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基4750g外出旅游遇到的诡异经历!-韦一同


外出旅游遇到的诡异经历!-韦一同

同叔讲故事灵异经历
早一个月去贵州出差,住了小城里一个条件还算好的酒店,因为当天拍摄去了山上,那天又下雨,所以回来鞋稍微有一点湿,然后我就把鞋垫放在敞开的柜子里,上面刚好空调开着暖风可以吹到,之后把脏了的另外一双鞋垫也洗了放在一起。
第二天我起床准备穿鞋,结果发现这两双鞋垫每双有一只是湿的,而且是一样程度可以拧出水来的那种湿。剩余两只都被空调吹干了······
第二天我们还住的这间房,我特意放了毛巾在前天放鞋垫的地方,毛巾没有湿·····在我们家乡,这种事情有可能是被水鬼缠上了什么的,之后拍摄去河边我都是躲得远远的。
——王旭
前年冬季的时候和朋友一起租房子住,房子都是自己盖的三层楼四层楼,当时我们租在三楼,两室一厅的,二个人一间。
室友女朋友过来看他,要住几天,我也没说什么,很自觉的换房间了,当时也不想和另外两个人一起住,就去了隔壁和我们一层的空房子,房型和我们一样,也和房东说了空着也是空着,就让我住几天。
当时那个房子两间卧室,一间朝阳一间背阳,背阳的和别人的房子靠在一起、始终照不到阳光。但因为背阳的有个床而朝阳的没有,当时我想就住几天也懒得搬,就住了那个背阳的。
睡的第一天晩上就出怪事了,我开着灯睡的,半夜睡的好好的感觉有人掀我被子,当时把我吓得猛一惊醒,什么都没有看见。冬天睡觉盖的被子厚,有人掀被子肯定有感觉的。现在想想当时还能继续睡,真是没救了!
——尒醜
我以前有一次住乡下(乡镇)的宾馆,属于那种比较破旧的房子,就是院子改的那种,要睡觉的时候习惯性的把所有灯都开着。
过了十二点准备睡觉了,突然有人敲了几下我的门(是用那种手指关节敲的,短而有力),我当时就比较害怕了,又敲了三下倾城锋芒,我还是屏住呼吸没吱声。
后来就停了,然后裘晓晨,那个人开始用力的用脚踹我的房间,一边踹一边大声说:“快给我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是一个很暴躁的中年男子的声音。虽然有防盗链,但是那个老木头门眼看就要撑不住了,我魂都快吓没了(我发誓我不认识他)。
当时已经是半夜,那房子也比较破苏伟刚,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就搬了个桌子抵着门,把灯关了,用身体死死顶住。。。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吧,那男人骂骂咧咧地走了。当晚我很没出息的趴在桌子上过了下半夜。
提醒各位女孩子啊,千万不要贪便宜的住那种破旧的宾馆陈玺安,这个世界上人比鬼可怕,真的出个什么事后悔都来不及。
——野兔
曾经去沈阳旅游,期间入住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酒店,不过从表面上看像90年代的建筑风格,或者是前苏联建筑风格。
服务员给我安排了一个角落里的房间,在走廊尽头,非常黑暗,大白天的都有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好在我一直不怕黑,就没在意。
住了有一个星期能源走私商,期间发生了三件事。
1,深夜的时候突然感觉肚子痛,但是却拉不出翔来,之后疼痛难忍的时候不得不立即出门去找医院,最后医生告诉我是胆结石犯了……人生中第一次得胆结石是在外地。
2,有天晚上睡觉,鞋子是放在床左侧的,期间没有醒过也没有上厕所,结果第二天起床时发现鞋子跑到右侧去了。门窗都是关紧了的,楼层是20多层郭民俊,也不大可能有人翻窗子。
3,有天中午,我在戴耳钉时,耳钉的卡扣掉地上了,我却没有找到……非常奇怪,虽然是个小物件,但并没有小到一眼看不到,地上铺着红色的地毯,卡扣是银色,按理说应该很容易找到,但它就这么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了,最后找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找到……所以住酒店确实可能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不过一般不会造成什么人身伤害。
——岛风丶
其实有时候真的是大家想多了,上周闺蜜来找我玩张成熙,晚上十点多了,我们一行四人开了两间房,两女两男。
上楼后看了眼房卡509,就和闺蜜找,快走到走廊尽头了,发现509是倒数第二个房间,我和闺蜜说还好不是最后一间,然后就一直在那鼓捣门英特药谷,竟然开不了!一直闪红灯。
继续开,又差不多过了两分钟,我一直在转那个门把手,然后后边一大哥拍我肩说这是他的房间,我还义正言辞的说不可能,结果人家的房卡一下就开了。
当时我就懵逼了黄治奇,一看我们是519,是的,我们看错了。。。大家可以想想,如果那天509里边有人,而且是个小姑娘,会不会被吓死?大半夜的,外边有人鼓捣了自己房门五分钟!!
