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祭坛参加同学婚礼,新娘半夜爬上了我的床…-诡事录


参加同学婚礼,新娘半夜爬上了我的床…-诡事录
自古以来,湘西就以神秘著称,十万大山,连绵不绝。奇闻异事,层出不断。湘西赶尸的传说,更是引得不少驴友奥嘉方达,长途跋涉至此,李树浩寻幽探密。
我本以为湘西的诡谲都是无稽之谈,却没想到在这里发生一系列恐怖惊魂的遭遇!
事情得从前些天一条QQ消息说起。
消息是大学同学吴奎发来的:“袁野,我要结婚了,想请你当伴郎颖霆。你小子必须来,不然的话,我跟你绝交!”
话说得很重,我不答应都不行。
吴奎外号乌龟,脖子很长,长相惨不忍睹。不过他家里挺有钱的,在大学的时候泡妞无数,号称是人形播种机。
这样一个情场浪子毕业一年后居然要结婚了?我顿时来了好奇心,也不知道哪个女人降服了吴奎,让他乖乖地踏入了婚姻的坟墓。
吴奎却是不肯给我新娘照片,说到时候我就能看到了。他告诉我,要去的地方是湘西,那是他老家,虽然他家里现在发迹,已经搬到大城市居住李巧奴,但婚礼这种事还是得在老家办。
听说是湘西,我颇有些踌躇。
大学毕业才一年,日子过得很苦逼,这一去车费加上礼钱,我的积蓄全砸进去估计都不够。
好在吴奎还是很大气的,估计知道我缺钱,很是豪爽的给我打了两千块当车费。
这笔钱我收了下来——我跟他其实关系很一般,要花费那么多去当伴郎,还真狠不下这个心。
时间很紧,我请了几天假,收拾一下,赶紧动身去湘西。
没想到在路上的时候就很不顺利。
先是在火车站丢了钱,虽然只是两百,却还是让我心疼了一阵子。再然后我居然被错认成他人,差点被毒打一顿,虽然解释清楚了,却还是让我有些气闷,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终于到了吴奎老家的镇上,交通工具却给我当头一棒!竟然是拖拉机!当我看到拖拉机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这玩意我们淘汰了很多年了好吧?怎么这里还在用?
不得不说,拖拉机的效果还是很棒的,要从镇上去吴奎老家,在那坑洼不平的路上行驶,还是得拖拉机才给力。
就是那颠簸让人实在受不了,差点要把人五脏六腑都颠出来。
拖拉机后面坐了四个人,除了一对本地的夫妻很适应之外,我跟另外一个女人简直是遭了老罪。
那个女人很奇怪,全身一团黑,甚至脸上都蒙了一层黑布,只有眼睛露在外面。
因为好奇,我就一直很关注她段艺璇,没想到居然还救了她一条命。
在一个拐弯的地方,剧烈的颠簸让她没能握住机身带着婆婆嫁,手一松,差点被甩出去。旁边就是深不可测的悬崖,要不是我眼疾手快把她死死抱住,恐怕她会尸骨无存。
这个女人很冷漠,只是说了一声谢谢,就不再理我。
我暗暗摇头,却是没当一回事。
到了吴家村之后,我被深深震撼了一把,那宅院占地面积极大,古色古香,有一种很特别的韵味。我不由得绕着四周开始查看起来,怎么看怎么欢喜。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几分别扭,似乎这宅院里散发着某种不和的气息。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靠近了我。
我吃了一惊,迅速扭头,然后脸色轻松下来,旁边出现的居然是那个很诡异的女人。我朝她点了点头,就准备离开。
女人却是拦住了我,声音凝重对我说道:“你印堂发黑,恐怕会有血光之灾。如果我是你的话,就赶紧离开这里。”
听到女人的话,我不由得一阵好笑,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迷信啊。印堂发黑?你是在逗我吧?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听到我的疑问,女人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之前我们认识吗?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再说了,天机不可泄露,有些事不能乱说。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根本不会跟你多说。言尽于此,信不信随你。”
