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昕傻福(四十三)我算是他的人了-财经荐闻


傻福(四十三)我算是他的人了-财经荐闻


傻福(四十三)


“笛笛,虽说你哥说得夸张了些,可他也是为你好,你们差距太大。以后即使他走出了大山,你们会幸福吗?”古丽问。
“我还没想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我知道现在见不到他我会难受华娱教父。”姚笛说。“人常说,恋爱的女人是傻瓜,看来我们家笛笛也是小傻瓜了。明天吧我们帮你达成心愿。”古丽说。
姚坤要说什么,古丽扯了扯他的衣袖,姚坤只好把话咽回肚子里。“你休息会吧,明天要赶路。到靠山屯的路不好走。”古丽说着,拉着姚坤出去了。
“你为什么不让我把话说完呢?”姚坤说。“说什么,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笛笛的心在他那儿,你不了解女人,更不懂得关心女人。说多了我会看不起你。别做让我伤心难过的事情,不然我们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处。”古丽说完头也不回的进客房休息了。留下姚坤一头雾水的发愣。陈咏开他呆了会儿也回房休息了林保坚尼。
第二天他们大早起来,姚坤开车带着古丽和姚笛出发了。到了杨木镇,都大半晌了,这一路可把他们折腾得够呛,姚坤哪受过这个罪,为了妹妹,也只好忍了。他打定了心思,说什么都不能让妹妹白白便宜了那个土老帽儿。
可杨木镇到靠山屯的路更难走,他们的车根本就用不上。后来还是姚笛想到下洼子沟的胡老爹,几个人又一路颠簸来到下洼子沟。找到胡老爹存了车,又让胡老爹帮忙租了辆马拉的平板车,一路往靠山屯出发了。
有了马车就快了很多,他们到的时候太阳刚落山。姚坤要给钱,车夫说“你们是胡老爹的贵客,可不敢收你们的钱。胡老爹当年救过我,我一直没找个机会报答他。”车夫说完,赶马车走了。
姚笛他们一进屯,就有人发现了松景科技,也有人打招呼,姜昕管姚笛叫来福家的。姚笛羞红脸认了。逗得古丽又是一阵笑。
等到了来福家,院子里空荡荡的,刘翠花的房门紧锁着。来福的破屋也拿棍子拴着。好在能打开。
等他们打开了屋门,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姚笛觉得没什么,她已经熟悉了这个屋子的味道。姚坤和古丽都皱了皱眉。他们很难想像姚笛是怎么熬过来的,来福是如何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熬过来的。
相比他们的安逸,那就是天堂和地狱。“家里人都去哪儿了?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灵壶仙缘。”姚坤下意识的问。
“是姑姑回来了吗?”张天在院里问姚新义。“小天,快进来。
”姚笛也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婶呢,你来福叔呢?”姚笛等张天进了屋津渊美智子,迫不及待的问。“婶儿她回娘家住了,来福叔他……他…走了”张天说着,泣不成声。
“走…走了”姚笛只觉得晴天霹雳,“什么时候的事儿。
”姚笛噙着泪花问。“有四个多月了吧。”
张天含泪说。
“福哥,你……你喳就走了呢?”姚笛喃喃自语。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淌。
古丽和姚坤也当场石化了,“笛笛,节哀啊”古丽下意识的劝了句。姚坤这个时候也觉着心里堵得难受,原本他是要从中作梗,可现在根本就有劲无处使。别提多憋屈了。
“姑姑,来福叔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张天说着,从怀里掏出手机和银行卡。姚笛接过,手机已经没电了。她敢忙掏出自己的手机把电池换了。
看到来福熟悉的面容,姚笛心里把抓柔肠,她现在好后悔,后悔没有在Y市给来福治伤。如今阴阳相隔,让她痛彻心扉。她看到手机中有录音,于是按下了收听键……
来福熟悉的声音在房里回荡,姚笛在无声的抽咽。看得古丽一阵心酸,想劝,可怎么劝。如今的死结只能姚笛自己解开了火工弟子。
“是闺女回来了吗?”赵伯熟悉的声音在院里响起。“你是?”姚坤问始皇天下。“我是赵金成,是这个屯的村主任香江大亨。”赵伯说。其实他也是硬着头皮来的,别人能躲,唯独他躲不开。他也想看看到底是不是来福媳妇回来了。
姚笛从屋里走出来,“赵伯吴智敏,来福哥,……他……他怎么就走了呢?”姚笛泪光闪闪。“闺女,唉,乡下人生老病死不由人啊,节哀吧!”赵伯只能这么劝了。“我已经让人稍口信儿了,刘翠花应该明天能回来,就让她告诉你吧!”赵伯说。“赵伯顺明全文阅读,我今晚哪都不去了,就留来福哥屋,那两个一个是我同学李炫雨,一个是我堂哥,麻烦你给他们找个住处吧!”姚笛说。“应该的,你能回来看看,也是来福祖上有德。闺女,这份情我代表靠山屯谢谢你了。”赵伯说着,就要鞠躬。
姚笛制止了他。“赵伯,来福哥对我有恩,几次三番救我。我们也拜过堂了,我算是他的人。”姚笛说。“好,好闺女。”赵伯被姚笛的话感动了。
赵伯让张天把他们家收拾了一下,就给古丽和姚坤歇脚了。又让邻居准备点饭菜。看得古丽和姚坤直皱眉。勉强吃了几口。姚笛根本就吃不下。她捧着手机,一遍又一遍听来福的录音。直到最后听没电了,才靠在床边睡着了……
刘翠花第二天从娘家风风火火赶回来了,她也想找姚笛说道说道,怎么能让来福一个人回来。她还想趁机要点损失费。一进院门,她就大声嚷嚷“弟妹,你怎么才回来啊,来福他天天念叨你金丹菲,就像得了失心疯,这才多久啊,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刘翠花说着,抹了几滴眼泪。
“大嫂,来福哥身上有伤,你还是和以前那样对他吗?”姚笛说。“哪有啊,最近这么多天,都不敢让他下地干活了,一切随他。”刘翠花心里打鼓。“胡说”张天嘟囔了一句。“小天,到底怎么回事儿?”姚笛一皱眉。
<待续>
往期回顾
38、你一直在我心里
39、你小子有福啊
40、身上暖和了,心却迷茫了
41、摸摸自己的良心
42、姚笛拿着玫瑰花,一阵心煩意乱

心之旅
本名:田新房。文学愛好者。
2015年3月开始执笔创作。目前是中华诗词论坛特约嘉宾,香港诗词论坛特约嘉宾,中华文艺网江南版主,心之旅文学社创办人。
代表作有:
绝句,柿子红了;律诗,民工返乡;散文,让自己的心去旅行,流星;现代诗,枫叶红了谁的嫁衣,感恩尘世我们在一起,皮影。
↓ 欢迎您的加入↓

-感恩-分享-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