——白小白
15年暑假,自己一个人骑车从西安走312国道到青海。到彬县时找了一个小宾馆,店主是个女的,她看我一个人就说让我住她儿子以前的房子。
我看了下房子,有很多杂物,不过可以洗澡,还有大的盆子让我洗衣服,就接受了。
晚上我流鼻血了,因为大热天可能有点中暑我也没往心里去。卫生间门口有个镜子,晚上睡觉我把卫生间门打开,灯开着对着镜子,这样可以防止一些不必要的东西出来一品王妃,你们懂得。
晚上睡得还可以,在我第二天早上走的时候我发现房门背后有张黄符,画得很工整,很有水平的样子,我什么都没说就退房走人了。
事后想起来真的是命大呀!那天晚上睡得很好,也没有什么事发生,不知道是因为我流鼻血火气旺,还是我不会招惹到那些东西,我爸是算命的,他说我不会招惹到那些东西。好后悔当时没把符拍下来让我爸看看那是什么符。
——云中君
我做销售十一年,住过的酒店自己都记不住了。印象中诡异的是有一次睡觉,到了凌晨两三点房间的电视突然自己开了……然后我起来用遥控器关了继续睡。
——txchen
创业初期公司没钱,去一个贫困县开展业务,住了一个当地还不错的酒店。这个县到了晚上八点,路上就没人了,最繁华的街道就两条,其他地方都是黑漆漆的。
傍晚我逛了逛街就回酒店休息了荞默之间,这是个标间,打开房门一股潮湿的味道,窗外是茅草,躺床上玩了会手机就睡着了。
半夜我忽然做噩梦醒了,梦里一堆小孩在背后抓我,前面一个女人在拉我,要知道平时我从来不醒的,忽然背后一阵阵的发凉,我的意志瞬间变得十分清醒,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敢动。臧黎璐
过了一会,卫生间的水龙头忽然开始滴答滴答的滴水,夜晚安静的要命,滴水声像恐怖片一样。
当时我安慰自己是水龙头坏了,尽管十分害怕,还是起来假装胆子很大的打开浴室灯,水龙头确实在滴水,我拍了拍龙头,又冒了一些水出来,然后不滴了,我以为修好了,于是回到床上赢壮简介,但是不敢关灯。
躺着人始终很清醒,忽然水龙头哗的一下开了,差点把我吓尿了,背后的寒意更甚了,毛都竖起来啦!卫生间就像有人在洗澡一样,喷头哗哗的。
我吓得一动不动,过了会就像有人洗完了一样,喷头停了,然后水龙头继续滴答滴答,每一声都打在我的神经上,我瞪大眼睛看着浴室门,恍惚感觉一个女人的身影出来回到床上。
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糗,我连呼吸都吓停了,只敢微弱的吸气呼气,生怕惊动了什么,又过了一会,啪!房间灯全灭了!