说完之后,女人不再理会我,直接就朝旁边走去江淑娜老公。很快,她的身影就消失不见。
我皱眉看着她离去,心里有些不舒服,无论是谁,被人这样讲,总归是有些忐忑的。不过想了一会儿,又觉得是这个女人在故弄玄虚。
走进屋子,总算是见到了吴奎。这家伙看上去红光满面,短短一年,居然胖了一圈。要不是他那标志性的脖子,我还真认不出他来。
吴奎看起来很热情,上来就给我一个拥抱:“这不是我们的大才子嘛,你什么时候到的?谢谢你来给我当伴郎啊,其他同学来了几个,等下我就带你去见他们。对了,差点忘了一件事,新娘子你还没见呢,走,我带你去看看。”
说起新娘的时候,吴奎一脸兴奋,看得出来,他对新娘非常满意。不过我总觉得这种兴奋里还夹杂了一些其他东西。
“静静,来认识一下,这是我同学。”吴奎带着我到了装饰豪华的新房之中澳门崩牙驹,对着背坐在那里的女人说道。
“谁呀,你同学都来了好几个了,没一个我认识的。”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
说着话,她缓缓转过头。顿时,一张漂亮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明眸善睐,顾盼生辉。
看到新娘子的真容欧雅若,我如遭雷击,心口猛地一痛,我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孟静,一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女人。
我跟孟静是在大学里认识的,确切的说,是在大学里的文学社团。
因为对文学有着共同的爱好,我们两个人走得很近,花前月下,相伴而行。
不过我是一个羞涩内敛的人,只是通过一些生活小事表达着对她的情意,在我细心的呵护下,我们两个人之间情爱的种子终于开出了嫩绿翠芽,我准备跟她告白,让她做我的女朋友。
当我写了情诗送过去的时候,孟静却拒绝了我。虽然她拒绝得很是犹豫,几经挣扎,不过结果还是拒绝。
用孟静的话来说,生活不仅有诗情画意陆海巨宦,还有柴米油盐。在爱情与现实之间,她选择现实。
这无疑是给了我当头一棒,我痛苦不堪,当天就退出了文学社团,此后再也没有见过孟静。
屈指一算,已经过去了三年时间。
如今,孟静还是那么漂亮,只是漂亮里还夹杂了一些俗世气息,看得出来,生活已经彻底洗去了她身上的空灵,她在红尘里打了几个滚。
孟静认出了我,她却装作不认识,娇笑着让吴奎介绍。
吴奎笑眯眯的,夸赞了我几句,又用夸张的言辞去赞美孟静。
孟静一副娇羞的样子,笑容满面,守护者祭坛看上去很是幸福。
我的心很痛很痛,也在那边说着虚情假意甚至让人呕吐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终于到了外面,大口呼吸着山里的新鲜空气,却还是觉得心头憋闷。
也许我真的不该来,脑子里泛起这个想法,我恨不得马上逃离。
不过我已经答应了吴奎要做他的伴郎,做人不能言而无信,我虽然心里难受,却还是强行忍耐。
好在还有其他的同学在,大家见面叙旧,在一起打牌,总算是让我的注意力稍稍转移。
婚礼当天,我作为伴郎站在吴奎左右星辰武神,看着孟静的俏丽容颜,强颜欢笑,心情真是复杂到了极点。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支撑过去的,我只知道我需要醉,大醉一场,只有这样,我的心情才能平静。
我一口一口的喝酒,到处找人喝,像是一个斗士。
人家都说这个伴郎真豪爽,为新郎拼尽全力,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喝下的不是酒,而是苦涩。
我醉意醺然,感觉到有人在看我,似乎是孟静,又似乎不是。
我终于喝醉了,被人送到房间,昏昏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动静惊醒。
窗外一片暗沉,看来夜色已深。
看了下时间,已经半夜一点钟了。
我头疼欲裂,不过旁边的动静却是不小,听起来像是一男一女在说话,传来隐约的声响。
好一会,那边的动静才平息下去,我来了困意,准备继续睡觉范式守信。
就在这个时候,门那边却传来一声轻响,居然有人开门走了进来。
我顿时提高警惕,低声喊了一句:“谁?”
