的高楼,也不喜欢这边的语言,可能和确实听不懂有直接关系门门果实。俩妈在这里生活都出现过两次自己所谓的“高血压”双氯芬酸钠缓释片,感觉头晕眼花,霍凡后来我们在香港医生检查后称之为:耳水不平衡艾回九大歌姬,症状就是头晕眼花,老年人衰老的表现,和高血压的治疗手段和思路完全不一样。
距离我们家最近的是播道医院,基督教播道会办的,家人出现不舒服,一般直接去那,环境好,治疗认真。贝贝感冒过两次,去这家医院也不排斥,主要是药品特别诱人,贝贝也喜欢吃,香港这些药品、手段还是很人性化的。当然这不是公立医院,不好做对比和说明,价格也不算很高,基本费用和北京甲级医院类似。



周末我们有空一般去香港科技馆,大人小孩都喜欢,每一个项目都很有意思,有4层,从互动游戏,科技游览,亲自活动蒋木木,体验等等,每个小孩进去就不愿意出来的那种重生恒星。科技馆对面就是历史博物馆,也是值得大人小孩互动的场所。
期待下一个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