这下爷彻底怂了,学着武侠小说的龟息功进入假死状态,同时心里大念波罗蜜多心经,黑暗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啪!灯亮了何裕,与此同时我背后那种深深的寒意也一下子消失了,而且卫生间也安安静静,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又过了几分钟,外面的公鸡开始叫了,我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赶紧找服务员退房,她一脸的怪异,我把事情一说她也害怕了,但更多的详情也不肯告诉我,只说不知道,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住那个宾馆了。
——乐昌军
14年夏天在无锡实习,周末和几个小伙伴去南京玩,什么玄武湖,中山陵之类的玩的很开心。
周六晚上,我们住在新街口附近的一个小旅馆,为了节约房费,我和另外两个男生住了三人间。
现在想起来,这个房间的位置就有点诡异。首先,房间在阳面,但是没有窗户,其次,去该房间得经过一段很长的走廊,而且拐弯后,还有一段很深的走廊。
当时正值世界杯,两个小伙伴熬夜看球,我便先睡了。等到第二天起床欲望庄园,两个小伙伴告诉我,房间里画满了奇怪的符号,貌似是用荧光笔画上的(就是夜间能发出绿光的那种)。
我关上灯(因为没有窗户,所以天亮了也得开灯),发现房顶上和四周的墙壁上果然画满了很诡异的人脸(或者说是鬼脸),还写了许多“死”字,给人很压抑的感觉。
当时就觉得很诡异,质问老板,老板说自己以前不知道房间里画了这些东西。
——大奶牛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有次放假和女朋友出去玩,定了个房间一起睡,本来各方面条件都挺好的林正疆,对房间也很满意,价钱不高还带小客厅,浴室等等。
我们晚上吃过饭在床上躺着看电视,当时的电视台很少,只有几个,其中一个是音乐频道在播放交响乐,我们看了一圈没什么意思,就随手打了个频道在看,边看边玩手机。
没注意突然电视台自己调到音乐频道了,当时可能正好放到交响乐的高潮,声音还巨大,把我俩吓了一跳。我们也没在意,以为对方不经意碰了遥控呢,然后就换了个别的频道继续看。
结果没过五分钟我们又被音乐声吓到,我当时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我怕误触到遥控把遥控器放到桌子上了。
然后女朋友也有点害怕,其实我也害怕,但还是安慰她说别乱想,可能电视坏了,咱俩睡觉吧,我就把电视机关了睡觉。
恐怖的事情在后面,我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后突然听到有个男高音在唱歌,我睁开眼一看,电视机自己开了,还在那个音乐频道上!而且电视机的音量在逐渐加大!
我当时和女朋友直接吓傻了,我立马冲下去把电视机插头拔了,把所有屋子里面的灯都打开,就那么熬到了天亮!
——衡德明
经常带女儿去旅游,所以住酒店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会存在认床问题,直到我们一家三口来到鼓浪屿玩。
那天玩的比较晚,定的酒店位置不错,结果我女儿睡下后到12点开始一直翻身,后面直接爬起来哭。我以为是没有休息好,一直安慰她,直到她惊恐的往窗帘那边看,一边看一边哭,我才反应过来,不停念阿弥陀佛…抱着哄了快一个小时才沉沉的睡下,我却再也睡不着了…
——净啊净啊
高中的时候和一个朋友出去玩,就在隔壁县城,标间。晚上我俩分开,我先回去,但是没带房卡许乃涵,给她打电话说马上回来,我站在二楼门口等她。
不久听见楼道里有人唱歌,女声,我以为她回来了,叫了半天没人回答,然后过了几分钟她回来了,我问她“刚才是你在楼道唱歌吗?”她回答自己刚回来就来给我开门了,楼道也没人。
当时我有点害怕,就没有继续再谈论这个话题。
夏天特别热,进屋后,我们躺在自己床上玩了会手机就睡了。第二天她给我说“明明亲眼看见我去厕所了(她躺着看小说呢),但是一直没看见我出来。”
她本来准备去厕所看看,但发现我又躺在床上,吓得我俩赶紧退了房。
——orange苹果
大三的时候,跟团队去上海参加一个比赛,我们5个人,定了2间房,去的时候我心里就默念,不要尾房不要尾房不要尾房。
可天不遂人意宏基4750g,偏偏就是门对门的两间尾房,把我这个别扭啊,但是为了不让队友害怕,我也没提,硬着头皮住了。
当时备赛,到晚上很晚,已经快1.2点了,大家都还精神的不行。我们两间房子门对门,所有灯都开着,我们集中在一间房里备赛。那会儿另一间屋子完全没有人,其他人备赛的备赛,洗漱的洗漱,我在正对门的书桌那做PPT,想着没啥人,怕丢东西,就把没人的那间房子的门掩上了,没有锁。
弄完我就回去继续做PPT,刚坐下,余光感觉对面那间房子门在动,我就转头看,眼看着门慢悠悠的开了,没有风没有风没有风,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因为窗户都是关着的,我还专门检查了的。
我心里有点毛,当时其他人都在各忙各的,有两个在厕所,一个出去了,就剩我跟另一个女生。
我一直盯着对面那间房,一动不动,吓死人不偿命,没1分钟,对面房间灯自己灭了,把我吓尿了,鸡皮疙瘩从头起到脚。当晚,从灯灭的一瞬间开始,几天时间内,我再也没进去过那间屋。
——少爷