却没有人回答我,一个人影快速靠近,我想要坐起身,身体却是有些绵软无力,直接被那人扑倒在了床上。
来的居然是一个女人!她动作很快钻到我的被窝里,紧紧贴着我,绵软的身体带着一股子凉意,我心头一愣,赶紧伸出手去推她。
手却触摸到一片绵软有弹力之处,那种触感让我忍不住心头一荡。不过我还是加重了力气,我又不好色。
“不要动,吻我。”
女人开口说话法图麦李,声音听起来那么耳熟。
这个时候我已经基本适应了那片黑暗,我睁大了眼睛看着女人,这一看,我差点没惊叫出声。
这个女人居然是孟静,她不是应该洞房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孟静,别这样,你已经结婚了,我们这样不合适岳翎老公。”我又不能乱叫,只能低声劝说着孟静。
孟静却是不理会我,她小手冰凉,在我身上乱摸。
不自觉的,我居然有了反应。
该死的,我脸色涨红,心里矛盾极了。
一方面我知道孟静是吴奎的老婆,朋友妻,不可欺,我得努力克制着自己。
另外一方面,我感受着孟静火一般的热情,却有无法控制住自己。
就在这样的冰火两重天之中,最终我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欲念,我加重了语气:“孟静,你别这样,我们这么做是不道德的,你现在是吴奎的老婆,我不能对不起他,你赶紧走吧。再不走,我就叫人了,到时候你脸面上过不去。”
听到我的话,孟静冷笑起来:“你把吴奎当成了哥们,他把你当哥们了吗?”
“你什么意思?”我有些不满,回应道:“要是吴奎不把我当哥们的话,他怎么会让我来当伴郎,又怎么会给我车费?”
孟静声音越发阴冷:“吴奎知道我跟你的事,他只是装不知道而已。恐怕你心里还不清楚吧,其实他在上大学的时候对你就非常不满了,他知道你清高自傲,根本看不起他。你觉得他追我只是巧合吗?我告诉你,错了,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羞辱你,他要高高在上的看着你,用这种方式践踏你!”
孟静情绪有些激动,忍不住提高了一些音量,我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
这些话让我心头泛起了波澜,我不由得想起了大学时候发生的一件事。
那一次吴奎喝醉了酒,在寝室里发酒疯,他怒怼了我一顿。他说我是假清高,说我看不起他,他说我根本不配,说现在这个世界有钱的才是大爷。总之吴奎说话很难听,让我很来火,我打了他一顿。事后吴奎给我道歉了,我们彼此相安无事,我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却没想到……
我的心很冷,难道我真的被吴奎给利用了吗?他让我当伴郎,他给我车费,就是为了让我看看他娶了谁,他就是要这样羞辱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家伙心机也太深沉了,为人也太混蛋了!
感受到我的情绪,,孟静的动作越发大了起来,她几乎整个身体都紧贴着我,在我耳边呢喃:“这种人就是混蛋,他在羞辱我,也在羞辱你。我们都是可怜人,所以我们要抱团相互取暖。我告诉你,其实我跟吴奎什么都没发生呢,他喝醉了酒,现在已经睡着了。我还是第一次,你快点要我吧,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给你当一辈子的情人。”
孟静说着话,她的身体还不断的扭动着。在孟静的不断挑逗之下,在我内心愤恨的情绪驱使之下,我终于无法克制,彻底放纵了自己,反手抱住孟静,狠狠的把她压住。
邸深人静快春宵,心絮纷纷骨尽消。花叶曾将花蕊破,柳垂复把柳枝摇。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停雨歇。我抱着孟静,心里情绪复杂极了变身武娘,有内疚,有自责,还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畅快。我手在孟静的裸背上轻轻抚摸着,忍不住有些好奇,问道:“怎么你身体还这么凉?”
“我是阴寒体质,从小就这样。好了,我得走了,要是他醒了看不到我,那可就糟糕了。”孟静爬起身,飞快的穿好衣服,看着我笑了一下:“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答应我,好不好?”
感受着孟静对我的依恋,我重重点头。那个吴奎心机如此歹毒,孟静跟他不是良配,我决定劝孟静离婚,这样我就能娶她了。虽然这样做还是有些不道德,但是起码能让我获得些许安宁。
孟静离开之后,我又开始沉睡,刚才的事情消耗了我太多精力。
我是被人推醒的。面前站着的是我的好朋友孙华。他脸上带着惊恐:“不好了,新娘子死了。”
“什么?”我的睡意不翼而飞,一下子坐起身来,“不可能,昨晚我还……我还看到她的。你在胡说八道。”
“哎呀,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啊。昨晚十二点多出的事,他们瞒得可真紧啊,不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人正好在听墙脚,偷偷的报了警。”
我脑袋一阵发蒙,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孟静在一点多的时候还跟我颠鸾倒凤奇侠杨小邪,她怎么可能死了?我看了一下时间,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鸡皮疙瘩更是瞬间爬满全身。↙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